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合约赘婿 > 第四章 暗渡陈仓
    秦家布庄门口,围了不少的人,原来的布庄掌柜方中夏被赶了出来,几名伙计很不客气的把他的东西扔了出来。

    秦蓁蓁指着他气愤地说道:“秦家待你不薄,你却吃里扒外,与外人合伙来坑秦家,像你这样没有良心的人,赶紧滚出我们秦家。”

    方中夏十分尴尬地捡起地上的东西,灰溜溜地离开了。

    在看热闹的人群当中,有一名侯府的家仆,很快就把这个情况禀报了李占利。

    李占利轻蔑地笑道:“秦家都是一群蠢货,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方中夏回到家里,就看到了杜荷和王三。他恭敬地行礼说道:“见过姑爷。”

    杜荷满怀歉意地说道:“方掌柜,委屈你了。”

    方中夏郑重地说道:“秦家对我有知遇之恩,这点委屈算不得什么。”

    杜荷说道:“小姐都跟你交代过了吧?”

    方中夏说道:“小姐说了,一切都听姑爷吩咐。”

    杜荷对方中夏交代了一番,方中夏惊喜地说道:“真是好主意,您放心,我一定做得妥妥当当的。”

    杜荷让王三把钱给了方中夏,方中夏感激地说道:“谢谢老爷、小姐和姑爷的信任,傍晚我就离开凤州城。

    请姑爷转告老爷和小姐,我一定不负重托,绝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杜荷和王三离开了方家,他问道:“王护院,凤州城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王三担忧地说道:“姑爷,如今秦家这么多麻烦事儿,你还有心思去玩儿?还是赶紧回府里吧。”

    杜荷笑道:“饭要一口口吃,事要一点点做,现在回去什么也做不了。”

    王三坚持说道:“如今秦家人心惶惶的,咱们还是回去吧。”

    看到王三对秦家如此尽忠尽责,杜荷对他高看一眼。通过王三和方中夏对秦家的态度,杜荷对秦家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他下决心要帮助秦家成就一番事业,同时自己水涨船高,在唐朝有一个好的开局。

    于是他就不再说什么,朝着秦家走去。

    在路上,杜荷好奇地问道:”王护院,你今年有30了吧,为什么还没有成家呢?”

    王三说道:“小时候家里穷,没有说下亲事。后来,我父母双亲不在了,就去闯荡江湖,整天刀头舔血,也顾不上成家的事情。

    再后来跟上了秦家,年纪也大了,娶亲就更不容易了。我一个当护院的,攒不下多少钱,就是看上了人家,也付不起彩礼钱。”

    杜荷笑道:“如果是因为钱的事情,就不叫个事儿,你跟着姑爷好好混,将来会有很多钱的,到时候多娶几个媳妇都没问题。”

    王三见到杜荷的时候,他正在街头流浪,虽然这几天表现出了一点才能,可是,要说跟着他会有钱,王三还是不相信的。他很想挖苦杜荷几句,可是人家现在的身份好歹是秦家的姑爷,主仆有别,他还要讲究礼数。

    于是,王三没有接杜荷的话,只是偷偷地撇了撇嘴,接着赶路。

    接下来的日子里,杜荷除了讲讲故事之外无事可做,秦家正在危难当中,出去玩又不好意思,他琢磨了一阵儿之后,终于想到了打发时间的办法。

    这天,他让王三去坟典行(书店)买了一些硬黄纸,用剪刀裁成了手掌大小的长方形,拿来了毛笔,蘸上不同的颜色,在上面画了起来。

    王三看到他画的不同的图案,好奇地问道:“姑爷,你画这些东西做什么?”

