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只想安稳求道 > 第四百三十一章 霸道仙庭,杨间,杨戬?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岁月,玄黄界似乎得到了一股磅礴的气运加持,在大罗仙庭之下的大千世界之中,一路突飞猛进,化为一方大域。

    但诡异的是,作为虚神大界大半地域主宰的大罗仙庭,竟未过多干涉。

    但尽管如此,周围的界域,却也不看好玄黄界的发展,仙庭之威,响彻万古都是谦虚之言。

    无论是玄黄界再如何繁荣,天尊大能数十个元会就能出一尊,法则厚度如渔网,灵气浓郁程度更是居下界之首。

    但在一些真正古老的强者看来,这一切不过都是过眼云烟罢了,古往今来九千九百九十九纪元,曾诞生过多少无上大能,诞生过多少称雄纪元的界域。

    但它们都只成为了浩渺历史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而仙庭依旧高高在上屹立众生之上,从未变过。

    但他们没有发现的是,大罗仙庭之中出世的天尊、帝君的数量越发稀少,甚至于有的古老存在的帝君,直接关闭了在仙庭的府邸。

    仙庭之上,有一尊身着黄衣,目光流转之际,有人道长河从其威严的眸子中泛起的帝君,随意垂下那混不在意的眸子,扫视着下界诸天。

    他是黄曦帝君,昔日人族的黄曦大圣,当年抓住了虚神大界前身的虚灵大世界晋升的机会,投入了全身家当,终究在虚神大界的演化之中占据了先机。

    成为在虚神大界建立仙庭的元老之一,在无尽岁月的磨砺之下,终于迈出了那一关,晋升大神通者,不灭灵光寄托在了无上大罗天之上,自此不死不灭,亘古永存。

    “咦?这玄黄界倒是有鲸吸其他界域的气势,不知是哪位道友在里面落下棋子了?”

    他看着气运化作长河的玄黄界,眼眸中也没有任何意外和担忧之色,反而认为是仙庭哪位帝君在下棋。

    他这么认为,倒也不算错,也不会错,在仙庭下辖的界域,仙庭看高在上,就如人间王朝的拥有实权太上皇一样,还是那种近乎永恒存在的太上皇。

    所有的变数,早就在仙庭诸多大佬的安排下,才得以进行,不然若是仙庭不允,基于时间线的变化,防患于未然的跨越时间线的杀戮,只是等闲。

    之所以能存在下来,化为现实一部分,一本来就是仙庭某位大佬一手扶持,借此演化大道的界域,又或者是在仙庭允许下,诞生的界域。

    那些个被仙庭大佬们视为有危害的,不该存世的,自然早早就葬在那无数时间线中的某一个平平无奇的时间之中,永远也无法成为现实。

    所谓仙庭崩,万神灭的大势演化,正是基于此,干涉未来时间变化的举动,又岂能没有任何代价?

    这些岁月下来,整个仙庭积累下的因果之力,足以化为一条纵横京兆里的因果长河。

    若他们是与虚神大界本质相当的混元道祖,自是不在乎这些因果,只会觉得有些麻烦,但是于这些混元之下的帝君而言,却是足以压垮仙庭的重力。

    此时黄曦之所以不在意玄黄界的崛起,未必就不是受到仙庭业力因果的影响。

    当然更多的,还是那股背后有靠山的无畏精神。

    毕竟有天帝在,仙庭生死存亡什么的,你是来搞笑的吗?

    仙庭破灭,那也是那一位的计划,得到了那一位的默许。

    若那位不想仙庭破灭,别说一方源界的因果之力,哪怕是集合混沌虚空因果之力,想要仙庭破灭,也绝不容易。

    既然如此,他还担忧什么?

    与其担心这些,还不如想想,在这一纪元终结之后,如何攫取一小块道果,获得道行上的促进。

    另一边,玄黄界火域,火之法则的气息,尤为青睐这片地域,有人说火域之所以诞生,乃是得益于一尊修炼火行大道的帝君,特意转化,才有如今火域的存在。

    火域的修士盛行修炼火法,大多都是凝练火之大道,在火域之中修炼火行大道,比起其他地方来可谓是想象中的圣地存在。

    甚至不少火域走出来的天尊,也曾在仙庭下界闯荡出赫赫威名,在玄黄界诸多大域之中,也排在前列。

    就在这一日,火域深处,一个名为炎神宗的宗门之内,有时间气息在波动,在虚空之中一闪而过。

    随之变化的是有一道灵魂转生,落在了火神宗三百主峰的天火峰之上。

    天火峰山顶高耸深入云霄,山顶之上有一道赤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散发出一股不灭的意味,这是火域至宝之一的不灭天火。

    而在不灭天火之下,有一间通体由火红材料筑成的一座宫殿,宫殿遭受着不灭天火的炙烧,却没有受到一丝损伤,甚至于那抹红色越发鲜艳,几乎就要喷火一般。

    无人可知的是,这间宫殿的主人,却是在悄然无息之间,被一位神秘的灵魂所取代。

    通红的大殿之中,却是别有洞天,有一方由万古寒魄铸就的闭关室内,有一位黑发面容如刀削般坚毅的少年,正端坐在一个寒魄炼制的蒲团之上,眸子微眯,身上的气息却止不住往四周逸散开来。

    气息拍打在那由万古寒魄化作的闭关室之中,发出阵阵轰鸣之声,旋即一道璀璨的寒光亮起,闭关室的阵法禁制终于还是起了作用,才止住少年气息外泄,对闭关室的进一步破坏。

    良久之后,那外泄的气息,才趋于稳定,那端坐在蒲团上的少年却是猛得一下睁开了双眸,丝丝火红色的神光铺满了整个闭关室之中。

    一道感慨之声,在闭关室之中响起。

    “我是杨戬?还是杨间?或是战神?”

    不可计数的信息洪流在他心间炸裂开来,被他通通吸收掉,却让他变得越发迷惘,因为在他的记忆之中,主要有三段记忆,徘徊在他心间。

    若非那三段记忆,无论那一段记忆之中都是一尊了不得的大能,说不得如今的他,早就陷入迷失自我的疯狂之境了。

    良久之后,他才慢慢琢磨着这三段记忆,才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震撼道:

    “杨间是我过去身,战神是我现在身,杨戬则是我未来身!”

    话语之中虽是猜测,却蕴含着毋庸置疑的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