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好,我的1979 > 第22章 市里来公安了
    从樟树镇出来,就见到一座桥。

    这桥过去,就是山岚村了。

    山岚村靠着这座桥,可是占了不小的偏移。

    在没有禁止做生意之前,山岚村就靠着这桥,十里八村的去镇上,都要经过这座桥。山岚村就靠着这桥,赚了不少钱。

    也就这些年,国内不允许做生意,什么东西都要靠计划来生产。

    山岚村这来落了下来,但也比其他村子要富裕的多。

    靠着镇上,好处不少。

    经过这里,又走了十来里路,苏何才回到家。

    还没把水桶放下来,大姐苏眉走出来道:“何伢子,市里来了个公安,外公让你回来去队上一趟。”

    这话里的意思有几个,来了个公安,还要他过去。

    苏何要是做了亏心事,肯定是要吓死了。

    不过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

    苏何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市里来了公安?”

    苏眉说道:“好像是村里的牛都被偷了!”

    什么?

    苏何心里一震,立刻就想到了叶三手!

    肯定是这家伙干的!

    不说他昨天听到这家伙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密谋,就说昨天晚上,有人来偷黑星,被他打了一棍子!

    苏何就知道,肯定是熟人干的。

    要不然,不能这么熟悉道路!

    只是不知道那挨打的是不是叶三手就是了。

    要偷一整个村子的牛,这可不是小事,一两个人可做不来这个事情。

    水牛扎堆,就容易打架!除非是母子关系!

    所以,要偷牛,至少要一头牛配一个人,否则就要走很多趟。

    但偷牛这个事情可不安全,那些偷牛贼肯定不干多次来往。

    所以,这是一个团伙作案,加内贼带路!

    “好,我把黑星关上,再把桶子放回去,这就去!”

    虽然知道这事情,但苏何也没有着急!

    不差这一会!

    苏眉出来,说道:“我帮你把桶子拿进去,你关了黑星,就过去吧!”

    苏何点头,让黑星自个儿走进牛棚去。

    路上,苏何发现了地上的鲜血。

    看那样子,应该就是昨天晚上的。

    苏何打了那人一棍子,可能把人打伤了。

    也有可能是黑子咬了一口,咬出来的伤口。

    “黑星,你安心待着,晚上我给你带口粮!”

    回应苏何的,是黑星的一声“哞”!

    这一声,很是洪亮。

    苏何拍拍黑星的脑袋,也不拴着黑星,没有必要。

    之后,苏何朝着村子中央的大队部走去。

    村里有不少人在这,苏何的外公叶振汉也在这。

    听到牛叫声,就对那公安道:“应该是我外孙子回来了!”

    公安挑了挑眉,问道:“你怎么知道?”

    叶振汉道:“这村里的牛都被偷了,只我外孙子一个人的牛没被偷。他早上骑着牛去镇上了,这会回来,应该就是他的那头牛了。”

    公安点头,也不置可否。

    不过心里,却想到,不会是路上遇到的那个少年吧?

    苏何一路来到村子中央,看到大榕树下停着的那辆吉普,心里就猜到了:“没想到半路帮忙修的那车的主人还是个公安!”

    “三奶奶,还纳鞋底呢!”

    和三奶奶打了个招呼,苏何转身就进了旁边的队部!

    这里,有不少人坐着。

    村长叶大爷爷,叶振明。

    旁边是大队书记,叶振斌,是三奶奶的老公,大家都叫他三爷爷。

    还有几个队里的干部,另外就是外公叶振汉了,他是南竹村的会计。

    只有一个人不认识,应该就是那个公安了。

    苏何一看,果然就是中途那吉普车的主人。

    苏何还没说话,叶振汉就先喊道:“何伢子过来,这是市里的公安,你叫他何局长!”

    又转身对何局长说道:“这是我外孙子,你叫他何伢子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偷牛贼也去偷了我外孙子的,不过被我外孙子的牛给顶了一下,没偷成。我们听到声音,就出来了。”

    何局长笑道:“还是个熟人。你好啊,何伢子!”

    苏何点头:“局长好!”

    外公有些奇怪:“怎么?何局长你见过我外孙子?”

    苏何有些着急,不知道怎么说。

    何局长就道:“是啊。我路上来的时候,车子坏在了半路,是你外孙子帮我修好的!”

    外公有些奇怪:“何伢子,你什么时候会修车了?”

    苏何脑筋急转,道:“之前志成叔回来的时候,看他修过几次。我也问了几个问题,大概懂一点!”

    外公笑骂道:“你个何伢子,什么都不懂,就敢乱动。这要是修错了,修坏了,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苏何笑了几句,也不多话。

    外公这话其实也是在保护他,要是修坏了,那就麻烦了。

    虽然苏何有把握,在机械这方面,他还是很厉害的。

    至少这个时候的人,肯定比不过他。

    何局长笑道:“没事。要不是何伢子,我还没办法这么快过来。”

    说了两句,何局长开始问道:“对了。虽然你帮我修了车,我还是要问,昨天那偷牛贼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听说你还打了那贼一棍子?”

    苏何不知道是谁说的,不过他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半夜听到黑星,哦,黑星就是我的那头牛,他半夜叫了好几声。接着我家的狗黑子就冲了出去,咬了那贼几口!我出来的时候,顺手拿了一根棍子,看那人冲我跑过来,我下意识的就打了那贼一棍子!”

    何局长压了压手,说道:“没事。就算是打伤了,你也是打的偷牛贼,没事的。不用怕!你说的这些,可有什么证据么?”

    苏何摇摇头,又想到牛栏外那一点血迹,说道:“嗯,我家牛棚外面,有那个贼被黑子咬伤留下的血迹!”

    何局长当即就提出要去看看,苏何自无不可,带着何局长就往家里那边走去。

    勘察了一番,何局长没有什么头绪。

    苏何想了想,若是直接说出是叶三手偷的,他也没有证据,不好多说。

    至于说自己偷听到了叶三手的密谋,也不好说。

    苏何回头,问跟着过来的外公道:“外公。咱们村所有的牛都被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