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合约赘婿 > 第一章 尴尬的开局
    唐贞观3年4月初二,凤州城。

    “不好了,新姑爷跑了。”

    “快去禀报老爷。”

    “快着点儿,四处去看看。”

    在一幢气派的宅院里,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很多的家丁护院打着灯笼火把四处搜查。

    “在这里啦,我看到他了。”

    在宅院的后墙跟,一个年轻人背上背着一个包裹,踩着一摞花盆,正在往墙上爬。

    几个家丁护院跑了过来,一边喊叫着,一边去抓他。

    那个年轻人慌慌张张地爬上了围墙,就要往外跳。

    一个护院手持着棍子,一下子打在了他的腿上,他一头栽了下去。

    “快点儿,别让他跑了。”

    护院们喊叫着,有的往墙上爬,有的跑向后门。

    不久以后,一个中年员外来到了后院,他问道:“人抓住没有?”

    “抓住了,抓住了。”随着喊声,几名护院抬着那个年轻人走了过来。

    中年员外皱着眉头问道:“他怎么啦?”

    一个护院说道:“老爷,姑爷从墙上摔下去了,人没事儿,只是昏过去了。”

    中年员外恼怒地说道:“这厮竟敢逃走,把他捆起来,关到柴房去。”

    黎明时分,杜荷醒了过来,他觉得头疼,后背和腿上也有些疼痛,他很想喝口水,于是就想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被牢牢地捆住了。

    “怎么回事儿?难道我落到那些人手中了吗?”杜荷吓了一跳,身上冷汗直冒。

    杜荷是一个小公司的业务员,在一次推销产品的过程中,闯进了一个传销组织,他找机会跳进了河水里,然后就人事不醒了。

    杜荷挣扎着坐了起来,想搞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状况?

    忽然,他听到了一个女性的声音,声音十分机械,不带丝毫的感情色彩。

    她说道:“恭喜宿主穿越到了唐朝,并且获得了超级科技图书馆,祝你在唐朝生活愉快。”

    杜荷认为是有人在跟自己开玩笑,他说道:“你是谁,胡说什么?”

    然而,没有人再回答他,四周一片沉寂。

    他正在疑惑的时候,脑海中突然出现了类似网站搜索引擎的画面,上面写着“超级科技图书馆”的字样。

    在页面上他看到了“特别技能训练营”的字样”他就点了进去。

    简介中说道:“特别技能训练营是本图书馆最特色,无论何种技能,只要加入本训练营,即可迅速达到专业高手水平。”

    杜荷不爱学习,勉强混了个大专毕业,看到简介后大感兴趣。

    他知道自己来到了唐朝,第一个大麻烦就是不会写毛笔字,于是输入了“学习书法”四个字。

    忽然,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段记忆,仿佛自己从小苦练毛笔字,在名师的指点下,书法水平已经达到了极高的境界。

    “哇,看牛叉了!哥发达了。”杜荷兴奋地叫了起来。

    他正想学习其它技能的时候,就听见外面有人说道:“那个混蛋醒了吗?”

    “姑爷晚上一直没醒,不知道现在醒了没有。”一个嗓门粗大的声音说道。

    “开门看看!”问话的人说道。

    “是。”粗嗓门说道。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了,有两个人走了进来。

    杜荷看到这两个人身上穿着影视剧中见过的唐朝的服饰,其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穿着丝制圆领袍服,是富贵人家子弟的打扮,另外一个30岁左右的汉子,穿着粗布衣衫,看上去像个护院。

    年轻人高高的个子,身材强壮,浓眉大眼,看上去很精神,还有点彪悍的气质。

    护院中等个头,五大三粗,大脑壳儿,留着络腮胡子,看上去十分凶悍。

    年轻人脸色很难看,他瞪着眼睛说道:“你跑什么?”

    杜荷十分尴尬,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身体的原来的那个主人究竟为什么要跑?他听人喊自己姑爷,大概是这家的女婿,他什么都不知道,连这一家人是干什么的他也不清楚。

    他很担心自己闯了什么大祸,于是决定装糊涂,他问道:“你们是谁,干嘛要捆着我?”

    护院吃惊地说道:“糟糕!公子,姑爷的失忆症又犯了,他把这几天的事情也忘了。”

    “这简直是,唉,王三,你跟他说说吧。”公子无奈的说道。

    护院王三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杜荷。

    原来,这家院子的主人名叫秦敬文,是凤州城里有名的富商。公子是他的儿子,他还有一个女儿,因为某种原因,要找一个假的上门女婿。秦家不方便找当地人,就在街头找了一个失去记忆的流落书生,也就是杜荷原来的那个身体的主人。

    秦家帮助杜荷治好了伤,跟他签订了协议,让他入赘到秦家当女婿,等到秦家度过难关之后,给他写休书,结束这段婚姻,到时候秦家会给杜荷一笔钱。

    王三气愤地说道:“姑爷,看你也像个读书人,秦家好歹救了你,将来还会给你一笔钱,你怎么能忘恩负义,就这么逃走了呢?”

