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开局见到孙悟空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有人抢摘桃子
    陈季平安排好家里,正要准备下界去,却有意想不到的人来访,这人正是被他斩了肉身的玄都大法师。

    双方没有半点交情,反而有仇,对方的举动正应了那句话“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尊驾若是来报仇的,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可以再打一场!”

    “打架就不必了,某特意前来是告诉你,下界朱重八,乃是我之分神,而今咱们算是扯平了!”

    “朱重八?”陈季平不由一惊,随即掐算了起来,片刻后脸色变得阴沉。

    这个原本应该在一百多年后出现的人物,却提前出现了,这无疑属于一个巨大的变数,也不符合他对下界的布局。

    对方此举有何意义,难道只是为了报复?

    “没错,陈道友兴资本主义,其功业堪称开百世之先河,不弱秦皇汉武,某不得不佩服你的手段,截夺这份气运,也是为了了结之前的因果,陈道友应该不会觉得亏吧?”

    “你是为了气运?”

    “圣人之位,某不会轻易放弃!”玄都摆明车马的说道。

    “如果是因为气运,你提前说一声就是,可惜了,时机不到而提前上位,事情必有反复啊!”

    “难道你自己不在意?”

    陈季平忽然一笑,“原来那个位置是为别人准备的,你占了别人的位置,却是欠了一份大因果!”

    玄都愣住了,随即拿出一个八卦盘,盘上符文闪动,片刻后,他露出苦涩之意,“那个位置是给真武大帝的?”

    “没错,真武为此界立下莫大功勋,获取这份气运乃是天命所归,你逆天而行,好好想想该如何偿还这份因果吧!”

    ……

    紫霄宫,道德天尊不由一拍地面,“痴儿啊,怎地如此心急!”

    准提却是嘿嘿一笑,“没转世前,你这个弟子心性尚可,转世之后却是如此不堪,我看圣位怕是没他的份了!”

    “哼,你莫要幸灾乐祸,不过忘了,那只猴子也被人算计了,他好歹也算你的门下!”

    “孙悟空出去,未尝不是件好事,我倒是越来越看好陈三郎了,他在下界所布之局,真是下了好大一盘棋,竟是连我都没看出来!”

    “天地变数,岂是你能揣度的?好歹,咱们这次也算在同一条战线上,接下来你如何看?”

    “昊天与你那位三师弟联手,不过是为了圣位,通天所图为何,你我都很清楚,两人的目的并不一致;倒是元始态度暧昧,至今没有出手,不知所为何来?”

    道德天尊摇摇头,“如今他在局外,恐怕是想坐收渔利!”

    “这个利就怕不易得吧?说到底还是天道的意志!”

    “是啊,事关盘古界的大势,道祖岂能让人胡乱为之,希望他能想清楚这一点!”

    “对了,那个太白是怎么回事?要不要给陈三郎提个醒?”

    “不用,陈三郎想必已经察觉,可惜了度厄三世的积累…”道德天尊露出怅惘的表情!

    ……

    玄都大法师从自在仙王府离开了,除了带走一些典籍和一个不好的消息,其它什么也没得到。

    陈季平先去了北玄界,参加完杨戬的喜宴才回到人间。

    见到三个化身,知道他们在朱重八上位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不由苦笑,“你们操之过急了,传统势力庞大,儒家也尚未没落,生产力更没有提升到足够的程度,你们看吧,事情必有反复!”

    “那该如何是好?”赵德芳问道,他的寿元不多,所以才急于求成,那两位不过是辅助。

    “其实也没什么,如今整体来说,大势已成,有人愿意‘开历史的倒车’只会碰的头破血流,只要事情没有威胁到民族生存的根本,咱们只需敲敲边鼓就行!”

    “本主何时远游?”李三郎问道。

    “短则三五十年,长则百余年!”

    “既如此,就不用我们操心了!”

    “你们也不能闲着,张三丰既无缘皇位,就度他重归仙道,也算结点善缘,至于李修缘…”陈季平想了想,“他的千年情结未了,又与我曾有因果,一切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说起这两位,他又想起一位故人,也许再过几十年又要转世了,远游前见见对方也不错。

    接下来,他对三个化身进行了一番安排,傻根以武入道,又将永恒道法融入武道之中,最适合作为未来华夏的守护者,所以才让他留守安北城。

    夷州地理位置重要,不容有失,不过赵德芳已经活不了几年,只能让李三郎接替。

    安排妥当后,他又回了两界山。

    等末法来临,山神化身的实力将会受到极大消弱,留在这里也起不到多少作用,所以,他直接将化身,连带着两界山主峰一起收入了介子空间,将来或许可以培育成一方小千世界。

    仙脉收走,山神离去,为了不让此地的百姓受到太大影响,他留下了聚灵阵法,并且任命陈家分支的一名人仙境的老人代理山神之职,并赐下一枚万寿百果丹,以增加其寿元。

    两界山不会废弃,这是他的家乡,是他的成长之地,但是以后回来的次数会越来越少,心里不免有些伤感。

    逗留年余,先去了一趟东胜神洲,那里再次陷入了战争,不过这是文明进步必须要走的过程,他没有干预,只是带走了无相天魔化身;

    然后又去了北俱芦洲,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这里已经重新焕发了生机,不过也出现了许多问题,太阳神教一家独大造成的恶果还是出现了,另外,拜天神教死灰复燃,吸血鬼也复又出现。

    这次,他却没有再出手,适当的竞争,适当的忧患,才能让世界充满活力,不至于成为一滩死水!

    大力神化身和海神化身,也被他收了去。

    随后,他又去海眼,将那处封禁之地加固。

    等做完这一切,返回东土,路过北俱芦洲,发现乱象丛生,处处战火,不过这并不是什么浩劫,而是因为神归仙隐,佛道撤离形成了“势力真空”,那些牛鬼蛇神趁机出来兴风作浪而已。

    回到大明,隐居二十几年,目睹了大明帝国分崩离析的过程,说到底资本主义还是太稚嫩了,华夏民族受到封建帝制影响一千五百年,被儒家思想统治了一千年,哪里是说变就能变的,至少需要一个漫长的接受过程,纵然朱重八励精图治,也难抵挡旧势力的反扑,最后形成了南对对立,东西割裂的格局。

    陈季平并没有认真推衍局势,他要看看,到底会是谁横空出世,挽回眼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