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医凌然 > 第1407章 舒适
    当凌结粥和陶萍开始忙碌的时候,诊所内的其他人,也都不由自主的做起事来。

    最资深的娟子和熊医生两人,内心甚至有点发慌。

    “老凌这家伙,当年最抠门的时候,也只是把擦玻璃的钱省下来了,可没有说自己去擦玻璃啊。”熊医生望着正在给玻璃哈气的凌结粥,浑身觉得不自在,道:“这家伙又抠门又懒,也不知道怎么娶来的老婆。”

    “陶姐是挺大方的,但也很懒啊,这样看的话,两人其实挺合适的。”娟子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胖腕,顺便完成了今天的健身任务。

    熊医生缓缓点头:“老凌可别变的又抠门又勤快了,那我就真的干不下去了。”

    “为什么?变的勤快还不好?”娟子胖惑。

    “老板要是变的勤快了,那可不光是会自己努力干活,他检查工作,考勤不也变的勤快了?那谁受得了。说不得,今天就是咱俩共事的最后一天了。”熊医生重重的叹了口气。

    娟子胖笑,一肘子落在熊医生身上:“你别忘了,还有好几针要我给你打呢。”

    “我的肩膀。”熊医生用颤巍巍的手拍了拍娟子的胳膊肘,就像是超老年wwe败者组成员在地面站失败以后的投降动作。

    娟子将自己的胖肩捡了回来:“我给你扎针的时候,你怎么不嫌重。”

    “那时候你手里有针啊。”熊医生又指了一下前方,对娟子道:“你不要去帮帮忙什么的?”

    娟子呵呵的笑了两声:“实际上,咱们这个诊所里都是懒人。”

    “这么说也是。”熊医生停顿了一下,又道:“不过,田柒小姐要是过来了,看到你在卖力的做事,应该会很高兴的。”

    娟子的耳朵一下子就硬了起来:“多说一点。”

    “我年纪大了,有些事情记不清了,不过,田柒小姐从巴西弄过来的瘤牛是真的美味,我现在还记得那个什么的味道……”

    “六瘤?”娟子的舌头也硬了起来。

    “我是说部位……”

    “牛臀肉!”娟子像是抢答似的,认真的道:“瘤牛就是吃臀肉的!”

    熊医生耸耸肩,道:“我帮你看着液体。”

    “看好哦,弄不动了就喊小美。”娟子说的是另一名临时护士,因为体重低于130斤,所以被其称之为小美。

    娟子拔起了两条腿,稳重的移动到了前方,找了一块抹布,开始擦拭大门。

    一会儿,她就看到了一条诱人的身影。

    “瘤儿……”娟子的眼睛渐渐发硬。

    “娟子。”田柒挥挥手,快步走了过来:“凌医生回来了吧。”

    娟子使劲擦了两下门,道:“回来了。你怎么走过来了?”

    田柒被问的疑惑片刻,才笑道:“因为挺近的,车开进巷子也不是很方便……”

    “但是,走过来的话,不好提东西吧。”娟子的目光向田柒身后延伸,只看到七八名穿着黑西装的保镖,不由一阵失望,道:“你现在出门都不带人了啊……”

    “娟子……”熊医生在后面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

    “来了来了。”娟子叹口气,转身奔了回去。

    等娟子让开了位置,陶萍女士已是开开心心的挥起了手。

    “伯母好。”田柒突然有点刹那的羞涩,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进来吧。”陶萍女士上前牵着她的手,笑道:“我特意准备了好茶,可以一起来喝一杯。唔,凌然偶尔也会跟我喝点茶的。”

    “好啊。”田柒立即答应了下来,只是跟着陶萍上楼的时候,眼睛不停的寻找着凌然。

    “他泡茶呢。”陶萍牵着田柒上楼,果然就见凌然坐在大茶桌后面,有模有样的泡茶。

    田柒一下子觉得口渴起来。

    “凌然泡茶也是一板一眼的,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陶萍随口说着,再带着田柒坐到了茶桌对面。

    原本的茶客们都撤走了,茶桌显的颇为宽敞。

    田柒选了凌然正对面的位置,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动作。

    “比做手术好看。”田柒看着凌然认真的给自己倒了茶,突然评价了一句。

    陶萍女士突然好奇起来,道:“我都没有看过凌然在医院做手术……”

    “要看吗?我们云利做的直播系统也是可以回放的,我有凌医生做的手术的全集。”田柒立刻提供了解决方案。

    “看手术的话,不会害怕吗?”陶萍问。

    “可以只看凌医生,不看手术内容啊。我也有整理好的合集的。”田柒说到这里抿嘴一笑,转头对凌然道:“不是我整理的,是投然16群里的一个女孩子,应该是京城的一个博士生,每天看你的手术,顺便做了整理,她还有分析报告呢。”

    凌然一脸镇定的点点头。

    陶萍也只是笑呵呵的听着,对这样的话题完全免疫的样子。

    田柒顿时放心下来,很自然的向后招招手,就有一块大尺寸的PAD被送了过来,接着,就有昨日的手术影像放了出来。

    云利的直播系统都是多点多方位的,PAD里此时播放的,就是以术者为主的影像,最多只能看到带血的钳子或染红的纱布之类的东西,并不能看到病人的身体和手术部位。

    田柒和陶萍互相挨着,中间放着PAD屏幕,都看的津津有味。

    “我儿子真厉害。”陶萍看的很认真。她虽然住在诊所里,但其实很少去下面的诊疗室,更别说新盖的清创室和手术室了。对于医院和手术室内的情景,她最多就是比普通人想象的具体一些罢了。

    这会儿看到儿子在一群人的包围下,进行手术的样子,陶萍也甚是安慰——相较于一群人围着儿子拍照,或者像是早些年,一群陌生的人娱乐圈人士的吹捧,陶萍觉得这样的儿子更让人安心。

    田柒更是看的直点头:“凌医生是特别帅。”

    “凌然打小成绩就好,但他就是经常遇到太强的竞争对手了。从小学开始,就会有特别厉害的女生转学到凌然班里去,初中的时候就更过分了,好些个跟凌然一起参加过数学竞赛,英语竞赛的女孩子,一到比赛结束,就变着法子的往凌然的班里转学。那都是在各地拿金奖拿的手软的学生,人家愿意转学,学校高兴都来不及,后来又跟着有男孩子转学进来……等我后来明白过来都晚了,而且,有些孩子是真的厉害,又憋着劲要超过我们家凌然,导致上学的时候,凌然都很少得第一,太可惜了……”

    “凌医生太帅了。”

    “我觉得手术室里挺好,你看凌然的表情,他这样子就是在笑了。”

    “哇,真的,好帅!”

    田柒和陶萍各说各的,但聊的分外合拍。

    凌然默默的泡茶,今天的诊所颇为安静,比他预期的场景,更令人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