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当演员 > 第二十八章 玉帝震怒
    杨蛟循声而去,只见一微胖道人躺在树上,发髻微斜,敞着怀露出胸口的黑色护心毛,看着很是不拘小节的样子。

    道人眯着眼吟着诗,时不时举起手中酒葫芦抿上一口,态度闲适得很。

    杨蛟面露犹豫,终究是没有开口问路,而是轻手轻脚地从一旁走了过去。

    道人感知到杨蛟的小心谨慎,嘴角不由得一弯。

    “哪里来的小娃娃,这般的不知礼节,见到前辈,也不知上前见礼?”

    杨蛟脚步一顿,踌躇一番,上前微微躬身,道:

    “见过道长。”

    道人微微点头,接着道:

    “小娃娃,你是如何而来,难道不知这儿是贫道道场?”

    杨蛟一滞,谁家道场安在一棵树上啊。

    道人微微翻身,身躯自树上滚落,在空中很是洒脱地一转,稳稳地落在地上。

    “小娃娃,你年纪轻轻,体内法力倒是不算弱,是哪家的弟子?”

    杨蛟张了张嘴,又猛地一顿,随后愣愣巴巴了半天,才道:

    “小子,小子是玉鼎真人座下的弟子。”

    他知道如今自己三兄妹被天庭缉拿,又如何敢说出自己的姓名?

    道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先是点头,又摇着头,道:

    “一身玄门法力倒是真的,但你朝贫道行礼之时,用的可不是玄门礼节。而且你小子,似是不会说谎。”

    杨蛟本是略带憨厚淳朴的性子,有些像自己的父亲,不会说谎。面对道人的追问,也是结结巴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道人见他窘迫,轻笑着摆了摆手,浑然不在意道:

    “罢了,不说便不说吧,就当贫道多嘴。”

    杨蛟闻言,如同大赦,连忙对着道人微微一拜,转头便走。

    道人混不在意,右手一攀,身形一起,便又再次躺到了树上,眯眼小憩。

    约莫又过了半个时辰,杨蛟身形踉跄,再次饶了回来。

    在他见到树上的道人之时,脸色一苦,差点没哭出来。

    又绕回来了。

    杨蛟望着树上的道人,犹豫一会儿,小声道:

    “道长?”

    道人闭着眼躺在树上,声音慵懒地回了一句:

    “嗯?”

    “道长,请问你知道如何走出这片密林吗?”

    “知道啊,怎么了?”

    杨蛟眼中一亮,喜道:

    “那道长能够指点小子吗?”

    道人眼睛一睁,起身坐在树上,笑道:

    “倒也不是不行。”

    杨蛟大喜,当即一拜,道:

    “多谢道长。”

    道人连忙起身一让,身形出现在杨蛟身旁,一把扶住他,摇头道:

    “哎,别急。告诉你如何出去,我又没好处。没好处的事情,我重阳子向来不干。”

    杨蛟闻言,面露坚决之色,道:

    “道长想要什么,只要能够告诉小子如何走出山谷,小子必定竭尽全力。”

    重阳子伸手抓了抓胸口,咂嘴道:

    “不如这样,山野清苦,贫道没什么乐子可看。你逗贫道开心,贫道便告诉你如何出去,如何?”

    杨蛟毫不犹豫地点头道:

    “愿听道长安排。”

    重阳子微微一笑,手中一枚黑色棋子突然出现,随手一抛。

    那枚棋子突然变大,化作一人高的铁甲兵士。

    “不要你做别的,只需击破这铁甲力士,我便告诉你如何离开。”

    杨蛟打量一眼,闷头便朝前冲去。

    铁甲力士眼中黑光一闪,身躯极为灵活地躲开了杨蛟,同时右腿微微一伸。

    杨蛟脚下一绊,一个狗吃屎摔到了地上。

    重阳子摇了摇头,再次回到树上,斜侧这身子看着场中一人一力士的较量。

    这个名为重阳子的道人,自然是姚易变作的小号。

    杨蛟喜动,吃得了习武的苦,却时常耐不住打坐修行。而这个世界,多以法术神通取胜,思来想去,姚易也只要亲自出手教导了。

    不过杨蛟最大的毛病,便是有些莽撞。

    但在这处未有人烟的山谷待了几个月,各种蛇虫猛兽,奇异花木,让一向鲁莽的杨蛟吃遍了苦头。不过如今看来,还是没养成思虑再三之后行事的习惯。

    难得正经教徒弟,可不能教出个莽夫出来。

    -----------------

    西海之畔。

    “你真的要走吗?”敖寸心低着头,站在杨戬面前扭捏道。

    杨戬面露凝重之色,点头道:

    “嗯,寸心,谢谢你。但我……还有事情,已经在这里待太久了,真的不能留在西海。”

    敖寸心嘟着嘴,情绪低落道:

    “父王母后不让我离开西海,所以我不能陪你一起去了。”

    杨戬闻言,望着眼前依依惜别的少女,心中一软,轻声道:

    “没关系,等我学成本事,一定会回来找你玩的。”

    敖寸心点了点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道:

    “对了,你之前和我打听玉鼎真人,你是想去找他吗?”

