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成为了道医之后 > 三百 可解相思苦
    幻姑跑去捡龙蛋去了,李郸道则是去看看茱萸和菖蒲的情况。

    发现二人连着骨架都缩水了一圈,精气虽然缺失,可是容貌反而滋润了起来。

    “这是连着先天之气都被采补了啊!”李郸道感叹道:“这龙母的吸力该有多大啊!”

    本要叫醒两个,但睡得死沉,又一脸疲劳之态:“不要吵我,没看到我刚刚累完吗?”

    李郸道只好把补药留下,免得两个人到时候骨质疏松,腰酸背痛,肾水枯竭。

    又拿银针给扎了几针,叫他们十天半个月不能够硬起来,以免再次自**气,或者被龙母看上,翻云覆雨,到时候还不把整个人都吸干成一具干尸?

    等着幻姑回来:“哈哈哈,你晓得那龙母把蛋下到了哪吗?”

    “下到哪里去了?”

    “龙能大能小,她竟然找了个鹅窝,下了三枚蛋,这蛋比鹅蛋大了三四圈,她也不管,扬长而去了。”

    “下蛋这么快?”李郸道直接问道?

    “龙自蛋先在体内孕育,再受精怀孕,再找地方下蛋。”

    “这跟蛇类,鳄鱼,乃至母鸡,母鹅都是差不多的,哪怕未与人交,那也会下蛋的。”

    “只是未受精的蛋孵化不出东西,或者后天受外感之精,变成其他怪兽也是有的。”

    “那茱萸和菖蒲两个人,怎么还生了三个蛋?”李郸道疑惑问道。

    幻姑解释道“还一个蛋应该是之前跟别人一翻云雨之后,就已经产生的,毕竟他们一个人的精气,不太可能够两枚龙蛋受孕。”

    李郸道看着那三枚蛋:“那到底会孵出个什么东西来?”

    “那要看是谁孵化的,如果是人孵化的,大概率还是长出个人来,如果是龙孵化,应该就是龙头人身的样子,如果是其他畜牲孵化出来,则也会感染其气性,变成三不像的怪物来。”

    “那就教给菖蒲,茱萸两个孵化吧。”李郸道坏笑:“毕竟是他们的孩子。”

    又问道:“要孵化多久?”

    “十月怀胎,大概是要孵化十个月的。”

    李郸道想想:“这么久?”

    “毕竟是龙生的蛋,如果十月生不下来,那么一年,两年,也是可能的。”

    李郸道点点头:“那他们也就孵化那两枚,还有一枚蛋给谁孵化呢?”

    “董俊啊!”幻姑直接出主意,又想想:“其实你家那火力旺的小公鸡挺适合孵蛋的。”

    “哈哈,只怕它会啄开蛋来,直接吃了。”李郸道深知道叫花鸡什么德性。

    见天色将亮,也不多说,直接归窍。

    归窍之后又是早课修行,搬运周天,壮大真炁,藏精储神。

    藏精储神之后,又习武练拳脚,带着全家人一起练早上养生吐纳,打打慢拳的功夫。

    等着时间差不多,就去了药铺。

    发现秦一萍今日又没有很早起床开门。

    “这不行啊!这么快就跟刘伯钦同居上了,一个耽误习武练功,一个耽误事业啊!”

    等着刘伯钦从对面过来,李郸道便道:“你原先几代都是猎户,想必功夫不差吧。”

    刘伯钦嘿嘿道:“我爹爹,我爷爷,都猎过老虎,猎过熊,我是还差了点,只猎过狼。”

    “那也很厉害了,想来武艺不错。”

    “还好,主要是射箭的功夫比较好。”

    “射箭需要过人的臂力,腰马合一,神随箭动,必能百步穿杨,你如今手稳不稳?”

    “自然是稳的,怎么可能不稳。”

    刘伯钦直接骄傲道:“我自五岁就双手吊沙包,手背上放碗,碗里有水,要练到沙包不晃,碗里水没有波,那才能开始射箭哩!”

    李郸道点头:“如此确实不错,正月十五之后,还需要你这样的猎人跟着上一趟山。”

    “如今我看你跟秦姐姐你侬我侬,倒也不是说不同意,反对你们俩在一起。”

    “就是说,节制一些,早上接着起来练功,不要天天都弄得那么晚。”

    李郸道一说,刘伯钦就红了脸:“不是东家你想的那样,我只是这几天在秦姑娘家里帮忙炮制药材,这才睡晚了一些。”

    “秦姑娘家一个人,平日对药材需求又大,请药工又贵,我就帮帮忙!可没有坏人家清白!”

    说着没坏人清白之时,李郸道就笑了:“哈哈!”再看对面医馆秦一萍幽怨的眼神。

    想不到刘伯钦还真是柳下惠啊,难道是不行?不是真君子?

    “东家,你笑啥?”

    “我没笑啥。”

    “你明明就有在笑我。”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刘伯钦复转埋怨。

    李郸道叫他去粥铺吃顿早饭再回来,要考验考验,刘伯钦倒底学会了炮制什么药材。

    打发了刘伯钦,李郸道就去了对面:“秦姐姐,你还没把这木头疙瘩拿下啊!”

    “拿你个头!”秦一萍咬牙切齿:“你个小流氓!”

    “要不要外药帮助啊?”

    “我自己就会施展情蛊之术,你莫要忘了,我可是行走江湖木棉花。”

    秦一萍哼哼道:“要外药,我找水仙花,宇文宛永师兄那里不知道要多少有多少。”

    宇文宛永就是那个开青楼的男子了,之前还跟着田巫打起来了。

    李郸道揣摩心思道:“那看来秦姐姐是想正常恋爱,得人又得心了。”

    虽然李郸道前世没有恋爱经验,但不影响李郸道道听途说许多恋爱圣经,此时说起来头头是道。

    “所谓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李郸道认真道:“秦姐姐大胆示爱,他这种木头疙瘩,来暗示那一套是行不通的。”

    “脸皮厚一点,心思细一点,装作小女人一点,不要那么强势。”

    秦一萍红着脸,但没有反驳,反而若有所思。

    “再没事弄点小点心,酸梅汤,时机到了,就给他拿下,跟他缠上,紫藤萝缠上笨榆木,给他来个以柔克刚……这样他的人,他的心就不都是你的了吗?”

    “而且肯定还会对你死心踏地,一心一意,到时候再风光进门,主持他的家事,过一两年,生了个娃娃,那就直接叫他高兴得不得了。”

    李郸道越说,秦一萍就越羞,眼神中却有意动之色。

    李郸道看火候到了,又指指那边:“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最近有个寡妇也看上他了,还专门找人问他情况呢!”

    “人家寡妇比你需要这么一个劳动力,本来我要把他介绍给那个寡妇,但是姐姐你跟我关系好,又是邻居,所以就没有给人家介绍。”

    秦一萍白了一眼里郸道:“你这些花言巧语的套路,哪里学来的?专学坏,不学好,只怕往后姑娘们也是要被你祸害得不轻,不如我趁早,结果了你这个孽障。”

    “我是练童子功的,除六欲,破三毒,算不得淫人,对风流艳事,也不感兴趣,是正直的人。”李郸道挺起小胸脯,骄傲得回到了自己家的药铺。

    临走不忘膈应一下:“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苦疾。”秦姐姐如果想要解苦,不防试试。

    到了药铺,又来了许多病人。今日来的还是小儿发热,大人风寒的多。

    想必是昨夜痘神娘娘完成业绩去了。

    不过看样子,的确是按照李郸道说的,种的是阉割版本的痘种,只发热不发痘,哪怕不来药铺,过些日子自己就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