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急救医生佣兵路 > 第五百一十二章 祸从天降之绑匪
    “哇,英雄,以后我就是你的粉丝了,你摸棕熊头的那个瞬间实在太酷了!”伊万卡首先抓住陆飞胳膊,整个人都贴了上来,一脸的崇拜。

    “去去去,这是我早就预定的未来男友,杰克,让我们立刻开始这段感情吧。”麦克斯肥厚的屁股一撅,把伊万卡给拱了出去。

    “好了,麦克斯,别胡闹,他是我闺蜜的哥哥,你们都别抢!”金也开始起哄。

    男同学们这下也不嘚瑟了,霍夫曼更是彻底服了。

    “杰克同学,初识你时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没想到深藏不露,是个高手啊。”维罗妮卡幽幽的来了一句怪话。

    “呵呵,你们都搞错了,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家牧场里也有一只棕熊,从小我就和它一起长大,和它厮混的时间长了自然知道熊的性子,再加上我身上有棕熊熟悉的味道,更容易取得它们的信任。你们可以当我是棕熊饲养员,这样想就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倒是,艾娃说你从小在太浩湖边的牧场长大,原来牧场的生活这么有意思,还有棕熊当宠物啊,你以后带我去见识一下你的宠物,它叫什么名字。”金笑道。

    “灰球,贪吃的不得了,牧场里的人经常喂它,胖的很,都不肯冬眠了。”陆飞立刻打蛇随棍上,岔开了话题。

    “都睡吧,要不明天没精神下山了,我来守夜吧。”

    “我来陪你一起看星星吧,你没有女朋友吧。”麦克斯大胆的抓住陆飞胳膊道。

    “得了吧,都零度的天气了,想在森林里流鼻涕玩?我有女朋友,对不起,野猪已经把别人家的菜给拱了。”

    “行了,既然没事,都快睡吧,养好精神。”托米自觉有点丢人,板着脸吩咐众人。

    英格丽有点看不惯托米的嘴脸,刚想出口怼他,身边的保罗看出她的意图,拉拉她的袖子,示意不要多事了。

    英格丽想到自己的身份,这才抿紧了嘴钻进了睡袋,十几分钟后,热闹的树屋里安静了下来,传来了男男女女的呼噜声。

    陆飞在地上铺了层防潮垫,边上放着短砍刀,坐在树屋前的树下想着自己的心事。

    做PMC军医不知不觉都快一年了,忙忙碌碌东奔西走好似没个尽头,自己是不是要考虑退休的问题?不过,如果不做点事就这么混吃等死,多没意思,何况这该死的系统不知何时又要出幺蛾子。

    “咳咳,我听的见,我看宿主是皮痒痒了,有点矫情了哦。我会安排一个任务的,你喜欢太平洋上日本鬼子的洞穴,还是鹰党的战壕?”

    “大哥!我错了,我认怂,把我当团气体放了吧。”陆飞僵在当场,这才知道祸从口出,不对,就是想想也有错。

    “态度不错,过几天再找你,嘿嘿嘿。”系统嘿嘿一笑,便没了声响。

    陆飞吐出一口浊气,把心放回了肚子,太吓人了。

    系统任务越来越难,莫斯科副本就差点要了老命,还是缓缓吧。

    这次保护任务看来快结束了,再玩个两天野营爬山什么的,就回家去了,话说橄榄球挺好玩啊,要不再客串一场?

    正在胡思乱想中,化名为英格丽的黛比套着羽绒服走了出来。

    她开着手电,照了下陆飞,眼神示意他们到边上去说话。两人走出数十米,离开了树屋的视线范围,应该没人听的见。

    “亲爱的杰克,你暴露了,维罗妮卡现在很怀疑你。”

    “不会吧,我是华裔,是警察的概率本来就小,再说也没有真正出过手,应该不会惹人注意,你叫我出来干什么?不怕暴露啊。”

    “我也头疼的很,飞到加拿大来武器也没带,怕过安检暴露,一旦有事真是不知道能做点什么。”黛比皱眉发愁。

    “你是不是想多了,加拿大也有不错的警察,又不是非洲和南美某些治安很乱的国家。一旦有事就报警嘛。”

    “但愿如此吧,万一,我说万一遇到紧急情况,你不用管我和金,当然更不要管其他那些同学,自己先跑出去报警。”黛比一本正经道。

    “知道了,尽量吧,你跑不掉,我也未必跑的出去。”陆飞耸耸肩。

    “少谦虚了,我上周六看过你比赛,跑的比兔子还快,一旦有事你就先跑。”

    陆飞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开玩笑,有事就跑我不要面子啊,还是不是金牌佣兵军医了,看来黛比有被迫害狂想症。

