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卡 > 第三百一十三章、宁琅?
    “寒霜剑法!”

    随着一声沉喝在乾元台响起,在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时候,叶骞再次冲向前方,在离叶君泽不到两丈距离时,猛然间出剑。

    “唰!”

    一道携带着刺骨寒气的剑气朝着叶君泽劈去,所到之处,便是空气当中的水分,也都被凝为冰晶掉落在地。

    看台上,一位听说过寒霜剑法的弟子立马愕然道:“玄阶下品的《寒霜剑法》,竟然已经被叶骞练到大乘了。”

    “这种程度寒霜剑法,就算张旻最为突出的土行之力能够克制水行之力,恐怕也不是叶骞的对手吧。”

    “一个月前叶骞就找张旻比试过一场,结果张旻十息之内就落败了。”

    “啧,真不愧是叶家双子星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叶君泽岂不是要输了?”

    “不一定,看下去就知道了。”

    叶君泽早就知道叶骞学会了这套剑法,在那道刺骨剑气袭来的瞬间,叶君泽立马掠向一边,将这一剑躲了过去。

    叶骞见状,不屑笑道:“堂兄,你怎么也会躲了?”

    叶君泽没有搭理他,前脚掌踏地,右手变拳为掌,调用体内火行之力和灵气后,竟主动朝叶骞的位置冲去。

    感受到空气中的温度上升,再看向叶君泽的招式,叶骞冷呵一声道:“黄阶上品的《极火掌》,你不知道《寒霜剑法》是玄阶下品的仙法吗?简直不自量力。”

    就在叶骞准备用剑气拦下这一击时,叶君泽却陡然又变掌为拳。

    招式一下子发生了改变。

    叶骞看到这一幕,慌忙抬手格挡,却仍是被这一拳给震飞了出去。

    全场人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当中。

    这是什么情况?

    前一息明明还是黄阶上品的《极火掌》,怎么下一刻就变成了速度更快的《落风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除了叶风菱歌表情没有变化,仍然稳如泰山之外,其他人的脸上都闪现出了一丝惊讶。

    叶风菱歌扭头看向宁琅,心下暗道一句:“果然可以。”

    叶骞在空中稳住身形,同样以一种不可思议地表情看着叶君泽,就在他迟迟没有动作时,叶湛突然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管出剑就是了。”

    叶骞赶忙回过神来,他再次提剑,调用水行之力,以俯冲之势朝着叶君泽快速袭来。

    刚刚一击得手,让叶君泽有了不少信心。

    他重新收拾心情,在一起迎了上去。

    叶骞刚刚被打退一次,现在时刻都处在防备之中,想要再趁虚而入,已是不太可能,叶骞也不再留手,快接近叶君泽时,右手一挥,狠狠地对这叶君泽的胸膛处斜砍而去。

    迎面而来的一阵寒风吹起了叶君泽的头发,露出一双十分专注的双瞳,他再次变化招式,用变化更多的太虚拳来抵挡着叶骞的攻势。

    看到叶君泽不断变幻仙法招式,围观的众人都惊呆了。

    从来没有人将仙法掺和在一起使用,怎么今天,叶君泽却把这么多种拳法和掌法结合到一起去了。

    而且更奇怪的是,威胁性不减,反而增强了不少。

    面对着叶君泽不断变招,叶骞都有些烦了,但想到刚才父亲的话,他只能一直使出寒霜剑法发起攻击。

    可这样下去,想分出胜负还是很难。

    难道这一次又要以平局结束?

    不行。

    绝对不能如此!

    尽管两人实力相当,还被外人称为叶家双子星,但因为叶君泽是叶风菱歌的亲弟弟,所以受到的关注一直都比叶骞多,叶骞就是受不了这样的待遇,才决定在这次向叶君泽提出切磋,他要让每一个人看到自己赢下叶君泽,让大家都知道,在红袖天宫,自己才是天赋实力最为出众的那一个,而不是一提到自己,别人就会立马说到叶君泽。

    想到这里。

    叶骞彻底放开了自我,他不再做任何保留,每一招都冲着叶君泽的命门而去,尽管父亲已经提醒过他,但是此刻,为了赢,他已经考虑不到那些后果了。

    在叶骞的咄咄逼人之下,叶君泽抵挡得也很吃力,毕竟那剑气冰冷刺骨,只要自己中一剑,可能都没有再还手的余力,所以他只能举起拳头同样朝叶骞的致命处砸去。

    即是切磋,那自然是点到为止。

    可现在,这切磋已经在无形之中已经变成了生死决斗一般。

    就在众人看得正痴迷之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宁琅突然道:“断脉拳第几招攻他左路。”