    杜荷继续装傻,纳闷儿地说道:“照你们所说的,挺好的一件事儿啊,我为什么要跑啊?”

    公子名叫秦锐,他气愤地说道:“我正在问你呢,你说为什么要跑呢?”

    杜荷试探着问道:“莫非你妹妹有传染病,或者长得太丑?”

    秦锐一听这话,气得在杜荷的腿上踢了一脚,骂道:“你放屁!你妹妹才有传染病,长得像丑八怪呢。”

    杜荷虽然挨了一脚,可是他基本上可以肯定,自己没有犯什么很大的过错,心里踏实了下来。

    他自言自语道:“那我为什么要跑呢?”

    秦锐认为他是在装傻,怒道:“王三,把他带到前厅去,家法伺候!”

    三上来推着杜荷就往外走。

    正在这时,一个丫鬟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这是一个很秀气的女孩儿,长着一张包子脸,模样讨喜,由于跑得急促,她的一张小脸儿白里透红,看上去十分可爱。

    她跑到了秦锐的面前,用手轻拍着起伏的胸脯,喘了一口气,焦急地说道:“公子,候府的李管家来了,老爷让你把姑爷带过去。”

    秦锐皱着眉头说道:“他来干什么?采莲,你赶紧去我妹妹那里,给姑爷找一身新衣服来。”

    “哎。”采莲又急匆匆地跑开了。

    秦锐让王三给杜荷解开了绳索,对他说道:“侯府的李管家是个精明人,一会儿你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吗?”

    杜荷说道:“事情我都记不起来了,到底该说些什么呢?”

    秦锐说道:“李管家一定是问你的出身来历的,你就说来自西域高昌国,从小跟我家定了娃娃亲,家人去世后来到凤州城,要入赘我们秦家。”

    杜荷诚恳地说道:“我看你们家人也不像坏人,你们最好跟我说清楚为了什么,我才能真正地帮助你们。”

    秦锐说道:“我就这么跟你说吧,侯爷的儿子看上了我妹妹,可他那个儿子不是个好东西,要娶我妹妹就是为了谋夺我秦家的家产。让你假扮上门女婿,就是要打消他这个念头。明白了吧?”

    “这个什么侯爷真不是个东西,这件事情我就帮你们了。”杜荷疾恶如仇,听不得这么欺负人的事情,马上答应了下来。

    在凤州城里,势力最大的还不是凤州刺史,而是新城县侯高霸,他不仅本人是开国县侯,他的女儿还是长安城里的一个郡王妃,算得上是皇亲国戚,这样的人物,在凤州一带可谓是只手遮天。

    高霸还有两个儿子,长子在长安城里做官,次子高远成日游手好闲,欺男霸女,他偶然在街头遇见了秦锐的妹妹秦蓁蓁(音同真),打听到了她的家世,就派人前来提亲,想来个人财两得。

    高远二十岁出头年纪,已经有了4房妻妾,还经常在外拈花惹草,秦家当然不肯同意这门婚事,可是他们又惹不起新城县侯。于是,他们就想到了假结婚的主意。

    高远听说秦蓁蓁已经成婚了,也只好作罢。可是,这几天他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说有人看到秦家的上门女婿,曾经流落街头,后来就成了秦家的女婿。他感到这件事情有些不合理,于是就派侯府的管家李占利前来一探究竟。

    杜荷被带进了秦家的中堂,他看到中间主位右首上,坐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员外,模样跟秦锐有些相似,他应该是秦敬文了。

    杜荷上前行礼说道:“见过岳父大人。”

    秦敬文指着左首位置上的一位四十多岁年纪、大户人家管家模样的人说道:“这位是侯府的大管家李员外。”

    杜荷行礼说道:“见过大管家。”

    李占利长着一对扫帚眉、三角眼,看上去就十分精明难缠,他很不礼貌地使劲地盯着杜荷,看了半天,方才问道:“贤侄,听说你是高昌人士,我的夫人娘家恰好也是高昌人士,与你算得上是同乡。”

    说完,他指着坐在他下首的一位中年男子,说道:“这位是我夫人的同胞弟弟,他也是高昌人士,彼此可以多交流一下。”

    此话一出,秦敬文和秦锐都吓了一跳,头上的冷汗直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