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异世天才腹黑女帝 > 第四十四章 大胆进太阳
    不知为何,天月鼻子莫名发酸,眼前一片模糊。

    他的眼神更加疼惜,居然伸出手来,抚摸她的头顶。

    温暖的触感,并不是像这片天地一样冰冷。

    突然很想不参杂任何情感,像亲人一样,紧紧地拥抱他。

    “我们认识吗?”哽着声音问,双眼通红。

    冰帝温柔一笑,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道:“火元灵的本精,便是太阳。”

    “你是让我去将火元灵升级吗?我能做到吗?”天月缓慢平复情绪。

    “你当然能。”冰帝脸上带着自信,却不是来自他自己的自信,而是对她的。

    天月怔然,想到了太上大长老,想到了天榜上的男子,想到了妮妮,再看到眼前的冰帝,在这一瞬间发现,似乎很多人都比她更了解自己。

    “我能。”肯定的回答,冰帝都说她能,还有什么可怀疑的。

    只是这火精如何能得到?先前冰帝创出冰元灵是因为手中的冰晶。

    但是他那冰晶从哪来的,天月却没发现,他只是一直站在海面沉思。

    将火元灵召出来,冰幔之上的阳光,照射在火焰上,没有任何动静。

    实话说,她毫无头绪,并不知道该如何去凝结火精。

    这样的事情,天地间还没出现过,又想,她的木元灵和火元灵同时并存,还能聚成一颗,不也是天地首例。

    “火帝当年为何没能将火元灵升级?”虽然冰帝给了她很大的自信,但想到火灵之祖,都没能创出火灵的第二个层次。

    冰帝眼神转为悲伤黯淡,叹息道:“大哥他一生太苦了,未曾来得及。”

    太苦了?火帝,苦?

    天月讶然,这倒是从来没听说过。

    “我不知该如何做。”实话实说。

    谁知冰帝却又摇头,并未像她想象的一般,出声指点。

    抬头望了望太阳,火精一事,她能想的到,至尊强者早已心知肚明,可却没听说过,天下有人将火灵升级。

    去太阳里取火精,只怕还没靠近,便化成一团岩浆了。

    天月眯了眯被太阳直射酸痛的眼睛,没有老师指导,实在不知从何处下手啊,长叹一口气。

    难道要将自己化成一团岩浆吗?

    看着自己的木元灵,忽然明白,常人做不到,可不代表她做不到,身带祖火,灵力不会枯竭,可以连绵不绝的治愈肉身和元灵。

    灵光乍现时,冰天世界消逝,连同冰帝也一起消失不见。

    心下一慌,四处张望,却发现自己到了半空之中,太阳近在咫尺。

    大海,冰幔,冰柱,还有冰帝,都像未曾出现过一般。

    那位让她暖入心扉的人,是除了神蝶谷之外,唯一让她有这种感觉的人。

    没想到,自己与冰帝,还有这样的缘分。

    施展出祖蝶之灵,包裹己身,明月萤光,不断治疗,向着太阳挪动。

    灼热烧至全身,汗如雨下,又瞬间被蒸发,浑身散发难闻的味道。

    只怕传说中的地域火海,不过如此吧。

    体会焚烧肉身之痛,还能玩笑自己。

    皮开肉绽,汗液流淌到裂缝中,痛至骨髓,小小的人儿,却硬生生的咬牙坚持住。

    溃烂的双脚,一步一步向着太阳挪近。

    我要变强!

    坚强的意志,强撑着她能不要晕死过去,木元灵散发数道绿芒,愈合被灼伤的身体。

    感觉身体要炸裂了!

    天月停顿,练练施展逢春生息,灵蝶翩舞,绿色的灵蝶,落至额前,缓缓煽动翅膀,驱除元灵精神上的迷惘。

    恢复神志时,肉身上的疼痛却又体会的彻底,忍不住呲牙咧嘴,疼的死去活来。

    骨子里的倔强,超出自己想象之外。

    想到神蝶谷对自己的养育之恩,太上大长老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太上二长老虽然嘴巴坏,但为自己准备好一切,不论是生活上,还是修炼上。

    还有太上三长老,其他几位长老的慈爱。

    天赋异禀的妮妮和豆豆,如若自己不变强,那他们俩就必须出谷,寻得一位大帝之资的人,伴随其修炼,才能护住神蝶谷未来的安危。

    她必须变强!守卫家园,保护朋友,近日来谷里的不安稳,几位长老紧皱眉头,暗自戒备,面对小精灵们还要努力装作轻松,维持和蔼笑容的样子,全都浮现在眼前。

    方抬起脚,便被烈日灼伤皮肉,可见白骨森森,下一秒,治愈之术,将其愈合。

    就这样,一步一步接近,太阳的火力越来越旺盛强势,奈何她的等级境界太低,逐渐治愈不及。

    天月不敢回头,怕一回头,自己便会立刻松懈紧绷的意志,放弃前进。

    身上的衣服已经随着肉体被火焰灼为灰烬,好在这是她的化元状态,没有其他人可以看见。

    没有被天月注意到的是,肉骨一遍一遍重生,愈来愈晶莹,不像凡身,太阳之力,正在锻炼她的肉身。

    “努力!前进!”童音稚嫩,一遍一遍听起来很好笑的,给自己加油打气,可就是这样的话,让她的意志倍加强劲。

    肉身里散发红色光芒,血液里焰华流转,骨头粉碎,重生,反反复复。

    看着眼前巨大的红日,离得太近,只见一片炙热红芒,已经看不见太阳是何形状。

    双目陷入黑暗,血泪流满面颊,干涸在骨骼上。

    木元灵治愈后,眼前闪过一丝红芒,又再次受到烈焰灼伤,鲜血涌出,又烧干。

    剥肤之痛,彻心彻骨,苦不堪言。

    像是走了半日功夫,天月知道自己得加快速度,否则天色渐晚,太阳落山,一切都白熬了。

    无人能够想到,一个稚童,能有这么大的胆子,去接近太阳。

    瘦小的骨架,从头到脚,瘦成了一个骷髅,却仍旧憋着一口气,意志坚定的朝着烈日而去。

    绿色的元灵,散发光芒,提供灵力,红色的元灵之内,一丝安稳的火苗,开始轻轻的摆动起来。

    发觉治愈越来越慢,她明白不是木元灵出了问题,而是快走到太阳里面了。

    从如意袋里,掏出一棵三万年复生白雪草,直接往嘴里塞,砸吧几下,将汁液咽下去,到了危急关头,纵然草药里,毒性未除,也完全不怕,这至纯的太阳之力,会将其全部焚烧尽。

    “呸!”已经顾不得自己豪迈的样子。

    这草太苦了!天月佩服自己还有在意味蕾的心情。

    一脚踏进太阳里,一道烈日之芒,向自己攻击而来,直接将两颗元灵扔出去。

    她早就注意到了,能敢勇往直前的走,除了木元灵之外,还有体内祖火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