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一九九二章 新的关系
    杨东接到姬士凯的电话,得知民阵议会已经承认了伊丹油田的合法性,随后就带领着一队贴身安保,乘车赶往了伊丹市府。

    一路所见,此刻的伊丹一片混乱,路边堆叠着清理出来的尸体,街道上也少有行人,而且城市内不时就会有枪声响起。

    杨东赶到市府大院之后,刚一下车,就看见了巴塞洛缪被挂在旗杆上的人头在随风摇晃,周围环绕着数不清的苍蝇,自从来到索玛里以后,杨东没少跟这边的官员打交道,而索玛里腐败的政治环境,也让他早就习以为常,巴塞洛缪算是他见到为数不多心怀正义感的人,最终落得这个结局,让人不胜唏嘘。

    并未在门前过多驻足,杨东便在士兵的引领下走进了市府办公楼,因为这里之前经历过一场攻坚战,走廊内到处都是血迹和弹孔,弥漫着一股发霉的血腥味道。

    “杨先生,你怎么过来了,快屋里请!”贝茨比听说杨东过来,带着克西斯特意出门迎接。

    “克西斯先生,我知道你们的部队刚刚进城,各方面物资短缺,所以送来了一车粮食,物资就在楼下。”杨东跟贝茨比一起走进曾经属于巴塞洛缪的办公室内,笑着开口。

    “杨先生,你的慷慨帮助来的太及时了!不瞒你说,我刚刚还在犯愁该去什么地方征粮!”贝茨比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

    “我这次过来,不仅带来了粮食,而且还在厂子里带来了厨师,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今天晚上,我想请市府成员一起吃个饭。”杨东补充了一句。

    “当然可以,原本我们今晚也是准备举行庆功宴的,既然这样的话,就给你添麻烦了。”贝茨比此刻已经接到了民阵议会的电话,让他谨慎处理跟油田有关的问题,贝茨比在接到这个电话之后,就明白杨东的背景不简单,而他此刻愿意主动跟自己接近,贝茨比也是求之不得。

    贝茨比能够被提到伊丹代理市长的职务上,完全是瞎猫遇见死耗子,恰巧因为迦勒卡约州府那边急需有人处理油田的事情,在民阵内部,没有资本和关系的人想往上爬,实在是太困难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也需要找一个能帮他往上爬的大腿,而杨东这个能够让议会打电话照顾的商人,绝对是值得他结交的。

    在硝烟仍旧弥漫,战火尚未平息的伊丹城内,由杨东抻头举办的晚宴在零星的枪声中召开,参加这个晚宴的人员,全都是贡献伊丹那支民阵部队的军官,其中不少人都像贝茨比一样,兼任着地方的行政职务,而杨东也挑选了一些有实权的人物,暗中散了不少钱出去。

    酒过三巡,贝茨比和杨东也借着酒劲闲聊起来。

    “杨先生,关于伊丹油田的事情,我已经接到上面的电话了,不得不承认,你的能量之大,真的很出乎我的预料,居然可以越过迦勒卡约,直接找到了议会。”贝茨比看着杨东,露出了一个内涵的笑容。

    “我是一名商人,所以一切都要以利益出发,为了保护我自己的生意不受到损害,我可以不计代价。”杨东莞尔一笑,一语双关的做出了回答。

    “这一点请你放心,如果我能够留在伊丹当地执政的话,那么我可以向你保证,从此以后,官方绝对不会插手伊丹油田的经营,而且保护你们合法的利益。”贝茨比眨了眨眼睛,十分机智的点了杨东一句。

    “贝茨比先生,不知道你该怎么做,才能留在伊丹呢?”杨东听见这话,也挑起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现在贝茨比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想让杨东支持他上位,而杨东也乐得如此,之前贝茨比收了他的钱,然后撤走油田外面驻军的事情,让他感觉这个人还是挺会办事的,如果他走了,而迦勒卡约方面再派一个不了解的新人过来,对他而言,反而是一种麻烦。

    “杨先生几日按是一个商人,相比对于索玛里的环境并不陌生,在这个地方,只要有钱,就没有办不成的事,不瞒你说,其实我在议会也有朋友,只要有足够的资金,我相信自己留在伊丹执政的希望,还是挺大的。”贝茨比跟杨东对视一眼,内涵的提醒了一句。

    “贝茨比先生,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可以为你提供资金方面的帮助,不过,我也有一个小小的条件。”杨东也没绕弯子,默认了贝茨比的请求。

    “杨先生,请你放心,如果我真的有幸成为伊丹地区的负责人,那么从此以后,你的企业将在本地得到最宽松的政策!”贝茨比见杨东点头,顿时眼前一亮。

    “仅仅是这个条件,还不值得我帮你。”杨东微微摆手:“你应该知道,关于油田的问题,我如果遇见了麻烦,完全可以通过关系去跟民阵议会对话,完全没必要在伊丹政府解决,所以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在民阵内部的忠实伙伴,让他可以在任何情况下,都跟我站在一条阵线上!”

