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异世天才腹黑女帝 > 第四十三章 化元遇冰帝
    孩童身上带着王者之气,又异常亲和,明明气势可吞山河,但那纯真无邪的笑容,却让人忍不住卸下心防。

    这是谁?好强大,天月暗自咂舌。

    海浪和海妖好似在迎接自己的国王巡视,绽放最美的姿态,想要引得男孩的注目。

    国王,让她想起了一个人。

    冰帝!

    眼前的景象,忍不住让天月回想起当时太上大长老科普三界时,提起对冰帝的介绍。

    冰帝,出生拂晓,万妖吟唱祝祷,海焰滔天,拍岸不绝,其形为人,眉间天生灵眼,发色蔚蓝,战帝赐名弃厄。

    弃厄,翌日便可凝五海之气,直击长空,摘白云浮海。

    驾云巡游之时,瑞兽簇拥,群妖环绕。

    于百岁称帝之日,创出水系元灵本精,五海沸腾,动乱止戈。

    冰帝统领五海十万年,不犯九疆,四界尊称冰帝,其为水灵之祖。

    为何自己的化元过程中,会出现冰帝?还是刚出生,正驾云巡游的冰帝。

    天月动了动身子,自落下内心安静后,便解除了全身不能行动的状态。

    发现在这片大海中,自己仿佛是隐形的,不论是海浪,海妖,还是童年的冰帝,都看不见她。

    在海面上如履平地,甚至可以御气飞行。

    跟在冰帝百尺之外,再往前便有一层看不见的屏障阻挡,过不去。

    虽然不知道别人的化元状态究竟是什么样的,但目前来说,她除了跟着前方的男孩,不知能做些什么。

    从来未曾见过,深海如此俏皮,翻起各种各样的浪花,讨好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笑。

    童年的弃厄还没有称帝,只是一名气势强大,体内灵力冲天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正太。

    当下世人能有谁有机会看到冰帝的童年样子?

    这么想来,天月倒觉得有些幸运了。

    平日里,离众生最近,最崇拜的,自然是妖帝。

    冰帝,是战帝四子中最为奇特的一位大帝,只因他将水元灵升级成了冰元灵。

    水系元灵的修炼者,若是能够同冰帝一般,将其升级为冰元灵,便可在水系法术中称霸。

    因为,冰系法术,压制一切水系法术。

    记得曾经在太上大长老的课上,妮妮提问,为何天下生灵尊称弃厄为冰帝,而不是水帝,或者海帝。

    得到的回答是,以后会有海帝和水帝出现,但冰帝,只此一位,最为特殊。

    前方的男孩已经消失,一名男子屹立在海面上,垂落腰际的蔚蓝色长发,没有一丝紊乱,面容清灵妖魅,不敢亵渎,堪称天地绝色,让人惊叹。

    幼年时出现的竖眼,隐于额间。

    弃厄看着海面,在...发呆。

    天月离得远远的,陪着他思考人生。

    有些忍不住想哀叹,别人化元都是安安静静的提升基础值数,获得魂兽,获得机缘,她的化元先是体验长时间强烈的失重感,落地之后,成了透明人,任务就是,观察冰帝。

    原先很激动,以为能看到妖帝当年创出水元灵的过程,或者创法,修炼,怎样威震天下,统领五海,接受朝拜,哪怕谈恋爱也成。

    谁知道,又过了不知多久了,不亚于她坠落下来的时间。

    冰帝,一直在此发呆,她便也在此看着他发呆。

    身体没有任何变化,元灵没有任何增强,连空间里的兰森,外界的灵气已经消失,仅仅依靠之前在树林中采摘的花草,吸收灵力修炼。

    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活动筋骨。

    突然听到一声细小的声音,若不是她一直警觉,压根不会听到这样细微的声音,如同一根针落下。

    天月立马聚起精神,紧盯前方。

    冰帝正低头,望着举起的手指,上面有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随后见到他笑了。

    笑容明艳了他妖魅的五官,如同年幼时纯真无邪,双眼发亮的看着手中的珠子,然后挪动脚步。

    他一直捏着手中的珠子,脚下的海水如同朝拜一般,涌向冰帝的手中。

    一步跨到人间。

    百川入海,汹涌而来。

    巨大冰幔横在天地之间,阳光照射,银芒万丈,冰幔如同镜面,钻石般闪耀。

    走过青松银针。

    花红柳绿,变成冰柱。

    玉树银花,轻盈洁白,景观壮丽。

    弃厄缓缓地走着,落地之处,一切成冰,造化万物,鬼斧神工。

    路遇乾白山瀑布,转瞬间银峰玉柱,一道三千尺冰帘挂在山谷中,璀璨耀眼,震人心魄。

    所见之处,形成天然冰雕,晶莹剔透,人间仙境。

    这便是,冰元灵的由来吗?

    天月目不接遐的看着,短短时间,踏遍三界五海,九疆八域,真正见到了冰帝创法。

    这一切都因为,一颗冰晶!

    冰帝手中的那颗不起眼的珠子。

    她在前世,知道冰的由来。

    水成冰,并不是降到一定的温度便会自动成冰,冰是一个结晶的过程,倘若有冰晶的存在,其他的水分子便会依附在上面,形成结晶,凝结成固体。

    在此过程中,她明白了这次化元的意义,看着自己的两颗元灵,木之极,火之极,又是什么?

    火帝并没有创出火元灵的升级版,而自己在化元里看到了冰帝领悟冰元灵的过程。

    不禁又想问自己,我是谁?火帝妖帝都没有创出的术法,为何自己会看到这一面,难道让她将火元灵和木元灵升级吗?

    水成冰,原因在于冰晶,火之上,木之上,有什么?

    倒是听说过火精,抬头望着照射冰幔的太阳。

    火精,日也。

    “你很聪明。”

    晴天霹雳,真正的如雷贯耳!

    天月惊慌失措的看向到达自己面前的冰帝!他在说话!

    自己跟着他这么久,隐形了这么久。

    “你能看到我!”除了问出这句话,她惶恐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当然。”声音洋洋盈耳,气质里带着属于男人极致的风情万种,却不显丝毫阴气,依然清丽无暇。

    “你还活着?”天月发现自己虽然惊慌,却一点都不害怕他,甚至在内心深处,仿佛还有着一丝亲近,不知是否因为他身上与生俱来的特质。

    “只有你能看到我。”弃厄美丽宁静的蔚蓝色瞳孔,看着自己的眼神,温柔宠溺,怜爱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