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唐捉妖司 > 第二百二十二章:国之将倾
    老徐担忧地看向周泽,刚刚周泽的话,他听得真切,有些不知道周泽要怎么做。

    不过周泽似乎蛮有信心的,担忧少了几分,周泽只是叮嘱几句,二人带人离开,当然不只是去开元观,之前去过的几个道观都要走一趟。

    毕竟琪宝夺魂刀这样的东西,让他们如此悄无声息地带走,白费了之前的布置,这可不是周泽能接受的。

    二人离开,小白将崔毅叫进来,当着宁王的面,周泽没什么遮掩。

    “我需要让捉妖司的张志雄知晓开元观的事,当然还有刚才分析的那些京城异动,比如张天师被排挤,开元观有什么光芒闪现,怎样说你自己想,让他们的人抓紧去追贺真人就好。”

    崔毅一脸的兴奋,这些活儿对他来说简直信手捏来,毕竟不用出力气,分分钟的事儿。

    “公子稍后,我这就去,不过此时的散播不会非常精准,可能荆州城的人都会知晓,这个是否需要控制一下?”

    周泽看向宁王,这事儿还是需要宁王来定。

    “无需多虑,他们不是认同天机吗?那就将他们所认同的天机泄露出去,比如在道士口中本王早该死,南境也成为西周,南境生灵涂炭,这些道士就想着某人能顺利接任大唐储君之位......”

    周泽笑了,这招够阴损的,不过也算是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还是殿下想得周全,我竟然没想到这一点。”

    宁王笑了。

    “你会想得不周全,恐怕是故意留给本王的。”

    周泽也笑了起来,朝着崔毅摆摆手。

    “行了去吧,知晓什么信息传递给谁就行,任凭他是圣人面前的红人高人也不能抵挡民意,没了殿下的南境,还能称其为南境?

    大唐没了南境,没了白沙江的天堑阻隔,那西周岂不是更要猖狂,那时候也不会这样雨季过后就停歇下来,而是会直捣京城,我大唐国之将倾。”

    宁王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周泽,崔毅更是盯着周泽,躬身退出去,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

    荆州城内,张志雄的院落北侧门前。

    两个男子挑着扁担,从北侧墙边走过,天上轰隆隆的雷声由远及近,硕大的雨点儿毫无征兆地落下。

    片刻功夫,地上已经被打湿。

    门口守卫的几个人,看了二人一眼,二人尴尬地笑笑,脸上带着讨好的神色。

    还好侍卫没说话,两个小厮靠在北墙边一处凸起的屋檐下,用衣衫挡着箩筐里面的东西,声音不大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

    “这鬼天气,怎么突然下雨了?”

    “大好的日头,这天象不正常,你没听街上的人说,那城外的开元观人满为患,对街邹家的婆子去了,回来鞋子都踩丢了。”

    那个小厮似乎特别震惊,吸着气问道:

    “什么日子,道观里面竟然有这样多的人?”

    另一个故作神秘,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跟你说,不过可别出去瞎说啊,听说那开元观来了大能,叫什么真人,他们说此人是踩着祥云落入开元观的,当时整个道观的上空,都飘着异常的花香,跟仙人一样。”

    “真逗,又是仙人又是真人的,来南境作甚?这里又没有妖魔,就靠咱们王爷撑着,在京城当他的仙人真人不好?”

    “你不知道,听说这个真人是皇帝身边的人,跟皇后母家有恩,这关系还要说啥,至少不是向着我们王爷的。

    我还听说,这些老道都放出来话了,说是要找什么东西,还说是捉妖的一个什么地方失窃了,里面数百年的兵器都丢失,总不能让那些捉妖的亲自来找,他就被派出来寻找。”

    另一个人似乎对这些不感冒,只是敷衍地答道:

    “那就找呗,搞得如此兴师动众,这到底是何意?”

    “呵呵,何意?一个什么真人,来了南境都不拜见宁王,自己搞得跟神仙下凡似得,这难道不是故意为之,找东西还让所有人传的沸沸扬扬,不就是想要让那什么捉妖的丢人?

    不过,我跟你说,我有一个侄子在开元观当外门弟子,刚去几个月而已,他回来说过,听说那个什么真人,好像查看天机了......”

    说到这里,那人一脸谨慎,小心地左右看看,大雨滂沱这会儿已经稍微小了一点,对面那人急了。

    “你倒是说啊,啥天机?”

    那人摇摇头。

    “按他所说,你都难以置信,天机里面说,这南境早已是西周天下,大唐撤回横断山脉,什么宁王、镇南军、南境百姓,还有那些捉妖的,全都死了。”

    “死了?”

    “死了。”

    “我们没死不是好事儿吗?这就是他道行不深,推测不准,不过那这个真人来干啥,就是看看我们为啥没死?”

    一声悠长的叹息,消息灵通这人,靠在墙上。

    “说了很多,不过你我平头百姓,活着就好,算了雨也停了,赶紧走,不然这些货都废了,那就没地方哭了。”

    二人又叨叨了两句,纷纷背着担子离去。

    北墙紧挨着的房间内,一个满脸胡须的人张开深陷的双眼,眉头紧蹙不断回想这二人所说的话。

    越想似乎越感觉不对味儿,忽的一下坐起身,从床榻上站起来,朝着门外吼道:

    “来人!”

    一个身着绿色甲胄的男子快步进入房内,走到此人身边,单膝跪地。

    “都尉有何吩咐?”

    张志雄抬起赤红的双眼,盯着面前之人。

    “京城可有消息传来?”

    那人赶紧摇头。

    “京城没有任何消息,也暂时没有密令。”

    张志雄眯起眼,目光朝北侧瞥了一眼。

    “今日荆州可有异动?是否有什么人来了荆州?”

    那人顿了顿,脸上显得有些纠结,不知道是否该说,正在这是,张志雄一伸手,虚空中这么一抓那人已经落在张志雄手中。

    “别跟我支支吾吾,到底发生了什么?尤其是开元观,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师傅那里没来消息,难道还没人给我私下来消息?”

    那人咳了两声,都不敢喘大气,从怀中掏出一封信。

    张志雄这才接过来,仔细看了看,脸上神色更加凝重。

    京城的事儿远水不解近渴,尤其师傅那里,举步维艰,他非常清楚,但是这些人来了南境到底干嘛?

    想到那二人的对话,张志雄一摆手。

    “起来说话,这里面信息不多,也并未仔细说,什么窥探天机?那贺真人,真的看到什么?”

    地上那人站起来,脸上带着担忧。

    “回都尉,今日开元观有异象,此刻更是风雨交加,据说是贺真人到了,似乎是在半月前针对南境卜了一挂。

    此刻南境,宁王已死,镇南军覆没,我们捉妖司的人,也全部赴死,大唐退守制横断山以北,当今圣人薨逝,太子继承大统。”

    张志雄微微张着嘴巴,如此多的消息让他有些应接不暇,一下子站起来,将那人也拎了起来。

    “消息准确?”

    “我们的人传回来的消息,准确无误。”

    张志雄顿了顿。

    “等等,他们刚才说,捉妖司丢了东西,可知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让贺真人亲自来?”

    “两月前,捉妖司地宫被盗,里面历任捉妖师的兵器,被盗取了多件,张天师感知到异动在南境,可当今圣人让贺真人来处置,今日就是在开元观发现了一丝异样,仿佛是兵器被催动。”

    张志雄啊的一声吼,脸上都是怒容。

    “蠢货,为何现在才报?召集人手,即刻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