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好,我的1979 > 第57章 耿梅香
    苏何一大早是被一群毛小子给吵醒的。

    等他走出来,就看到好几个毛小子,身上都是泥巴,提着个桶子,看着苏何一脸的笑。

    苏何有些无奈,他不明白这些孩子为何会这么疯狂。

    这是昨天晚上的,还是今天一大清早去摸的?

    “何伢……哥哥,今天还能换糖吗?”

    有一些是昨天换了的,有一些是昨天没有听到消息,今天才知道的,所以一大早就下田去摸了这许多的泥鳅!

    “换,当然换!”

    有这么好的东西,为何不换?

    反正那些糖也不要钱,他换了这些泥鳅,不行还可以自己吃不是?

    进去掩饰一下自己从随身仓库里掏出来两大包的大白兔,一个一个的换了过去。

    一下子就换了五十多斤的泥鳅。

    可谓是大赚特赚了!

    嗯,以现在的物价可能不算多,但赚了自己吃还是可以的。

    这年头不打农药,这些东西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啊!

    这群毛小子还没离开呢,不远的地方,就走来了一个人。

    苏蓉原本还在刷牙,看着人过来了,顿时吓了一跳。

    起身就下意识的把门关上了,苏何有些疑惑,看了过去,就看到一个有点印象的人。

    毛孩子一哄而散,在那老太太身边的时候,还不小心擦了一把!

    老太太顿时炸毛:“谁家的毛孩子,有没有点公德心?”

    她用手将衣服上的泥巴刷下来,然后顺手就擦在了苏何家的门上。

    这门刚才被那群毛孩子打开,她正好进来。

    苏何想起这人是谁了,不是那个传说中的奶耿梅香,又是谁?

    他提了一大桶泥鳅进了门,随后就将东XC进随身仓库里。

    这人来者不善,到时候找不到钱,肯定是要拿东西的。

    家里家徒四壁,这泥鳅还值点钱,是肉啊!

    “奶!你怎么来了?”苏何急忙出来,也不知道耿梅香看到那一桶泥鳅没!

    苏蓉也没办法,喊了一声:“奶!”

    耿梅香翻了个白眼,问道:“我不能来?”

    苏何笑道:“自然是可以的!”

    苏蓉有些奇怪,这弟弟很不对劲啊,之前对我那么凶,对奶这么怂?

    所以说,也是个色厉内荏的?

    谁知,苏何接着就说道:“奶肯定是知道我爸住院了,所以拿钱过来了吧!谢谢奶了,我家这一分钱都没有了,医院那边说,再不交钱,就要赶出来了。我爸之前给二叔三叔还有几个姑姑都借了钱,是不是还一些给我家?要不然,你大儿子恐怕就要死在医院了!”

    耿梅香一口气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苏何这么说,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哪有你说话的份,你爸呢?”耿梅香喝到。

    苏何皱眉:“奶,你耳朵不是很好啊,没聋啊。我刚才说,我爸住院了,昨天三叔不是来了?他回去没跟你说吗?他不会又去找那梅寡妇了吧?”

    苏嘉华小偷小摸的做的多,也喜欢干点那种缺德的事情。

    这是昨天晚上苏何想了很久,才想到老河村流传的一个传言。

    多半是真的,要不然苏嘉华早就骂娘了。

    可这个事情而不好说出口,耿梅香当场就要打人:“放你娘的屁!我三儿好的很,怎么会做那种事情?是不是你那个没脸没皮的娘说的?”

    苏何退了一下,耿梅香那伸出来的手没打着人,差点一个踉跄摔倒。

    苏何才不是苏兆华那个愚孝的人,对于耿梅香这种乡下老太太,而且是不讲道理的老太太,他一点都不会退让。

    苏何道:“我妈才不是没脸没皮的,没脸没皮的,恐怕是某些就知道搜刮大儿子家钱。分家连个厨具都不给的,没脸没皮的老太婆!”

    苏何心里很气愤,哪里有这么分家的。

    难道大儿子不是你生的?

    有的人就是这么奇怪,你疼小儿子,你疼就是了。

    干嘛要大儿子给你这小儿子买单?

    耿梅香哪里受过这种苦,当场就要坐在地上哭。

    苏何才不给她这个表演的机会,他转身对苏蓉说道:“我一会去医院看看,然后看看去哪里能赚到钱不。医院那边还要交住院费呢!”

    苏蓉有些担心的看着苏何:“钱不够吗?”

    苏何哪里好说实话,这话本来就是用来堵耿梅香的。

    苏何摇头:“没事。钱不够,我到时候回老河村,问爷要!”

    苏蓉瘪嘴:“爷不会给的。你看奶就知道了!”

    苏何摆手:“没事。咱们不够钱,总不能真的死在医院吧?到时候我就去大队,去祠堂问问,老苏家是不是真的一毛不拔,大儿子就这么死在医院!”

    这话有点重,耿梅香本来还想坐地哭一会!

    叶传秀就怕这个,之前那些钱,有一半都是这么要到的。

    耿梅香在老河村要点脸面,在南竹村可不会要。

    不这样,根本拿不到钱。

    外婆站在围墙下问道:“怎么了?何伢子?”

    看到耿梅香,孙梅香也是吓了一跳。

    这个亲家,她可是深有体会的。

    这会,又要来要钱?

    女儿家里哪里有那么多钱?

    苏何道:“没事呢!我三叔昨天晚上不是来了一趟,知道我爸住院了。我奶来确认呢,她一会就回去筹钱了,可不能让大儿子真的因为没钱死在医院吧?”

    这话其实不好说,总是死啊死的,不吉利!

    可苏何也没办法,他身份摆在这,总不能和耿梅香打架吧?

    耿梅香喊道:“放屁,我老苏家可没有钱!”

    苏何道:“那我妈的嫁妆卖掉,总能筹点钱的!分家的时候,不是被你拿去保管了么!”

    “没有!我可没拿!”耿梅香怎么可能承认,还要不要脸了?

    说了一句,耿梅香知道今天要钱是要不到的,苏兆华和叶传秀都不在家,钱肯定不会在这几个毛孩子身上。

    耿梅香进了门,就好像这是她自己家一样,一点都不客气。

    她眼珠子转动,想看看这家里有什么东西可以拿的。

    可惜,这家里是真的穷,什么都没办法拿。

    她总不能把碗筷拿回去吧?

    虽然碗筷也值点钱,可不好看啊!

    “刚才我进来的时候,你不是提了一通泥鳅么?在哪里?给我拿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