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好,我的1979 > 第59章 病不见好
    “怎么了?”苏何沉声问道。

    叶传秀摸了摸眼泪,说不出话来。

    苏眉说道:“本来烧退了点,可昨天晚上又高烧哦起来了。医生说……”

    说着,苏眉也哭了起来。

    苏何没办法,只好转身去问了医生。

    邱医生值班,苏何就问:“邱医生,我爸的情况怎么样?”

    邱医生摇头:“消炎药我们也给了,你爸的高烧下不来,情况很危机!而且……”

    她顿了顿,有些为难的说道:“就算是到时候烧退下来了,到时候高烧的时间太长了,这脑袋也会烧糊涂的!”

    苏何前世就听过很多这样的故事,说是一个孩子烧糊涂了,智力永久的保持在了三岁孩子的样子。

    苏何没办法,暗中想着,只能是冒点险了。

    他随身仓库里有不少的先进消炎药,在这个时代都没有出现过的。

    现在用了,应该能起点作用吧?

    苏何问:“邱医生,我们老家的偏方,我能试试吗?”

    邱医生很为难:“你知道的?这样的事情,我们是不提倡的。”

    不提倡,不代表不能用。

    中医哎这个时候,其实还是很有市场的。

    现在不是那个把中医贬为封建迷信的时候,那些崇洋媚外的人也还小,或者还没出生。

    邱医生担心的是,万一用了偏方,苏兆华出了事,这些人赖上医院。

    医闹的事情虽然还没有普遍出现,但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可不让病人家属用药,到时候出了事情,还是会闹的。

    邱医生左右为难,突然就觉得老何把这家人送到自己这来,简直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本来她刚来,还没站稳脚跟,这要是出了事,那就麻烦了。

    苏何看着邱医生,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这样的事情,后世经常发生。

    而且,还出了专门为这样的人要钱的团队,专业的!

    苏何道:“邱医生,你别担心。不管成不成,我们都不会怪医院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死里求生的办法了!”

    死马当作活马医,不试一试,可能真的会出问题的。

    邱医生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下来了。

    苏何回来,说了几句,又去缴费的地方查了查,这几天医院用了不少药,钱差不多用完了。

    苏何又交了一百块,然后出来,立刻回去。

    一到家,他就去外公的家里,进了书房。

    那本《叶氏医经》里有制药的办法,苏何要的不是某种药,而是制药的办法。

    “面粉,或者是蜂蜜来成型么?”

    苏何记录下办法,从屋里出来,外婆就问道:“你这风风火火的,是怎么了?”

    苏何没有说,这样的事情,还是自己承担起来好了。

    免得家里人都担心,再说,他自己制药,大人肯定不放心的。

    当然制药,也不可能就只有面粉和蜂蜜,他还需要一点别的。

    索性在医经里找了个养胃的药,用到的是红枣和桂圆之类的东西,这些随身仓库里都有。

    苏何去随身仓库里找了找,将大部分的东西都找齐了。

    这就是中医的特点,很多的用药,其实都可以食用,是食材。

    刚好苏何前世是个吃货,喜欢自己做点吃的,所以这些原材料都有。

    只是可惜,没有蜂蜜!

    这个,他忘记买了好像。

    “咦,这一堆东西,没有恢复啊!”

    还是那堆野藕,苏何用了一些,可过了这几天,却还是没有恢复。

    苏何基本就明白了:“只有架子上的这些东西才会恢复啊。架子外的东西,都只保鲜,不恢复么?”

    这样一来,和他预计的价值,就小了一些。

    不过也小的不多!

    能够有源源不断的上百万的物资,已经是得了大便宜了。

    所以苏何只是稍微有些感慨,却也没有多想什么。

    “可以弄点蜂蜜的,这也是一种很好的食材啊!至少,烧烤就用得到呢!”

    可惜,前世似乎是真的忘记了。

    苏何决定哪天来统计一下东西,然后列一个表,在架子上都做好标签,免得以后找东西麻烦。

    好歹也是六百平的大仓库,想要找到一样东西,还是挺麻烦的。

    从随身仓库出来,苏何想了想,好像村里有人养蜂的。

    嗯以前养蜂,后来不敢在家里养,就放在了后山。

    没办法啊,这年头,自己家里做点什么都不允许。

    连养鸡都要按着数量来,养好了也要上交到供销社,这叫任务鸡!

    不过也就这两年了,差不多个体户也要出现了吧?

    这里是内陆地区,政策什么的,都有所延迟。

    没办法,J省交通不太方便,日后修铁路,都是国家出钱修的。

    若不是国家出钱,J省人不吃不喝好几年,都修不起那条铁路!

    甚至,若不是J省有人参与了会议,提出了J省之前的贡献,还有难处,若是不修铁路过来,J省恐怕一辈子都要穷死。

    那条铁路才稍微拐了个弯,从J省通过。

    那铁路也确实带来了不少的商机,以及便利。

    但J省还是全国有数的穷省!

    没办法,资源不算多丰富不说,交通太不方便了,不靠海,又不是交通枢纽!

    问话也不出彩,就想着当年革命的那点事情,没有别的出路!

    苏何沿着村里走进去,路上遇到了不少人,都问起苏兆华的病。

    苏何都是礼貌的行礼,然后说在医院,一切都要看医生的。

    应该是早上耿梅香来过,这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村子。

    “何伢子,你怎么在这?”大爷爷问道。

    苏何走过去,和大爷爷说了一下:“我找十一爷爷,想讨点蜂蜜。我爸在医院打针吃药,口有点苦!”

    没办法,这个事情,苏何还是不想直接说出来。

    到时候,以苏何的年纪,肯定没有人支持!

    再说了,苏何之前都没学过医,贸然用药,那绝对是不会被允许的。

    他们又不知道苏何其实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用的是随身仓库里的消炎药。

    大爷爷点头:“吃药的人是有点口苦,难为你还想到了这一点。你十一爷爷就在那边,我刚看他去后山了,应该是去割蜜了。你正好过去,问他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