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好,我的1979 > 第10章 妈,我想复读一年
    “鱼鱼!”小南瓜抬头看来,就看到苏何手里的鱼。

    还几条,而且都不小。

    一共五条,四条鲢鱼,大概都有三斤多四斤重。

    另外一条是鲤鱼,红彤彤的,煞是好看!

    小南瓜当即就要来抓鱼,谁知道本来手里还抓了个螃蟹,此时没注意,就被那螃蟹夹了手。

    剧痛袭来,小南瓜当即就哭了起来。

    苏何也才看到小南瓜手里的螃蟹,顿时哭笑不得。

    上前,把螃蟹给拿下来,他这才发现,原来小南瓜还抓了好几只螃蟹呢!

    螃蟹不大,也就两根手指那么大,全身都没几两肉。

    这样的螃蟹,苏何前世也吃过,用有炸一下,嘎嘣脆,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可惜,现在是1979年,叶传秀守着家里那点油,不可能让他油炸。

    不过对乡下孩子来说,不能油炸也没关系,生一堆火,直接烤着吃。

    味道不太好,但对于缺少零食,甚至都吃不饱的乡下孩子来说,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至少是个磨牙的东西!

    看着小南瓜还在哭,苏何从仓库里拿了一颗大白兔出来,对小南瓜说道:“看?这是什么?”

    小南瓜看了过来:“是奶糖?”

    这样的糖,以往都只是在过年的时候,有那么几颗。

    “窝要恰,给窝!”小南瓜看到吃的,顿时就忘记了手里的疼痛了。

    其实螃蟹拿掉之后,就没那么疼了。

    小南瓜就是个孩子,有家长在面前,肯定要哭的。

    苏何将大白兔给了小南瓜,小南瓜当即就揭开糖纸,也没有咬,而是用舌头舔起来。

    这是这边小孩子通常的做法,因为奶糖一咬,很快就吃完了。

    这甜味也就随即消失了。

    可这样慢慢的舔,就可以吃很久了。

    苏何摇摇头,见小南瓜连鱼都不要了,也是好笑的同时,也觉得有些心酸。

    这个时代的孩子,一颗糖都是如此的艰难。

    再想到后世的那些孩子,大把的好东西,都是直接扔掉。

    苏何提起桶子,对黑星和黑子喊道:“走了。回去了!”

    一牛一狗立刻都是上来,甩了甩手,不少水点都溅到了苏何和小南瓜的身上。

    小南瓜咯咯地笑了起来,苏何也是松了口气。

    能用好吃的哄好,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仓库里的零食,可以轻松的搞定小南瓜!

    提着桶子,带着一个小跟班,身边黑星和黑子跟着,牛尾巴不断的甩来甩去,那是在拍打牛蝇。

    牛蝇又称牛皮蝇,体长能达到15毫米,和一只小蜜蜂一样。

    那咬牛都让牛受不了,要是咬人,那可真是和导致割一样。

    走到村口的时候,苏何看到妈妈叶传秀正在自己的自留地里给空心菜浇水。

    1979年,大家还在生产队一起干活,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还没有落实下来,甚至还没有开始。

    要到明年,甚至是后年,全国各地才会慢慢的开始实施。

    空心菜是一种比较高产的蔬菜,尝尝的藤蔓,上面有很多的空心菜。

    每天,叶传秀只要来这里截几段,就是一大碗的空心菜。

    空心菜的梗子可以切开,用辣椒炒一炒,是一道很美味的菜式。

    叶子也可以炒来吃,味道很是不错。

    不过没有油腥,再好的味道也就那样。

    而苏家之所以种这么多空心菜,还在于叶传秀每年都会用空心菜做腌菜。

    到时候,冬天缺少菜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炒一碗,香喷喷的,就着很下饭。

    “妈!”苏何喊了一声。

    叶传秀抬头,就看到苏何带着小南瓜,还有黑星和黑子。

    她很快就看到了苏何手里的桶子:“今天弄了什么?”

    这个儿子,脑袋还是很聪明的,他这些年的学费,都是自己弄的。

    这一点,叶传秀还是心有愧疚的。

    苏何道:“抓了几条鱼,晚上炖了吃。还有些野藕和螺丝,我看看能不能卖点钱,爸爸那脚上的伤口,我觉得还是要去医院看看。要是化了脓,那才是麻烦呢!”

    叶传秀也是担心:“可你爸他不肯去!”

    这都是穷造成的,苏兆华就是怕花钱!

    可苏兆华不知道,若是不去医院,万一化脓,那要花的钱,几何倍数增长。

    沉默了一下,苏何顿了顿,说道:“妈,我还是想复读一年,明年我还是要去四中的!”

    四中是市里的重点高中,和一中并称碧水市的两所重点高中。

    不过隐隐的,四中的高中更为出名,一中的初中比较厉害一些。

    从1977年开始恢复高考了,苏何不想在家做文盲,尽管他其实比这个年代的大学生懂得都要多。

    但前世的记忆告诉苏何,一个文凭还是很有用的。

    最起码,给人的第一印象就不同。

    叶传秀张了张嘴,最后才说道:“可家里没有那么多钱。”

    苏蓉生病住院,眼下苏兆华又受伤了,大女儿要嫁人了,过些天就要来相看。

    还有几个孩子要上学,家里都还等着吃饭呢!

    叶传秀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苏兆华这一生病,那九块钱的工资不知道会不会被扣掉啊?

    家里实在是拿不出钱了。

    要不然,她又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苏何愣了愣,然后说道:“妈,你别担心,家里有我呢!我会赚到钱的!”

    说完,苏何提着桶子准备回去,叶传秀愣了楞,拿起浇水的工具,快步跟了上来。

    这叫说的工具,其实就是一根细竹竿,在前面加了一截竹筒,简单方便,是苏何制作的。

    走到苏何边上,叶传秀看到水桶里,有好几条鱼,下面是河螺,看起来有个三十多斤的样子。

    看着自己的儿子,不过是十四岁,虚岁十五岁,就已经这么大力气了。

    叶传秀也是心疼,这都是被生活逼的。

    可她又能怎么样呢?只能是尽力的让一家人都好好地活下去而已。

    吸了吸鼻子,叶传秀将内心的想法掩去。

    “这四条鲢鱼,都是发物,你爸吃不得。晚上,就煮了这条鲤鱼吧!你二姐开刀做了手术,要补补身体。你弟弟也太瘦弱了,也要补一下,要不然到时候长不高。你大姐马上要议亲了,吃好一点,免得到时候相看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