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真不是亮剑头号特种兵 > 1415,重炮兵联队那群猪猡
    “鬼子上来了!”

    “所有人准备战斗!”

    “准备战斗!”

    尹东甲肃然下令。

    他已经是注意到了鬼子的动静。

    至少有一个大队的鬼子,试图从西北方向发起攻击。

    现在是夜间。鬼子显然是夜战。这是他们的强项。而夜战,偏偏是王老虎和尹东甲最最担心的。

    为什么?

    因为部队新兵太多。

    都说八路军擅长夜战,其实是一个笼统的概念。

    并不是所有的八路军部队都擅长夜战的。至少,大部分新成立的部队都不擅长。甚至是有点害怕。

    为什么?

    因为夜战的要求非常高。

    如果是老部队的话,有经验,当然不怕夜战。

    如果是新部队,训练不到位,夜战可能垮塌。

    黑暗当中,只要是被一小撮的鬼子渗透进来,整个防线就有崩溃的可能。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夜战的关键,除了技战术,就是纪律。必须保持铁一般的纪律。说不能动就是不能动。说不能乱开枪就是不能乱开枪。否则,整个阵地都会乱套。

    显然,眼下大王集的抗日武装是做不到的。因为他们都不是训练有素的精锐。大部分都是临时集合起来的地方武装。

    这样的部队,远距离的和日寇接战还可以。一旦是被日寇贴近,情况就会非常糟糕。

    日寇估计也是发现了这一点。所以决心发起夜战、近战。

    只要有部队渗透进入大王集,就算胜利。

    近身混战,日寇才是王者。

    为此,王老虎和尹东甲都不敢怠慢,将所有的防御手段都用上了。

    大王集的阵地外面,用铁丝网牢牢的包围起来。以阻止日寇靠近。

    同时,野战炮、迫击炮随时待命。

    一旦是外面有动静,不管三七二十一,首先轰炸一轮再说。

    “队长,要开炮吗?”有人问道。

    “等一下。”尹东甲摇头。

    现在还不是开炮的时候……

    鬼子距离还远呢!

    靠近一点再打……

    “呼!”

    “轰……”

    蓦然间,鬼子中间爆发出一团火光。

    火光非常的耀眼。非常爆裂。显然是有炮弹爆炸。瞬间,整个前线都好像是被照亮了。

    尹东甲:???

    什么情况?

    是谁开炮?

    没有命令,谁胡乱开炮?

    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懂吗?是谁,必须好好的批评教育……

    “不是我们开炮。”

    “什么?”

    “是从东北方向打来的炮弹。”

    “啊?”

    尹东甲愕然。

    原来是有其他人在开炮吗?

    东北方向,那不是日本人的阵地吗?他们开炮轰炸自己?

    日本人疯了?

    “是大口径的炮弹。我们没有。”

    “什么?”

    “我们只有一门十二厘的榴弹炮。但是落下的炮弹,比十二厘的还要大。”

    “什么?”

    尹东甲愕然。

    比十二厘的还要大?

    那就是十五厘?不会吧?这么大口径的火炮?

    难道真的是日本鬼子自己的重炮?好像只有日本鬼子那里才有十五厘的重炮啊!他们居然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

    自己人用重炮轰炸自己人?

    这是什么骚操作?

    “呼!”

    “轰……”

    正在疑惑的时候,又一发炮弹落下。

    爆炸的火光也是十分的耀眼。也是仿佛将整个前线都照亮了。

    这一次,尹东甲看清楚了。真的是从东北方向打来的炮弹。是来自鬼子的后方。

    有意思啊!

    莫非真的是鬼子疯了?

    自己用重炮轰炸自己?

    从望远镜里面可以清晰的看到,日本人好像也是被炸蒙了。他们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从背后开炮轰炸自己。

    来自背后的炮弹?

    是自己人的火炮?

    “八嘎!”

    “到底怎么回事?”

    “重炮兵联队都是瞎子吗?他们没有收到攻击协调命令吗?”

    “现在也不是炮击的时间啊!”

    “八嘎!”

    川口典靖也是怒不可遏。

    他也以为是日军自己的炮兵出现了差错,轰炸到自己人的头顶上来了。

    炮弹是从自己后方打来的,除了自己人还有谁。

    那些愚蠢的炮兵,居然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简直是不可饶恕。

    一发炮弹出现误差也就罢了,怎么还来一发?

    八嘎,这群猪是不是还要来……

    “呼!”

    “轰……”

    蓦然间,又是一发炮弹落下。

    剧烈的爆炸,将两个日军炸的直接飞起来,然后在空中粉碎。

    其他的日军虽然距离比较远。但是剧烈的冲击波依然是将他们都推倒在地上。生死未卜。这一炮下来,他的联队至少又损失五个人。

    八嘎!

    是可忍孰不可忍!

    川口典靖生气了。

    他怒气冲冲的要向师团长投诉!投诉重炮兵联队的那些蠢材……

    “呼!”

    “轰……”

    又是一发炮弹落下。

    整个地面都是轻微震动。火光十分的明亮刺眼。

    川口典靖顿时怒气冲天。

    八嘎!

    重炮兵联队过分了啊!

    这是逮着自己的步兵联队当做是仇人一般的狂轰乱炸吗?

    八嘎!

    我要杀了你们……

    “鬼子是疯了吗?”

    “有可能。”

    “他们的重炮逮着自己人拼命的轰炸?还不带停止的?”

    “不清楚。可能是鬼子搞错了?”

