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好,我的1979 > 第45章 小九叶志勤
    一群警察在队上吃饭,这一点,人家是下来给村里解决麻烦的,大爷爷肯定得让人吃饱了。

    这一点,队上还是有些粮食的。

    本来是每年等哪家实在是缺粮了,就借给谁家度过难关的。

    往年,也多是刚子奶奶家和叶三手这两家。

    这可真是村里的老大难啊!

    两个警察端了一碗粥在旁边吃着,嘴里就有些抱怨:“我还以为那谁的意见有些用,结果守了一晚上,什么都没有!”

    “也正常,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能做什么?”

    叶振汉正好走过来,听到这评价,顿时就气歪了。

    他虽然严肃,但也只是希望家里的孩子能好。

    可家里的孩子做的好,人家还这么评价自己的外孙子,他当时就气坏了。

    还是心里想到,外孙子这事情最好还是不要传出去,要不然以后在村里多少有些被人指指点点。

    叶振汉也明白,外孙子一家毕竟是从河对面的老河村迁过来的。

    虽然和村里都是拐着弯的亲戚,可也有不少人不喜欢。

    村里就这么多点地,你多得了一些,人家就少一些。

    还是他们几个老兄弟压着,要不然当年都过不来。

    过去和大哥打了个招呼,叶振汉就看到何局也站在一旁吃着粥。

    叶振汉走过去,何局就和他打了个招呼。

    和那些下属不同,何局是真的觉得苏何的话很有道理。

    只是这为什么没有看到,就显得有些蹊跷了。

    叶振汉过来,何局也没想到会给自己带来一个惊喜。

    叶振汉小声的说道:“昨儿个,何伢子去田地抓黄鳝,回来的路上,路过刚子奶奶家后面,看到三手和刚子叔叔从厨房后面一个洞里拿了吃食出来!”

    “什么?”何局的声音很大,动作也有些大,手里的粥都泼出来一些,泼在手里,烫的何局差点没把碗给扔出去。

    几个警察立刻起身:“何局,怎么了?”

    何局摆手:“没事,就是手没拿稳!”

    应付了自己的下属,何局低声问道:“可看清楚了?我的人一晚上什么都没看到!”

    叶振汉心道,你那些下属都只盯着前面,能看到什么?

    不过叶振汉没有直接说,而是说道:“刚子奶奶家的厨房后面有个洞,被柴火给堵住了。那两人是搬了柴火,从后面进出的。”

    何局这下子,哪里还有吃饭的心思。

    当即放了碗,就要去找苏何:“你那外孙子何伢子呢?”

    叶振汉一拍脑袋道:“何局,这有个事情想拜托你!”

    何局摆手:“你说。只要我能做到,我都答应你。不过现在还是先去找何伢子吧!他应该有新的消息的,怎么没直接过来找我?”

    叶振汉看了看四周,小声的说道:“那个。这个事情毕竟关系到我们村的两家人。我外孙子一家都是从老河村搬过来的,村里本来就有人对他们有意见,这要是被他们知道,这个事情和我外孙子有关系,往后他们在村里不好立足啊!”

    何局一拍脑袋,这个事情,他知道。

    农村人,宗族概念比较浓。

    要不是事关三十多头牛,事关南竹村的晚稻种植,关系到一村人的生计,可能这次都不会报警。

    想到这里,他就想到了,自己一时嘴快,把消息的来源给说出去了。

    自己这几个手下也是没个保密意识,都已经说出去了。

    他有些尴尬,叶振汉也没在意,这种公家的人,他还能说什么?

    叶振汉道:“何伢子昨儿晚上跟踪他们,知道他们的落脚点了。”

    何局想了想,说道:“咱们还是让何伢子带路,我让我的人都闭嘴,不会说出去的。”

    叶振汉摇头,可这个事情总要解决。

    苏何不去带路,也要找个别人去。

    要不然,这三十多头牛,不找回来,村里的双抢可怎么办?

    眼看着就要收稻子了,收完稻子,就要开垦土地,进行晚稻的种植了!

    这个时候,时间可是不等人的。

    叶振汉眼前一亮:“要不然,我给何局你找个人吧!这人比何伢子厉害多了,要是遇到那些人反抗,还能给你们帮个忙!”

    何局也是连忙点头,这些偷牛贼,那是真的敢动刀子的。

    甚至,还有一些土枪,那散弹打出来,打不死人,也能把人打成重伤。

    “是谁?”

    叶振汉刚说完,其实就有些后悔。

    他看了看四周,道:“是小九。我们村里有名的懒汉,这样,你可能说不通他,我让我大哥去找他。这村里能治得了他的人不多,我大哥说话还是好使的。”

    同时,叶振汉心里还在想:“南竹村三懒。另外两个小偷小摸的多了去了,这个懒,倒是不做坏事。就是不到没钱,那是真的不会动的!村里的工也很少出,要不是大哥念着他爸妈的那点情分,每年支援他点粮食,怕是早就饿死了!真是的,见过懒的,没见过这么懒的!”

    这么想着,叶振汉就来到叶振明旁边,把事情都说了一遍。

    并且还说道:“大哥,你也知道村里有些人对何伢子一家有些意见。这个事情,就不要告诉别人是何伢子做的?”

    叶振明本来没在意,不过叶振汉这么一说,他点头:“我知道。何伢子这是做的好事。何伢子要不这么做,咱们村里明年恐怕都揭不开锅。我不会说的。”

    接着何局过来,叶振明就带着何局过去。

    这个家,怎么说呢,真的是穷到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何局心里有些奇怪,国家虽然不允许自己做生意。

    可有些本事的,自己打猎也好,还是弄点东西,都能换到不少的好东西。

    这个家里,只怕是穷到连老鼠不肯光顾吧?

    何局的表现,没有什么遮掩,叶振明看在眼里,有些尴尬:“这个,这孩子本事不小,就是有点懒!”

    “志勤,志勤!快出来,找你有事!”叶振明喊着,可半天都没人应。

    何局问:“是不是没人在家?”

    叶振明那个气的:“肯定在家!”

    说着,叶振明又对着里面喊道:“叶志勤,我给你三个数,你要是再不出来,我等会就让人给你这挑两担粪过来!”

    这一下,里面终于传来了声音,门被吱呀一下打开。

    里面走出来一个看着有些邋遢的青年:“大伯,你这是做什么!我这不是出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