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史上最强妖王 > 第509章 洪荒以肘膝跪地爬行的伯邑考(求订阅支持。)
    第509章 洪荒以肘膝跪地爬行的伯邑考(求订阅支持。)

    孙岳却知道。

    如果元始天尊没有算计姜子牙的话,又为何要给姜子牙安排七死三劫?

    而且还刚好巧合的,人本有三魂七魄,其便给姜子牙安排个七死三劫,虽然眼下人类的三魂七魄都已是很淡,但也依旧是有魂魄的。

    且如果姜子牙不是关键,为何偏要姜子牙封神?难道南极仙翁不能封神吗?难道阐教下十二金仙道德弟子都不能封神吗?

    显然一点,姜子牙从来都不是代劳其元始天尊封神,真正却是只有姜子牙才能够封神。

    而所谓的七死三劫,却正是为了夺姜子牙的封神之命。

    但同时也是让孙岳忍不住疑惑的一点,如果自己不插手的话,那元始天尊岂不就可以成功夺姜子牙的封神之命?但最后记载却又是姜子牙封神的。

    那么,原本到底是谁‘救了’姜子牙?而让那元始天尊没有能成功夺姜子牙的封神之命?或者是冥冥中算计也有失误?

    明显既然是算计,便总会有失误,或许即使自己不插手,那元始天尊也依旧夺不了姜子牙的封神之命,最后还是只有姜子牙能封神!

    而姜子牙封神,明显也是比较公允的。

    但同时也是只有孙岳知道的古怪一点,同样女娲还没有意识到的一点。

    即如果最后纣王真被封神为天喜星的话,那么曾用肘膝跪地爬行到纣王脚下的曾经伯邑考,眼下即将用肘膝爬行到纣王脚下的伯邑考,未来却成了北极紫薇大帝。

    那将来北极紫薇大帝,面对曾用肘膝爬行到脚下的大商君主纣王,又会是何等感受?

    同样如果未来被五龙山文殊广法天尊埋伏所杀的九龙岛王魔,被云中子、燃灯道人埋伏活活炼杀的闻仲,被广成子埋伏所杀的火灵圣母;

    以及被元始天尊亲手所杀的琼霄、碧霄,被西昆仑陆压用钉头七箭书阴死的赵公明,被燃灯道人偷袭所杀的金灵圣母。

    如果都封神天庭神位的话,曾经一人敌整个阐教,更将燃灯道人追杀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赵公明,面对将自己阴死的西昆仑陆压乌巢禅师,那赵公明还能无动于衷?

    那被燃灯道人偷袭而死的金灵圣母,如果也被封了神的话,面对曾偷袭杀了自己的燃灯古佛,闻仲面对埋伏炼杀自己的云中子、燃灯古佛,石矶娘娘面对阴死自己的太乙真人。

    话说,未来这阐截两教,当真能因为封神榜一道封神,就都能一笑泯恩仇?只怕绝不可能才对吧!

    于是不动神色下,孙岳也突然有些看不透了,但同时则又与女娲静静的看着一场封神大劫,就决定不插手了!同时再救下所有身死的截教弟子,当然个别人除外。

    而姜子牙下山。

    紧接就是西岐伯邑考朝歌进贡。

    于是眼睁睁看着伯邑考朝歌进贡,女娲还是有些不敢置信,虽然说自己圣人身份更尊贵高高在上,但那伯邑考却也是‘尊贵’的紫薇之命,会用肘膝跪地爬行到大商君主面前?

    朝歌午门外。

    只见一年轻公子哥跪地,正跪在大商王叔比干的面前。

    显然两人转世后,都已是不记得自己的前身。

    比干也不由淡淡问道:“阶下跪者何人?”

    伯邑考立刻恭敬回答道:“吾乃犯臣姬昌子伯邑考。”

    比干闻听,神色一动,赶忙以手相扶,亲切道:“贤公子请起!”

    直接便称呼贤公子,而明显眼下神话中的比干,却也是跟后世地球记载的一样,从来都不是西周所封的什么‘亘古忠臣’,反而是大商反侄子帝辛联盟的首领。

    而大商反帝辛联盟,便正是以比干为首的王弟微子、箕子,以及大商君主王兄的微子启、微子衍二人,共五人形成一个反帝辛联盟。

    紧接远远一处。

    女娲也忍不住轻声道:“那伯邑考,当真会用肘膝跪地爬行到那帝辛面前?若是如此的话,最后那帝辛若被封为天喜星,其则为北极紫薇大帝,在天见了岂不是‘尴尬’。”

    终于女娲也发现了奇怪的一点。

    虽然眼下发生未发生的,明显都跟后世地球记载一样,但同时最后的封神,显然却又有些不符合逻辑!

    即如果那赵公明被封为天庭财神的话,面对曾经以钉头七箭书阴死自己的西昆仑陆压乌巢禅师,会眼睁睁看着那乌巢禅师好过?

    最后的封神记载,明显并不符合逻辑!那被燃灯道人偷袭打到脑浆迸流的金灵圣母,话说封神后面对那燃灯古佛,会无动于衷?

    只见远远朝歌午门外。

    顿时比干也不由关切问道:“公子为何事至此?”

    伯邑考立刻再恭敬答道:“父亲得罪于大王,蒙丞相保护,得全性命,此恩天高地厚,愚父子兄弟铭刻难忘!

    只因七载光阴,父亲久羁羑里,人子何以得安。想大王必思念循良,岂肯甘为鱼肉。邑考与散宜生议,将祖遗镇国异宝,进纳王廷,代父赎罪。

    万望丞相开天地仁慈之心,怜姬昌久羁羑里之苦,倘蒙赐骸骨,得归故土,真恩如太山,德如渊海。西岐万姓,无不感念丞相之大恩。”

    比干脸色好奇:“公子纳贡,乃是何宝?”

    伯邑考立刻恭敬再道:“自是始祖父亶所遗七香车,醒酒毡,白面猿猴,美女十名,代父赎罪。

    七香车,乃轩辕黄帝破蚩尤于北海,遗下此车,若人坐上面,不用推引,欲东则东,欲西则西──乃世传之宝。

    醒酒毡,倘人醉酩酊,卧此毡上,不消时刻即醒。

    白面猿猴,虽是畜类,但却善知三千小曲,八百大曲,能讴筵前之歌,善为掌上之舞,真如呖呖莺篁,翩翩弱柳。”

    ……

    瞬间远处女娲也再忍不住道:“那西岐祖传之宝,竟都是如此昏君淫乐之宝,足以说明西岐历代君候,都是沉湎酒色之人,如此却是可惜妲己与那帝辛。”

    孙岳也赶忙道:“最后自不会让那妲己身死,且让她夫妻两人有情人终成眷属吧。我倒也想看看最后一幕,那帝辛当真能在天地瞩目下自焚而死?”

    而话音落下的同时。

    只见朝歌午门外。

    比干也正向着伯邑考点头道:“此(祖传之)宝虽妙,但今大王失德,又以游戏之物进贡,正是助桀为虐,荧惑圣聪,反加朝廷之乱。无奈公子为父羁囚,行其仁孝,一点真心,此本我替公子转达天听,不负公子来意。”

    紧接大商王宫。

    只见伯邑考在比干带领下,竟然还真是跪地以肘膝而行。

    ?  ?第二更,谢谢支持的书友。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