    “继续轰炸下去,咱们都不用动手了啊!鬼子都被炸光光了。”

    “对!”

    丁三等人纷纷来到尹东甲身边。

    他们都是被一阵阵的炮弹爆炸声给吸引过来了。

    他们还以为,日寇的重炮会首先轰炸大王集呢。所有人都是做好了反炮击的准备的。

    所有的75毫米野战炮都严阵以待。随时发射。

    唯一的一门122毫米榴弹炮也已经是做好了发射准备。随时可以反击的。

    结果没想到,日寇的重炮居然出现了低级错误,开始轰炸自己人。还轰炸的不亦乐乎。炮弹一发接一发的落下。

    毫无疑问,这种做法肯定会让日寇的士气受到极大的打击。

    客观的来说,日寇重炮的轰击,其实并没有给日寇造成太大的损失。

    日寇的攻击队形还是散的比较开的。一发炮弹下来最多杀伤几个人。

    问题是,重炮还在持续不断的轰炸啊!

    “轰……”

    “轰……”

    爆炸声不断。

    好像是真的将日寇当成炮击目标了。

    受到炮击的日寇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如果这是敌人的重炮,他们或许还能接受。问题是,他们都以为是自己人的重炮。

    这就愤怒了。

    谁愿意被自己人的大炮轰击?

    出现这样的误伤事故,对部队的士气打击是最沉重的。日军也是如此。

    相反的,作为对手的八路军,却是可以作壁上观,搬小板凳一旁看戏。

    “是不是只有一门炮?”

    “好像是。”

    “奇怪,鬼子的炮击只有一门炮吗?”

    “不清楚呢!”

    “你们说,会不会是有鬼子疯了,失去理智了,所以一直持续炮击自己的部队?”

    “不知道呢!”

    众人都是脑洞大开,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

    必须承认,远距离的看着日军遭受重炮轰击的感觉真好。尤其是日军自己的重炮轰击自己的步兵。

    简直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喜悦。好像是喝了蜜一样甜。

    可惜只有一门重炮出错。如果是多几门出错就好了……

    “轰……”

    “轰……”

    忽然间,众人感觉不对。

    好像炮击突然变得密集起来了?好像是增加了一门重炮?

    居然有炮弹同时落地?

    “两门了?”

    “应该是。”

    “鬼子到底是在做什么?”

    “别不会真的是疯掉了吧?一门出错可以理解。两门也出错?”

    “天知道!”

    众人都是疑惑不已。

    继续这样轰炸下去,鬼子的这个步兵大队就完蛋了。

    这种大口径的炮弹,杀伤范围很大。哪怕是日寇步兵采取的是散列队形,也会被炮弹有效杀伤的。理论上,全军覆没并不需要多久。

    果然,随着炮弹不断落下,日寇步兵的伤亡不断增加。

    “八嘎!”

    “八嘎!”

    川口典靖简直是要气疯了。

    该死的重炮兵联队!怎么还是搞错!你们的观察哨都是吃干饭的吗?

    你们继续这样轰炸下去,我还怎么进攻?

    恼怒非常的他,提着指挥刀,去找炮兵的观察哨。

    “联队长阁下,这不是我们皇军自己的重炮。”结果,观察哨冷静的回答。

    “纳尼?”川口典靖难以置信,几乎是脱口而出,“不是我们自己的重炮?八嘎!那是谁的?土八路的?”

    “可能是土八路的……”炮兵观察哨弱弱的说道。

    “八嘎!”川口典靖恼怒的伸手,扇了对方两巴掌,然后气愤的走开。

    居然不是皇军自己的重炮?

    怎么可能?

    土八路怎么可能有重炮?

    最要命的是,炮弹还是从自己的后方打过来!

    难道是……

    李云龙的新一旅杀出来了?

    难道是李云龙的重炮兵团?

    八嘎!

    第六师团都是饭桶吗?

    居然让李云龙的大口径榴弹炮都穿越了平汉线?那群猪猡……

    又气又急的川口典靖病急乱投医,胡乱的猜想,居然忘记了将自己的部队撤回来。任凭他们继续在原野中遭受155毫米榴弹炮的轰炸。

    “轰……”

    “轰……”

    一发接一发的炮弹落下。

    持之以恒的给日军造成损失。积少成多。

    好一会儿,川口典靖才急急忙忙的下令部队撤回。同时电告师团长樋口季一郎中将。

    结果,电报才刚刚发出,就收到了师团部的电报。

    “联队长阁下,师团长命令我们暂时撤出战斗。”

    “纳尼?”

    “我们后方发现土八路重炮。可能是土八路的主力部队到来了。我们要先对付土八路的主力。”

    “纳尼?”

    川口典靖脸色阴晴不定。

    土八路的主力部队居然冒出来了?是李云龙的新一旅吗?

    如果是的话,那又是老对手了。

    当即命令部队撤回。

    还好,损失只有一百多人。

    就是士气有点沮丧。需要重新振作一下。

    然而,他绝对不能告诉士兵真相。不能说是被自己的重炮轰炸的。也不能说是被土八路的重炮轰炸的。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部队都难以接受。

    “鬼子撤退了?”

    “是的。”

    “他们是要做什么?”

    “不清楚。派人上去侦察看看。”

    “我去!”

    丁三自告奋勇。

    他有一点直觉,觉得此事可能和杨岳有关。

    只要找到杨岳,一切的事情,都可迎刃而解。

    “好!”

    “小心!”

    尹东甲答应了。

    丁三于是静悄悄的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