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异世天才腹黑女帝 > 第二十三章 成为妖孽级天才
    火苗一瞬间暴涨燃烧,火灵急速旋转七七四十九日,元灵有本精之外,只有本火,而自己的这颗火元灵本火,便是祖火,它因祖火而生。

    灵海中的火浪滔天,火焰凶猛,吞掉恶鬼,都是贪想,若是沉浸在火海的威势之中,顺着自己心中贪欲,在内心所盼望的幻境之中无法自拔,只会成为那些恶鬼之一。

    方才所见的邪魔恶鬼,皆是曾经陷入自己心中贪念幻境的人。

    天月看着眼前逐渐凝结的元灵,放下的心有些后怕,如若不是太上大长老的及时提醒,不知自己能否醒来。

    “能够得到第二颗元灵的人,都是天选之子,心怀无敌自信,乍然发觉自己有机会成为三界至尊,在灵海的幻境中沉迷片刻很是正常,不用执着于此。”太上大长老温和的声音传来,让天月鼻头发酸。

    “太上大长老,我虽生来无父无母,但有您,有神蝶谷的诸位长辈,真的是天月此生最大的幸运。”天月声音哽咽,她前世从未哭过,但在这一世却总是会被感动到控制不住情绪。

    “你永远是神蝶谷的孩子。”

    幻心并没有解释,但他的一句话,却让天月心底一直掩藏的郁结消失无形。

    自己是神蝶谷唯一的人,雪蝶是因神灵天生孵化,通常是伴帝出生,其他精灵是由灵蝶蜕变,崽崽是上古玄龟百里仑禁之子。

    而她,自然不会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神蝶谷内大多精灵无父无母,又涉世不深,没有谁会对天月感到奇怪,从未谈论起她从哪来,大家都知道她和并生雪蝶一起出生。

    但天月身体里住着的是个成年人,她不会真的要等到懂事的年龄,才会去奇怪自己从哪里来,去明白人是由父母生的,再去思考自己的父母是谁。

    一直把这些藏在心里,前世是孤儿,若说重生后没有一点憧憬,那是无稽之言,平日里不在意,只是没想到会在今日这种重要的时刻,涌上心头,若不是自己习惯了独自一人,只怕会影响她的道。

    但太上大长老的一句话,温暖了她整个人,真正驱散心底的阴霾。

    天月出生于神蝶谷,在众多长老的宠爱下长大,这一生,都是神蝶谷的人。

    元灵凝至成形,祖火在元灵下继续燃烧,做最后的温养,弥补火元灵先天灵气不足。

    “此元灵颇为不凡。”幻心赞道。

    天月仔细观察了下,太上大长老的声音到底是从哪传来的,到现下才确定,是从丹炉里面发出来的声音,抬头看了看脚下,深渊无底,问道:“太上大长老,您在下面吗?”

    “我留有一道分身在鼎内。”幻心轻柔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分身?太上大长老是跑到灵药谷闭关了吗?”天月又想起在天榜上看到的幻影。

    “灵药谷?呵呵,又是无暇那丫头从哪听到的吗?”幻心轻笑。

    “是豆豆听到太上二长老说,过些日子,要把小精灵们送进灵药谷化元,我们今日见您不在屋内…”越说,天月越是尴尬,面颊发烫,头埋至胸前。

    她一直关心太上大长老在何处,怎么忘了自己现下身在古皇四兽祥瑞炉中,还是避开谷内众位长老,偷溜进来的。

    幻心见天月没了声音,顺着她刚才的话开口道:“嗯,化元倒是不急,你可以在此修炼至灵主境界,再去灵药谷。”

    “我可以继续在这里修炼吗?”天月惊喜抬头,看着虚空。

    “火元灵方才形成,你体内的祖火和神龙体内祖火同出一脉,在此倒是无碍,不过不可超过一周,要格外小心这里气流运转,待的时间久了更容易陷入幻境,万不可将无暇无尘他们带进此地。”幻心提醒道。

    “是,太上大长老,您老会一直在这里吗?”天月很是开心。

    “分身会一直存在,直至下一位雪蝶到来。”幻心的声音比起刚才,像是远去了。

    “下一位?”难道还有别的雪蝶在此吗?等了一会,没再听到太上大长老的声音,天月盘膝坐下,将两颗元灵悬浮额前,体内灵气运转,进入修炼状态。

    在炉内已经过了半年,算上与妮妮约定的时间,她还能在此修炼六个月,希望再次醒来,境界能够上升到灵师境界。

    丹炉外,自成空间。

    “无暇,你们在这里吗?”

    突然从门外传来的声音,惊醒睡得正香的三个小家伙,妮妮抹了抹口水,大声回道:“在呢!”

    刚喊完就被难得胆大的豆豆拍了一掌,只听他怒道:“你回什么!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妮妮呆若木鸡,直至脚步声传来,方才大梦初醒,慌慌张张的爬起来,又是那副做贼心虚的样子,眼神到处乱飘。

    进来的是四长老幻里,他看了眼屋内摆设,眼睛扫过丹炉,转头问道:“你们在这做什么?”

    “看书呢!”豆豆抓起身上的古书抢答道。

    妮妮虽然做事胆大,但一旦被发现了,最不会伪装,就那对极其不自然的眼睛,一看就又做了坏事。

    崽崽也拿起自己的书,附和豆豆:“看书呢,看书呢,最爱学习了!”

    幻里狐疑的眼神在三个小家伙中间转了转,却没发现任何不对劲,除了妮妮有点不对劲,眯着眼睛问:“无暇,你又做了什么坏事?”

    “我才没有做坏事呢。”妮妮下意识理直气壮的反驳,小脸蛋通红。

    她已经反应过来了,这次本来就没有做不对的事。

    半天过去了,魂记玉简依然完好无损,说明天月在里面很安全,既然安全,那肯定会有所得,所以,她没有做坏事,没错,小腰板挺得更直了。

    “月儿呢?”四长老问。

    “不知道!”崽崽第一个抢答。

    “不知道?你们四个不是整天黏在一起的吗?”四长老知道有哪里不对劲,但是找不出证据来。

    “我们睡着了,不知天月去哪里了,都怪四长老,我睡的正香呢,把我吵醒。”小姑娘拍着小嘴,打了个哈欠,又变成超有自信的妮妮。

    幻允听罢捏了捏她的小脸,又看了屋内几眼,确实没感觉到天月的气息,嘱咐几句,走了出去。

    六眼目送四长老出去,崽崽拍了拍胸口,喘口大气道:“还好没露馅。”

    “有我在,当然不会被发现。”妮妮得意忘形,崽崽和豆豆一起学她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是谁惹来的四长老。

    妮妮看着丹炉,虽然毫无动静,但不妨碍她兴奋,笑道:“天月此次必有大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