    第二天一早,陆飞给同学们煮了一锅米饭,配了点下饭的榨菜和酱菜,他的空间戒指里这些东西常年的都备着,冰天雪地的俄罗斯可把他吓出了食物恐惧症。

    年轻的少男少女们经过一夜的好睡,早上又吃的舒爽,精神头都好了起来。9点不到,一行人就出发下山,今天的要翻过两座小山徒步十公里山路。

    昨天接他们的中巴会在山脚下等他们。

    一路上精力充沛的同学们倒也没再出什么幺蛾子,将将中午就下到了山脚下,到了一条简易的山路上。

    维罗妮卡事先已用卫星电话通知了接车的司机,让大家在路边等一会儿。同学们此时又累又饿,站了一会儿,纷纷找出防潮垫坐在了路边草地上。

    维罗妮卡站在道路中央不停的向北方眺望,焦急之情溢于言表。

    陆飞觉得有点奇怪,她为何如此焦急,等车的时间基本都是能确定的,荒山野岭难不成还堵车?再说,等了也没几分钟。

    不待他上前问询,远处开来了一辆中巴和一辆大巴车。维罗妮卡立即挥手致意,两辆巴士车很快就横在了他们面前。

    “哐嘁、哐嘁、哐嘁、哐嘁”,两辆巴士四扇门同时打开。

    突然间四扇门里涌出大批蒙面持枪歹徒,全副武装,杀气腾腾!

    陆飞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正待起身往山上跑,看看周围尽在咫尺的步枪枪口,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自己连凯夫拉防弹衣都没穿,这么近距离被步枪子弹打中,有防弹衬衣也是白给。

    他立即装起了害怕,和其他同学一样抱头求饶。

    “救命啊,不要开枪,我给你们钱。”陆飞大声的哭喊着。

    身边的男女同学也害怕的要死,不断的有人求饶喊叫。

    这时车上下来了个高大魁梧的蒙面人,大喊了一声:“蹲下,抱头,你们被绑架了,不许哭喊,否则当场打死!只要你们配合,收到赎金后会放了你们。

    谁要呈英雄,就不要怪子弹无情了,这不是过家家,孩子们。”

    同学们此时都蹲在了地上,双手抱在脑后,唯有维罗妮卡站在原地好好的。

    高大的蒙面人朝她招了招手,维罗妮卡居然笑嘻嘻的走了过去,他一把搂过她的腰,就是一个法式舌吻。

    两人许久才分开。

    “辛苦你了,亲爱的,都两周没见了,想死我了。”

    “你是想我还是想我给你带来的肥羊啊。”维罗妮卡一改平时的端庄,眉目间突然多了一丝匪气。

    “都想,一切顺利吧,没留下什么线索吧。”

    “没有,这群笨学生好骗的很。”

    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激起了托米的血气之勇。他站起来大声道:“原来你故意接近我,组织这次自由行,就是要骗同学们上钩,枉我还以为你真心喜欢我!”

    维罗妮卡转身看了眼托米,忽然拔出高大蒙面男子身侧的手枪,对着托米的大腿就是一枪!

    “呯”的一声枪响,托米的大腿上冒出了血花。

    “啊,救命!别开枪,我爸爸有钱,不要杀我!”托米哭喊着怂了。

    “行了,这里虽然荒山野岭人迹罕至,还是谨慎点,兄弟们,两人押一个,带上大巴,把每个人身上的手机搜出来,交给我。”

    9个同学被蒙面歹徒押上了车,每人都被搜了身,陆飞一直在几支枪口下抱着头,两个手机都被搜走了,连藏在空间戒指里的机会都没有。

    他们被押到了大巴车后部,几支枪对准了他们。

    匪首在车门旁的座位旁放了个塑料篮子,手机都在里面,维罗妮卡耐心的把所有手机的电池都卸了,不能卸下的苹果3,SIM卡被拆了下来。

    “把这些肥羊的眼睛都用眼罩给蒙上,这是为你们好,再强调一点,我们只求财,别做傻事!”蒙面匪首走到大巴后部大声道。

    随后几个蒙面人把同学们的眼睛一一蒙上。

    很快大巴和中巴便发动了,掉头后继续往北开。

    大巴后部的同学们大都瑟瑟发抖,陆飞没办法,也只得跟着同学们一起抖,一路托米不停的哼哼,脸色越来越白。

    可能劫匪们想要赎金,不想要出人命,派人在托米的大腿上草草绑上根布条,不再搭理他了。

    两辆巴士在山间、森林中不断穿梭,不停的左转、右转,掉头,绕了几圈后,开始向西北部荒无人烟的荒原森林开去。

    陆飞一开始还在计算着时间、转弯方向等要素,不一会儿也被绕晕了,也就懒得记了,到了目的地再说吧。

    整整一个小时后,大巴才停了下来。

    他们被押下了车,两人架一人,跌跌撞撞走过几十步,又迈上台阶,往上走了二三十级台阶后,被推进了一间房内。

    “年轻的孩子们,可以脱下你们的眼罩了,听我说几句。”

    蒙面匪首的声音响起,显得那么从容不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