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好,我的1979 > 第82章 又起冲突,米缸要空了
    这个时代,每家每户分的粮食,都是定量的。

    一个大人的口粮大概在三百二十斤,而一个半大的孩子,只有一半到三分之一左右。

    嗯,是细粮和粗粮都有。

    但这个也不是一定的,还要看工分。

    一个家里赚的工分多,分的粮食自然也就多了,还有村里集体赚的钱,也会一并发下来。

    但一个家里,大概也就是一百多块,嗯,每年!

    可苏何家呢?

    苏兆华是满工分没错,但他还要去林场上班,不能上满工分。

    就算是村里照顾,一年也就两百六十斤的粮食。

    叶传秀也是一样,她是女人,没有满工分。

    这年头,男人的工分会比较多一些,因为男人干的活比较重。

    比如说挑担子的活计,就是满工分十个工分。

    而做其他的,相应的会少一些。比如说养牛之类的,可能就只有八个工分。

    而女人的工分,最多也就是八个!

    叶传秀虽然不是弱不禁风,但也没有那么大力气。

    加上还要去学校上课,叶传秀每年能分到的粮食,也就二百斤。

    苏何算半工分,大概分到了一百八十斤!

    苏眉也差不多,她还少一点,就一百五十斤!

    这就是苏家所有的粮食了,加在一起,也就七百九十斤。

    听着很多,但苏家可是有着六个孩子,加上苏兆华和叶传秀,这就是八口人。

    平均下来,一个人也就一百斤出头!

    这个年头的人,油水少,吃饭就多。

    一顿饭,苏家就要吃掉超过四斤米!

    这其中,男人吃的多,女人稍微少一些,这怎么可能够?

    也就分点粮票,加上林场和学校给的工资,也有一份粮票发,苏家拿了粮票就去买粮食。

    就这,也要叶振汉补贴一部分。

    但就这,每年,苏蓉还会偷偷摸摸的拿点粮食出去。

    原本的苏何没在意,可能也是不知道,至少现在的苏何是没有这方面的记忆的。

    “就算是马上要双抢,之后会发一部分的粮食。可这,也不够支撑到下半年的!”

    因为早稻没有晚稻的口感好,但交公粮只按重量,不管早稻还是晚稻,所以南竹村都喜欢将早稻交上去,晚稻就留下来自己吃。

    这样一来,收了早稻,南竹村就剩不下多少稻子了。

    如此,每家分到的粮食也就不多了。

    可此时,家里的米缸都已经空了。

    苏何不知道苏蓉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思,将家里的粮食带出去的。

    或许,苏蓉觉得,家里的粮食吃不尽,会自己生出来?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开门声。

    苏何出来,就看到苏蓉红着眼睛回来了。

    知青的粮食不够吃,那是肯定的。

    一个个的,都没有办法做重劳动,自然只能和女人一样得工分了。

    这样一来,那些知青的粮食,也就和女人差不多。

    可男人吃饭,又怎么是女人能比的?

    这样下来,可不就不够吃么?

    有些知青家里会邮寄一些粮票之类的过来,还有城里的东西,他们拿着换点粮食吃。

    但有的家里恐怕没有,有些可能还会问这里的知青要粮食。

    苏何不知道那清秀知青是什么样的,但苏何还是希望,那个清秀知青可以回城去。

    至少家里能多点粮食。

    苏蓉看了一眼苏何,没有说话,直接回房去了。

    苏何也没有和她说话,没有来得及。

    没多久,外婆喊吃饭,苏何说了一句:“吃饭了。”

    不管苏蓉出不出来,苏何是没打算过来喊的。

    苏玉成从屋里冲了出来,直奔外婆家去了。

    这人肯定是知道中午有鱼吃,这速度可不是平时能比的。

    苏芮出来了,苏何没有说话,苏芮张嘴,道:“二姐在屋里哭呢!”

    苏何道:“所以呢?”

    苏芮道:“咱们要不要安慰一下她?”

    苏何摇头:“有什么可安慰的,今天二姐还拿家里的米出去给人了。咱们家里都没米了,过些天,恐怕只能喝稀饭了。在晚稻没下来之前,家里就会断粮了!”

    苏芮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

    苏蓉重重的打开门,喝到:“我拿自己的粮食给他,关你什么事?”

    苏何冷笑,这才几天啊,又出来一个新毛病了?

    苏何道:“你的粮食,你什么时候有粮食了?你年纪到了,又不上工,一个工分都没有,你哪来的粮食?”

    顿了顿,苏何道:“就当爸妈愿意养你,还出钱给你读书。可你自己吃一份,还要外送一份。你哪来这么大的面子?”

    苏蓉原本和那人吵了架,就很伤心。

    如今苏何不仅不安慰,还和她算账。

    苏蓉更加的委屈:“那我不吃饭了,总可以了吧!”

    苏何却点头:“可以啊。我看你能忍几天不吃饭。有本事,你以后都别吃饭!”

    这么个吃货,一顿不吃饭饿得慌,都忍不了。还几天?

    苏芮张了张嘴,想帮苏蓉说句话,但想到家里要断粮了,她又闭上了嘴巴。

    她觉得,苏蓉拿走的米,可能就是自己的饭了。

    苏蓉见苏何居然这么说,立刻就是转身回房,重重的把门关上。

    砰的一声,吓死个人。

    苏何瘪嘴:“有本事,门坏了,不要找人来修!”

    说着,苏何准备出门了:“走了三姐,我今天可是抓了条鱼,有些人既然说不吃饭,那这鱼也就免了,本来就不多,咱们还能多吃一块!”

    “不吃就不吃,谁稀罕!”

    苏何耸肩,转身就走,苏芮也跟了过来。

    去盛了饭,就看苏玉成要把大部分的鱼都往自己的碗里扒拉。

    苏何上去就是一筷子敲断了苏玉成的动作。

    “何伢子,你作死啊!”苏玉成张口就离开!

    苏何就是提着苏玉成,往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让你没大没小,这鱼就这么多,你一个人吃了,别人吃什么?”

    外婆走进来,张口想要说话,但想到之前叶振汉说的,苏何要管教弟弟,让她不要开口的事情,她就又闭上了嘴巴!

    苏玉成见外婆不帮自己,也是瘪瘪嘴,自己起来,还嘟哝了一句:“不知道多做一点!”

    苏何道:“有本事,你自己去抓了鱼回来,外婆自然是多做一点。一个什么都不做,就知道饭点回来吃饭的人,还有心思说别人不知道都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