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从继承一家兵器铺开始 > 第两百八十九章 我看他们不爽,就杀了!
    百官无不以附和徐氏,赞同徐氏的话。

    面对这些夸赞之语,霍政怪不好意思的。

    “呜呜~”

    悠长而洪亮的汽笛声突然从不远处的管道响起,这汽笛声,把朱棣等文武百官吓了一跳。

    “这是海津号的发出的汽笛声,在港口响起汽笛声,一般代表着船只即将出港,皇上皇上和诸位大人无需担忧。”霍政连忙解释汽笛声。

    这不解释一下,估计都有官员以为海津号出了问题。

    听完霍政的解释,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他们还真以为海津号出了故障,所以才会发出这么大的声响。

    也就在这时,庞大的海津号动了,缓缓游出船坞。

    “船真动了!”

    “太神奇了,前所未闻呢。”

    “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

    百官纷纷走到甲板边上,观看海津号游动时荡起的水涟。

    每个官员的脸上都带着满满的新奇之色,他们不懂蒸汽动力是什么原理,只知道蒸汽动力很神奇,刷新了世界观。

    一段时间过后,朱棣和徐氏两人来到船头甲板上,一同吹着海风,一同欣赏大海的美。

    霍政则是做起导游,带着文武百官参观这参观那。

    不知不觉之中,海津号已经游出十几海里,茫茫大海之上,海津号似是一片孤舟,流露出孤独感。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在游了一段时间过后,海津号折返回船坞。

    当海津号在壹号船坞停下,百官连忙爬下船梯,来到港口边上狂吐,徐氏也有些不舒服,躲到一边吐出污秽物。

    内陆人第一次出海,十个里面有八个晕船。

    在船舶司休息了一会过后,一行人就回到海津县县衙休息。

    就在第二天,一行人要去北平之时,一位不速之客匆匆而来。

    五月初二、午时!

    海津县、县衙。

    公堂内,朱棣穿着一身龙袍正装,坐在案桌后的太师椅上,文武百官各居两侧。

    公堂中央站着一位前额无发,后扎小辫,上唇留着卫生胡,身着武士服的男子。

    这人就是足利义满之子足利义持。

    他在来大明的海上,遭遇了风暴,迫不得已在一座小岛停留多日,致使耗时两月,才抵达大明。

    听到大明皇帝在海津,他就来到海津。

    站在公堂中央的足利义持弯下双膝,行中原叩拜礼参拜道:“外臣足利义持见过大明皇帝陛下!”

    足利义持是会话汉语的,只不过不是特别精通。

    “起来说话吧!”朱棣不紧不慢的淡然道。

    足利义持站起身来,神情肃穆的拱手行礼道:“尊敬的大明皇帝陛下,外臣此次前来,是为讨个公道,还请大明皇帝陛下还日本国一个公道,处置该死之人!”

    朱棣嘴角露出淡然笑意,“你倒是说说,你要什么公道。”

    “启禀大明皇帝陛下,恐怕您有所不知,您的好女婿,威国公阁下,在未经我们日本国同意,私自收买兵器粮草给予我国反叛势力!”

    “致使我日本国爆发战争,无数平民丧命于战乱之下,不仅如此,威国公还驾驶铁船,歼灭了我整支日本水师。”

    “更可恶的是,还指挥兵士枪杀落水的日本水兵,击毙已经投降的水师大将广田东一,我国一名贵族也惨遭威国公杀害。”

    “还有更可恶的,威国公杀了我国贵族后,还令反派势力抄查已死贵族全家,这简直是骇人听闻。”

    “因此外臣恳求大明皇帝陛下,处置威国公,还日本国民一个公道!”足利义持铿锵有力,忿忿不平的说道。

    在他口中,霍政成了罪行昭昭,十恶不赦的罪犯。

    确实,在日本幕府眼里,霍政就是大明第一王八蛋,太可恨了。

    朱棣听完这一番话之后,眼神和脸色没有一点变化。

    因为这些事情,霍政昨天就已经和他说清楚了,所以不用足利义持说,他就已经知道霍政在日本国犯下的‘滔天大罪’。

    “威国公!”朱棣轻唤一声。

    站在武官首位的霍政走出队列,弯腰作辑行礼道:“臣在!”

    “他说的,可都是事实?”朱棣问道。

    “回皇上的话,句句属实!”霍政大方承认,不做掩饰。

    见霍政承认下来,足利义持立即乘胜追击,“大明皇帝陛下,既然威国公已然承认罪行,那么大明皇帝陛下就将其正法吧!”

    朱棣不怒自威的说道:“朕做事,需要你来教吗?”

    “外臣不敢!”足利义持连忙低下头。

    朱棣对着霍政问道:“威国公,你要不要解释一下?”

    “当然要!”霍政毫不犹豫的回道,随而神色淡然,侃侃而谈道:“臣卖兵器粮草给日本南朝势力,是有原因的。”

    “原因就是,日本南朝势力肆意掠夺大明沿海,而北朝和幕府坐视不管,任由其掠夺我大明,这是极为的不负责!”

    “既然北朝和幕府不管,那我大明只能亲自下场去管,打嘛,我大明不想屠戮生灵,所以只能谈了。”

    “南朝势力保证,只要大明援助其粮草武器,就不会掠夺我大明沿海,并在能力范围内保护我大明海商。”

    “这么好的合作方案,臣岂能拒之,至于北朝和幕府会不会因此损失巨大,那就不是臣要考虑的事了。”

    “毕竟大明遭受南朝势力掠夺的时候,北朝和幕府也没有考虑大明的损失,可以说,今日造成的一切,都是幕府和北朝一手造成,谁让他们不去剿杀南朝势力海盗,逼我的大明亲自下场。”

    “臣歼灭日本水师,也是日本幕府咎由自取,谁他们先向臣发起进攻,臣才被迫反击!”

    听完这一番话,朱棣便问向足利义持,“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我....”足利义持一时间无言以对,在稍作沉默片刻,便追问道:“威国公能否解释,为何要杀害已无作战能力的落水水兵,还杀害广田东一和中森武太。”

    霍政不动声色的回道:“我看他们不爽,就杀了,这个理由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