    只有招式碰撞声的乾元台上,突然响起了一道人声,让所有人不自觉地看向宁琅。

    叶君泽同样后退,皱着眉头看向宁琅,见宁琅笑着点头,他立马按照宁琅所说的招式朝叶骞攻去。

    宁琅同样练剑,看了这么久的时间,寒霜剑法哪里有破绽,他自然一清二楚。

    叶君泽攻过去之时,叶骞竟然真的只能被动防守。

    就在叶君泽不知道下一招该用哪一招的时候,宁琅的声音再一次从场外传来:“太虚拳第七招攻他下路。”

    “第十一招攻他上路。”

    “极火掌第三招攻他胸口。”

    “第七招攻他右路。”

    “落风拳第八招再攻他上路。”

    “第十二招攻他左路。”

    在宁琅的指点下,叶君泽不断朝叶骞发起进攻,原来有来有回的两人,竟然在宁琅插足之后,变成了一边到的局势。

    从宁琅开口说话那一刻开始,叶骞就一直处于下风,被叶君泽稳稳压制,偏偏叶骞还不知该如何化解。

    宁琅的声音还在一旁响起。

    “归墟拳第九招继续攻右路。”

    “最后一招用十方破壁拳第一式碎岩,攻他下腹,记着收点力,他好歹是你堂弟。”

    话音刚落。

    叶君泽立马出拳。

    这一招,叶骞没有时间反应,只能瞪大眼睛愣愣看着叶君泽的拳头,锤在了自己的腹部,然后便是腹部的一阵剧烈疼痛,让他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快要落地的时候,被叶湛给接住了。

    叶君泽低头看着自己的拳头,又看了一眼已经倒在叔叔怀里的叶骞,他朝宁琅笑道:“宁琅,真有你的。”

    宁琅?

    全场人终于知道了这个不俗之客的姓名。

    原本所有的焦点都该在叶君泽身上,可结果,这会儿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宁琅身上。

    就在气氛再次要陷入诡异的安静中时,叶风菱歌终于开口说道:“看来这段时间你们两个都有进步,如果不是君泽的好友在场外相助,我看今日这场切磋多半还是平局,叶骞,你应该没事吧?”

    加了应该两字,语气反而变得毋容置疑起来。

    叶骞捂着腹部,正要回答时,感受到自己的父亲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自己的手后,他有些艰难地说道:“堂姐,我没事。”

    “待会我让人给你送两枚二品仙丹过去,你好好歇两日,马上万剑山庄和明月西楼就要举行仙缘大会,到时候我会带你和君泽去观礼,你们两个到时候可别丢了我红袖天宫的面子。”

    “是,堂姐。”

    “好了,今天就到这,都散了吧。”

    叶风菱歌一声令下,所有人起身拱手,那群弟子们很快就一哄而散了。

    叶风菱歌见弟子都散去,叶湛也带着叶骞走了,她才朝叶君泽和宁琅说道:“你们两个随我去趟天宫。”

    言罢。

    她便化成一道红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而叶君泽却大笑着上前,轻轻一拳打在宁琅肩膀上,笑道:“可以嘛,竟然真的让我赢了,说起来这还是我和叶骞之间第一次分出胜负。”

    宁琅回给他一拳道:“记得你答应给我的玄阶上品剑法。”

    “放心,忘不了。”

    叶君泽主动拉着宁琅的手腕道:“走吧,带你去看看真正的红袖天宫是什么样子的,我跟你说,整个南仙域,灵气最为浓郁的地方便在我姐的房间里,因为那下面连接着灵眼,有灵气不断从灵眼里溢出,在那里修行,少说能减少五分之一的时间。”

    “你姐?”宁琅惊讶道:“红袖天宫的宫主是你姐?”

    “对啊?”

    “你姐多大了?”

    “快三百岁了吧。”

    “啊?”宁琅挠头道:“这么老了吗?她年纪都能当你姥姥了啊。”

    “这里是红袖天宫,不是凤池,你别乱说话。”

    “行吧。”

    不远处的李无常听到这句话,猛然间抬头看向宁琅的背影,而他身后的江灵玉却是捂着小嘴咯咯笑个不停。

    “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