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三百一十六章
    见到了黄燃,司马孝良微微笑了一下,看到了黄燃手里的鲜花,说道:“黄先生,看起我们都是奔着刚刚离开的谭老太太来的,很遗憾,我们都来晚了一步......”

    听到司马孝良也是和自己一样,为了刚刚去世的谭婆来的。黄燃微微有些意外,不过他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叹了口气之后,看着面前的男人说道:“原来司马先生你也认识谭圭智女士,我们家和谭女士是故交,本来想来送谭女士最后一程的,没有想到还是来晚了......”

    黄燃、司马孝良口中的谭圭智谭老太太是南洋一带有名的问米婆,曾经代地府向人世传达消息五十年。一些达官贵人想要和还没有投胎的先祖们传递消息,都要花大价钱请谭老太太与先祖沟通。

    只是前一阵子地府阎君更替,新的阎君更换了阴阳两界传话人。谭家一时之间门可罗雀,谭圭智不死心也放不下之前的富贵,还想着和这一任阎君打好关系,继续做她的阴阳传话人。便一直私下运动,不料这一下子彻底热闹了现任阎君。直接收回了上任阎君赐予谭圭智的百年阳寿.......

    谭圭智直接油尽灯枯,本来只能等死的她还是不甘心。当下使出来之后一招,借着来归不归的医院治病的档口,想要和这个传说当中的老头子搞好关系,借着他和吴仁荻的势力,说服现任阎君,还给她百年的寿命,以及阴阳两界的传话人.......

    不过归不归比鬼都精,一眼就看穿了谭圭智的心思。他们俩原本就没有什么交情,也没有必要搭这个人情。当下,老家伙根本不给谭婆见面的机会。最后谭圭智住了半个月的医院之后,终于在今晚故去......

    黄燃之前做过一阵子谭圭智的代理人,知道谭婆马上就要走完人生旅途的时候,便带着鲜花想要来送她最后一程。没有想到路上耽搁了一下,到了医院的时候,谭圭智已经亡故。按着她的信仰,死后要将尸体运回家中,停尸七天之后才可以发丧。故此,黄胖子和司马孝良都没有赶上谭圭智最后一面,甚至都没有看到遗体.......”

    黄燃要离开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车前子也在这家医院治疗。想着不能白来一趟,便到这里看望小道士,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司马孝良......

    “黄先生您又忘了,我姓司,叫马孝良。不是司马......”司马孝良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看过了,车前子小兄弟虽然醒了,不过还是不能说话。唉,早知道这样的话,当初我就不应该离开,或许我在那里,他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黄燃看了一眼病床上,被包裹的好像粽子一样的车前子,说道:“当时我昏迷先离开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司先生你知道孙德胜是什么人,这样的事情,他是不会对我说的。如果你知道什么,我们倒是可以聊聊......”

    司马孝良摇了摇头,说道:“现在那里都被部队接管了,整个民调局都在当地善后。我这个司马孝良也不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还想着这几天再去拜会黄先生您,和您打听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出什么事情都和你们俩没关系......”这时候,病房大门再次打开,另外一个人参娃娃小任叁在几个男男女女的陪同之下,蹦蹦跳跳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了一眼司马孝良身后的无涯,小任叁冲着自己的同族做了个鬼脸,说道:“小子,是不是还想再干一架?先说明白了,这里是我们人参的地盘。真干起来给你丫的好果子吃......”

    之前这两个人参娃娃动过两次手,一胜一负看着差不多,实则小任叁还是用了归不归给他的法器,这才打败了无涯。如果凭着真本事,小任叁还不是对面人参娃娃的对手.......

    无涯看了小任叁一眼,并没有搭理自己的同族。随后将目光对准了陪同小任叁进来的几个男女身上,说道:“韩美媛、郭冲、斯蒂芬.杨,河本桥......你们都是归不归老先生的弟子,是不是归老先生担心外人说他以大欺小,这才没有过来?”

    “放你娘的罗圈屁!我们家老不死的还在乎那个?真知道要脸的话,他老早就嗝屁了......”小任叁骂了一句之后,又对着司马孝良说道:“老不死的请我们人参传个话,你安排在医院的人,一个副院长,十一个大夫,还有二十二个护士,刚刚已经卷着铺盖卷滚蛋了。这次让他们走出去,下次你小子再敢派人进来,我们就把他们零碎着扔出去。小子,别以为我们老不死的不敢动你。没有罪名怎么了?天底下没罪名就死了的人还少吗?”

    被小任叁一顿骂,司马孝良也不生气,微微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我们当中有误会......”

    没等司马孝良说完,小任叁已经抢白说道:“误会个蛋!你小子没好心眼儿......是不是想说你没安排人进来?没抓到你手脖子,你小子就不承认是吧?”

    “不是,我就是说有误会......”司马孝良微微一笑,说道:“是十三名医生,和二十七名护士。人数对不上,我说的是这个意思......”

    说罢,冲着有点发愣的小任叁笑了一下,最后说道:“那我们就先离开了,请带我向归不归老先生问好......”

    说完,司马孝良带着黄海和人参娃娃无涯,转身离开了病房。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最后回头看了正在斜着眼睛看自己的车前子一眼,笑着说道:“刚才的话没有说完,还有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