    杨戬点了点头。

    他也知道自己如今处境危险,和敖寸心相处许久也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只能旁敲侧击地打听一点三界之中的消息。对于自己兄长和三妹,以及先生姚易的消息,他是一点都不知道。

    在他看来,先生姚易为了送他们出来,只怕……

    所以如今的杨戬,只能前去找玉鼎真人。

    “我听父王说起过,元始天尊前些时日,召集三界玄门修士于今年七月初七,前往昆仑山一起闭关修行。你说的玉鼎真人,到时候应该也会来。昆仑山离我西海也不远,你可以去看看。”敖寸心道。

    杨戬点了点头,背上了敖寸心准备的行囊,坚决地踏上了路途。

    少女站在原地,望着杨戬离去的身影,许久没有离去。

    天空之上,瑶姬隐藏于云间,面色说不出的怪异。

    杨蛟那边姚易看着,杨婵被太乙真人救下,唯有杨戬孤身在西海,瑶姬身为母亲,自然放心不下。

    只是她也没想到,本是打着磨砺的想法来了这么一出。这是这还没开始磨砺呢,倒是误打误撞之间,让自己这二儿子另有收获啊。

    一时之间,瑶姬竟然有些哭笑不得。

    -----------------

    “什么?”玉帝猛地朝案桌上一拍,满怀怒意地起身道。

    阎罗恭俯身子,身躯微微颤抖,满是惧意道:

    “陛下,天庭钦犯佚名大闹地府,夺走了记载杨天佑一家的生死簿,是以无法找到杨天佑、瑶姬二人的魂魄。”

    “你是如何做事的,堂堂地府,难道便由那妖孽往来自如?”玉帝抓起手边的奏折,直接摔在了阎罗身前。

    阎罗头压得更低,颤声道:

    “陛下,非是地府看管不严,实在是那妖孽仗着自己长相与度厄真君相似,假冒身份潜入了地府,小王这才没有能够阻止啊。”

    玉帝气得浑身发抖,眼睛瞪起,压抑着满腔的怒意,嘶声道:

    “天蓬、卷帘、十大金乌,点其十万天兵,下界抓拿。着令下界日游神、夜游神,各地土地、山神、城隍、灶王神,四海龙王、并天下水脉河神水神,全力配合,封锁三界。三日之内,朕要这个妖孽伏法!”

    话音一出,天庭之中天象随之而动,顿时阴云滚滚,雷霆游走其上,一副大雨欲来的模样。

    “谨遵玉帝法旨!”

    天蓬、卷帘以及十大金乌齐齐上前,躬身行礼道。

    如此兴师动众,大肆搜捕,已经算是出动天庭麾下全部的势力了。各路人马出动,只谈各种耗费,便足够让天庭伤一波元气了。更别提这么大的动静,会使得人间何等震荡。

    但此时面对暴怒的玉帝,根本没有人敢站出来劝谏。便是王母,此时也只是默然地坐在上首,一言不发。

    这可与捉拿杨家不同,杨家不过是违反天规而已,按律严惩便可。

    但姚易的这个马甲,正面违抗天庭,救下钦犯,闯入地府大闹一通。三界万年以来,还是第一次有如此胆大之人。

    若是此人不捉拿回来,那天庭日后如何统治三界?

    玉帝法旨一下,天庭之中战云笼罩。天鼓敲响,十万天兵天将齐聚南天门处,在天蓬等大将的带领之下,浩浩荡荡地朝下界而去。

    无数收到天庭敕封的山神土地,水神河伯,此时依然发动。日游、夜游神齐齐发动,日夜巡回。城隍麾下阴差,严查各地城池。

    各江各河,各山各地,凡玉帝法旨所到之处,尽数严密封锁。

    瑶池之中,随着群仙离去,玉帝心中怒意稍平。

    王母观望一番,见玉帝神色缓和,这才小心翼翼道:

    “陛下?”

    玉帝微微抬眼,问道:

    “娘娘可是想劝朕?”

    王母连连摇头,道:

    “陛下如今举措,极为得当。似这等目无天庭,扰乱三界的妖孽,若是不用雷霆手段整治,我天庭颜面何存?”

    玉帝微微点头,哼道:

    “那娘娘想说什么?”

    王母微微低头,道:

    “陛下,十大金乌那边,尚有巡天要职,只怕还得留下一人,负责照耀时间,否则人间怕是要大乱。”

    玉帝眉头一舒,点头道:

    “娘娘说的对,是朕疏忽了。这样吧,让小金乌回来,替他九位哥哥代使职责。”

    “陛下圣明!”

    王母说完,眼睛又是一转,接着道:

    “臣妾还有一谏言,或许能够为陛下,将坏事变为好事呢。”

    玉帝眉宇一动,颇有兴趣道: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