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异世天才腹黑女帝 > 第六十三章 墨雪狮
    受伤的狮子,脚底蓝芒涌动,显然拥有雷元灵,早已可以化成人形。

    一般这样天赋颇高的妖兽,平时会以人形修炼,只有被逼到绝境,才会露出本体,实力会更加强大。

    ‘你可真幸运,这狮子可是小萨尔斯森林排名八十七名的,墨血狮。’小火人不禁想为天月鼓掌,真的在此守到了一个具备雷元灵,垂死的强大妖兽。

    “是吗?你不说我都没发现呢,他进来了,哈哈。”少年坐起身子抚掌大笑。

    受伤的墨血狮奔跑时,踩到阵纹,直接进入天玄大阵中,刚开始时像是没反应过来周围环境已变,绕过第三座岩山时,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它虽然身受重伤,血流不止,但能感觉到恐怖的气息,境界应该不亚于血焰赤牙狼,至于为何他的名次排在八十七,应当是身具不凡的技能。

    总榜,是集境界,术法,武器,灵宝于一身,得出的名次。

    ‘小心,不要急着上,大阵可以慢慢消耗掉它的灵力,不要主动送上门和困兽相对。’小焱见天月高兴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怕她直接冲上去。

    “放心,等它快死透了,我便去补上一击。”又盘坐下去,平复内心的激动,等了大半天,终于来了个大家伙,还是具备元灵的妖兽,对境界提升帮助极大。

    ‘那小猴子。’小火人看向离孤峰最近的一座岩山,一个拇指大的小东西正躺在那睡的口水横流。

    “不正好试试,那小猴子到底是真的强,还是真的弱。”天月并不担心,更不会同情心泛滥,在她的地盘里,只会做最后的渔翁,不参与妖兽之间的争斗。

    ‘若是换了正常的小姑娘,只怕早尖叫着去抱在怀里当宠物了,你是不是当男孩久了,已经忘了自己是女孩了。’

    小焱的话让她难得地反省了一会,的确如此,四年荒野生活,每天活在生死边缘,日日想的都是变强。

    闪闪花花她们被抓走的片段,经常会在眼前回放,一一次次激励着她变强,不论多苦,受多重的伤,除了咬牙坚持,脑子里没出现过退缩的念头。

    虽说太上二长老传信给了海王族和龙域,让这两大王族帮忙寻找小精灵们的下落,但她身在小萨尔斯森林几年,一直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找到闪闪她们,若是没有,只有她变强,才能有资格去寻找,毕竟,那浑血狱犼,真的一爪子就能拍死她。

    “这小猴子气息太弱了,身子又小,墨血狮暂时还没发现它。”一直观察这两只妖兽,却没如她所想一般打起来。

    狮子躲到一座岩舔砥伤口,双目中戒备的看着四周,确定无他人气息后,化为人形,一个中年男人,皮肤黑黢,长相粗狂,身材高大,服下一颗紫色丹药,是极品愈元丹,双手雷光闪烁,正在运气,想要将脖子中的暗器拔出来。

    只是他刚碰到那枚泛着银光的柳叶状小刀,身上便传出灵力波动,不是属于墨血狮,而是暗器的主人,男人脸色一变,低骂一声,放弃了动它,忍着剧痛,又服下一颗极品愈元丹,作用微小,只是止住了狂喷的鲜血,变成流动状。

    阵外,凌厉的气息带着风声呼啸,六人停在半空中,每人身后都有一对绚丽的翅膀,四男两女,境界皆在灵主境界,年纪十五六岁。

    如此年轻,竟然就达到了这等境界,想必都是宗派里的天之骄子。

    不过,纵然是他们人数多,境界放到外界去很是惊人,但在这片森林里,没人保护,还敢越级追着灵王境的妖兽跑,真是大胆,想来手中应该是有圣品之上的灵宝。

    这六人只要稍微再往前一步,便走进了天玄大阵之中,此阵不是只能困住地上的人,施展后,高至日月,都在范围之内。

    为首的女子,身后一对金焰燃烧,不时有火花落下,灿烂耀眼的翅膀,皮肤洁白无瑕,微微上扬的凤眼,带着一丝威严,眼波流转间,又透露出丝丝冷傲之气。

    “那狮子的血气到此便结束了。”此女的声音有些沙哑,没有半分娇媚,听起来就让人不由自主的敬畏。

    “我感觉到迢月断脉镖的波动,正是由此地发出,那头狮子想要将它拔出来,怎么会消失无踪了。”说话的少年,黑亮卷曲的头发披在脖颈,鼻子颇为高挺,一对桃花眼,眸光潋滟,嘴角天生上扬,明明皱着眉,看起来却像是在笑。

    “此地有古怪。”另外一个女孩开口,圆圆的脸庞,长相普通。

    凤眼女子,轻轻点头,看向方才说话的男孩道:“水川,你再仔细搜索,此地不下六头五阶之上的妖兽暗中潜伏,若是追寻不到,便赶紧撤。”

    水川闭上双眼,释放灵魂感知力。

    大阵中的墨血狮,很是紧张,收敛气息,不敢动弹,外面的六人,一直追杀他,使出看家本事,才甩开他们,发现此地不但能隔绝气息,还能隐蔽身影,心下松了一口气。

    男孩摇了摇头,其他五人,面色浮现一抹不甘。

    “就这么让他跑了,真是太可惜了,白废力气。”长相普通的女孩,很是气愤。

    “还不是你大意了。”

    “就是,布好的结界,偏偏你那出现漏洞,真倒霉,跟你分到一组。”

    “诩沫以后能不能别带这种没本事,还会拖后腿的人。”

    “这次我们水灵院肯定要落后火灵院的人。”

    “够了!”凤眼女子喝声止住了三位少年的满腔抱怨,方才说话的女孩面色瞬间变白,咬住嘴唇,不敢回话,看向千诩沫的眼神中,有着感激。

    水川虽未吭声,但眼眸深处和其他人一样,有嫌弃之色。

    几人又在原地等了一会,发现没有任何动静,血腥气在此处断掉,转身离去。

    墨血狮松懈身体,呼了一口气,却不小心牵动到脖子上的迢月断脉镖,身体一僵,而后站起身就跑,在绝阵中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

    果然,天际又出现六道急速飞来的身影,这次没那么幸运,距离大阵只差那一步。

    先是叫水川的男孩,直接消失,落到了大阵中,其他五人一惊,往前探寻的时候全部落了进来。

    ‘这怎么办?’小焱也没想到又进来六个完好无损的人。

    “听他们所说,应当是结成了一种阵法,才将墨血狮伤成这样,先静观其变,他们到不了孤峰。”将阵法图又召了出来,确认绝阵没出差错。

    她所在的孤峰,屏障牢固,周围用岩山布成了绝地,旁人走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