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好,我的1979 > 第71章 水位下降,不妙了
    苏何爬上山,到达三叶池的时候,这里还有不少其他的访客。

    几头梅花鹿,这是J省少有的几种大型的野生动物。

    另外,还有几头黑麂,这也是鹿的一种,小型鹿。

    俗称麂子,反应灵敏,听到苏何到来的消息,那几头黑麂就直接跑走了。

    他们是来这里饮用水的,这里算是后山很多动物的一个取水点。

    当然了,也是捕猎的多发地点。

    黑麂应该就是神话故事里的四不像的原型,J省是道教成型的地方,很多道家典籍,都是在J省完成的。

    这里有很多神话中神兽的原型。

    另外还有一些野狼野狗之类的,远处还有几只黄腹鼬和黄鼬,黄鼬也就是俗称的黄鼠狼。

    另外野兔也有数只,远处还有金丝猴攀爬。

    一些白鹭飞起,这些后来似乎也变成国家保护动物了,但现在,这边还很多。

    南竹村的人,有时候也抓了过来当肉食吃。

    此时,这些动物数量还挺多的。

    苏何有些意动,若是仓库能保存下来,他倒是很想弄点这些野生动物,就当给自己吃了。

    看了看水位,苏何脸色凝重,三叶池的水位显然也有下降。

    苏何没有立刻回去,反而是转头,朝着另外一座山上走去。

    这后山山脉之中,还有几口山泉。

    若是泉水可以涌出来,也可以有的用。

    但到了第一口山泉,这是野鹿泉,因为有不少的野鹿回来这里取水的缘故,从而得名。

    野鹿泉还好,但也看得出,出水量似乎比印象中要少一些。

    虽然不太明显,但也确实是减少了。

    苏何心中有些担心,他保鲜仓库里,昨天看了,倒是有不少的矿泉水。

    但让他一瓶一瓶的往外倒,那也是杯水车薪啊!

    之后,苏何又去了阔口泉,以及青山泉,这是附近的三口山泉,泉水都很甘冽。

    苏何捧了一捧喝下,面色却没有变好。

    从山上下来,经过那个小山谷,这里还看得出有大量水牛来过的痕迹。

    但水牛都已经回到村子里了,还有一些人在这里活动的痕迹,不过人也大多都被抓起来了。

    苏何摇摇头,不去管这些。

    下山的时候,苏何采摘了一把野草莓,又有些可惜:“若是随身仓库可以种东西,倒是可以移植一些。”

    苏何愣了愣,保鲜仓库是不行,但一楼的大厅可以啊!

    不过也不好操作,只能采用盆栽的形势。

    “到是可以弄一些架子,反正一楼的工作室里,有电灯作为照明的。”

    这个念头起了,苏何就有些待不住了。

    不过一切都要回去再说,很多东西都没弄好呢!

    他进随身仓库,弄了把剪刀出来,弄了一大堆的野草莓,存到保鲜仓库里。

    另外,还有野葡萄之类的,也截了一些进去。

    这些东西,或许可以自己种出来。

    野苹果之类的就不行了,他也摘了一点,放到保鲜仓库里,就当是给小南瓜储存的零食了。

    回到村子的时候,苏何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

    来到大队的时候,才想起来,没有去找那个彪哥。

    不过他也不太敢去,这幅身体太弱了。

    他把弹弓和电棍都给放到了卧室的床头,方便他随时取用。

    进了大队,里面大家都抽着旱烟,这是村里大家自己种的烟叶,自己切了,用纸卷着。

    或者直接用那种烟杆抽!

    烟雾缭绕的,大家的表情都不太好。

    见苏何回来,大爷爷问道:“怎么样?水位如何?”

    苏何摇摇头,说道:“不太好。三叶池的水位也下降了不少。”

    气氛顿时凝滞了不少,苏何又道:“我顺道去了野鹿泉、阔口泉和青山泉,出水量都在减少!”

    山泉水的补充,其实也是地下水。

    而地下水的补充,很多都是来自于河流!

    不过经过了山脉的净化,山泉水会比较干净,也带有一些矿物质而已。

    苏何的话,让大家更加的沉默了下来。

    外公说道:“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我们要想办法,怎么多弄点水不说。粮食也是个大头!”

    大爷爷也道:“看情形,这应该是全省范围内都有的,寄希望于上面救济是不行了。咱们还要自力更生!”

    三爷爷也是点头,他是支书,村里的大权就在他手里。

    不过因为大爷爷的威望高,又是族长,三爷爷以前都是以大爷爷的意见为主。

    苏何突然举手说道:“那个,咱们其实可以有几个办法的。”

    外公看了过来,喝到:“何伢子,你个小屁孩,赶紧回去,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

    苏何瘪瘪嘴,外公其实也是怕自己说错话,他不计较。

    当下,苏何就要回去。他自己多弄点东西存着就是。他也要未雨绸缪了。

    大爷爷却拦下苏何,对外公笑道:“老七,别这么说么!这几天,何伢子还是给咱们不少的建议,何况这一次的事情,还是何伢子发现的。咱们还是听听何伢子说什么,不管对不对的,我们做爷爷的,还能怪一个孩子?”

    外公见状,也只好不说话了。

    不过他也看向苏何,显然也是存了心思的。

    本来外公就打算回头自己问了,到时候再和几位堂兄商量的。

    苏何见状,又转了回来,斟酌了一下用语,说道:“咱们靠着袁河和老河,本身里面有不少的鱼类和河螺,咱们可以试着多捕捞一些,存着也可以做粮食的。”

    饿了,什么东西不吃?

    何况是鱼,这东西也可以当肉食的。

    三爷爷道:“可这些东西留不了多久,解决不了问题。但也可以减少我们吃的粮食,留着给下半年甚至是明年,度过饥荒!”

    这一条,算是被三爷爷接纳了。

    苏何却笑道:“咱们可以腌起来啊,这东西用盐腌起来,短时间是不会坏的,河螺也一样,可以去了外壳,晒起来的。到时候吃的时候,用水泡开,再来炒或者煮都可以的。”

    大爷爷点头:“这倒是个办法,但也不能解决问题,不是谁都擅长捕鱼,倒是这河螺可以多弄点,嗯,河里好像还有野藕和茭白,都可以弄下来,当做食物储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