    “杨先生,你的意思是……”贝茨比舔着嘴唇,有些琢磨不透杨东的想法。

    “我可以帮你往上走,而且并不仅仅局限在伊丹市长这个小小的位置上,但是你必须向我保证,从今往后,不管三合华夏遇见任何问题,你都会坚定不移的对我们提供帮助。”杨东跟贝茨比对视一眼,给出了一个更为有利的条件。

    “据我所知,你的关系应该都在救盟那边吧?你真的要扶持身在民阵的我吗?”贝茨比听见杨东开出的价码,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

    “我只是一个商人,并不是什么政治人物,所以跟各党派的人交好,这并不犯忌讳,只会对我有更多的帮助,你说呢?”小东笑着反问道。

    “没问题!你的条件我可以答应!”贝茨比听见杨东的一番话,紧张的手心冒汗,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索玛里讲究的是金钱政治,只要他背后有金主,那么晋升的速度肯定跟屁.眼子插火箭没啥区别了。

    “合作愉快!”杨东莞尔一笑,端起了酒杯。

    就在两个人聊天的同时,一名士兵快步冲击屋内,对着克西斯说了几句话,而克西斯闻言,情绪激动的站起身,连椅子都碰倒了,开始跟身边的其他人急匆匆的交流了起来,然后快步离开了宴会厅。

    “少坤,什么情况?”杨东见对方都在用索玛里语交谈,对着身旁的张少坤轻声问道。

    “没事,那个士兵说克西斯的孩子病了,然后克西斯就开始吩咐他们找医生。”张少坤轻声作答。

    “哦。”杨东听见这话,也就没搭茬,侧目看向了贝茨比:“你刚刚说,你有渠道可以运作伊丹市长的职务,疏通这个关系,需要多少钱?”

    “杨先生,在民阵内部,这种职务都是明码标价的,像是伊丹这种地方,想要出任行政长官,至少需要二十万美金,加上我还要给帮我运作的人送礼,以及疏通一些关系,还需要跟大一笔钱,所以你只需要再给我提供十万美金就可以了。”贝茨比看着杨东,实事求是的说出了成本,而且他这个价格,是没有任何水分的,因为杨东之前为了油田的事情,确实找到了议会高层,在这种情况下,贝茨比摸不清杨东的底细,也怕自己如果胡乱要价,万一被他知道,会失去这条大腿。

    “之前我给你的二十万,完全是私人的见面礼,而我既然说了要帮你在民阵内部争取地位,自然也没有让你出千的道理,这样,我会尽快给你提供三十万美金,然后你尽快运作这件事。”杨东听见贝茨比的回应,总算知道了索玛里这边为什么腐败横行了,因为他们这种买官的方式,就跟我国古代捐官差不多,完全是一门生意,那么多钱花出去了,如果不贪污的话,干八辈子都未必能回本。

    “杨先生,这件事太重要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要么,咱们去办公室谈吧。”贝茨比被杨东的大手笔惊得异常激动,恨不得立刻把这个财神爷给供起来。

    “好。”杨东莞尔一笑,点头同意,他心里清楚,贝茨比此刻愿意跟他合作,完全是因为杨东利用使馆,达到了一个狐假虎威的效果,让贝茨比误以为他真的在民阵内部有什么关系,既然这样,他也必须趁热打铁,把这个关系拿下,打破自己在民阵内部毫无根基的局面。

    两个人聊出结果之后,就一同离开宴会厅,回到贝茨比的办公室里详细的聊起了这件事,正聊到一半的时候,克西斯再度破门而入,叽哩哇啦的跟贝茨比说了一大堆的话,张少坤也对杨东翻译道:“克西斯的儿子病的很重,军医说是得了哮喘病,但是军队的医疗条件太差,根本治不了这种病,而城内的医生早就因为躲避战火跑光了,他是来找贝茨比想办法的。”

    “这样,你告诉他,让他带着孩子跟咱们走,这种病,油田的医生可以处理。”杨东思考了一下,让张少坤把他的话翻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