    杜荷说道:“这个叫做扑克,很好玩。”

    “普客,啥意思?”王三不解地问道。

    “哦,就是纸牌。来,我教你怎么玩。”杜荷说道。

    扑克的魅力不是王三可以抗拒的,很快他就着迷了,接着就传染到了大牛和李狗剩,这些家伙有一点儿空就往杜荷这里跑。

    自从杜荷为秦家支招之后,秦蓁蓁对杜荷产生了一些好奇,经常派采莲来探听情况,杜荷就教会了采莲,采莲很快也对这种游戏着迷了起来。

    采莲回去后禀报了秦蓁蓁,她兴奋地说道:“小姐,那种扑克真好玩。”

    看到采莲眉飞色舞的样子,秦蓁蓁差点按捺不住好奇,想去东跨院看看。可是,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妥,毕竟她跟杜荷的关系有些尴尬。

    她详细地打听了扑克的样子,让采莲有机会弄几张回来让她瞧瞧。

    半个月后,秦家绣坊交货的日子就要到了,李占利有些不放心,派出侯府的一名侍女去秦家绣坊打探消息。

    侍女回来后说道:“李管家,秦家绣坊的人都闲着没事儿做,人也比以前少了许多,听说有些人已经辞工不做了。”

    李占利放下心来,对高远禀报道:“小侯爷,秦家绣坊肯定是不能按时交货了,明天就可以去收违约金了。”

    高远高兴地说道:“很好。等办完了这件事情之后,你再想办法对他们家的酒楼下手。”

    侯府跟秦家的恩怨,,不仅仅是他要迎娶秦蓁蓁这一件事情。

    秦家还开着一家很大的酒楼,里面有一道招牌菜“红烧狮子头”,是秦家祖传的秘方。高远早就想想弄到配方了,他曾经派人去购买配方,被秦家拒绝了,高远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他接着说道:“明天去收货的时候,就派咱们侯府里的人去,明明白白的让他们知道,跟咱们侯府作对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第二天一早,李占利亲自带着侯府的一帮家奴,还有陈家布庄的陈掌柜、气势汹汹地来到了秦家绣坊。

    李秋娥看到了李占利,急忙迎了上去,热情的招呼道:“哎呦!这不是李大管家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李占利昂着头,懒得理她。

    李占利的小舅子取出了取货票,对李秋娥说道:“到日子了,把侯府让你们绣的那批货物拿出来吧。”

    李秋娥故作好奇地问道:“那批货不是陈掌柜的吗,怎么成了侯府的呢?”

    李占利得意地说道:“那批货是我们侯府委托陈掌柜代办的。”

    陈掌柜急忙上前说道:“是的,这批刺绣的货物,是侯府购买我陈家布庄的蜀锦,委托我让你们秦家绣坊刺绣,这是侯府照顾你们秦家家的生意,你们应该感谢侯府才是。”

    李秋娥装作恍然大悟样子说道:“哎呀!原来是侯府照顾我们秦家的生意,那我就替秦家谢谢侯爷、谢谢李管家、也谢谢陈掌柜了。”

    看到李秋娥一副镇定的样子,李占利等人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李占利的小舅子说道:“侯府照顾你们亲秦家的生意,你们可得按时交货。如果你们不能够按时交货,可是要双倍赔偿定金的。”

    李秋娥说道:“放心吧!我们秦家绣坊最重信誉,从来不会耽误客人的交货时间的。姐妹们,把绣品都拿过来吧。”

    很快,绣坊的女工们抱着一一叠叠的绣品走了出来,整齐的地码放在几案上。

    李占利等人面面相觑,尤其是李占利十分沮丧。这几天,他可是去了高远答应给他的那个宅院好几次,正打算收拾过后,把家搬过去呢。这下全都泡汤了。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上前查看,只见那些绣品质量精美,完全达到了交货标准。李广利的小舅子不甘心,随便从货物中抽取了一部分,结果也全部合格。

    这下,李占利等人无话可说了,只能乖乖的付给了余下的货款,拿着货物走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原来,杜荷料到了侯府会控制秦家蜀锦的采购,他建议不去购买蜀锦,而是把订单转包给周边县里的零散的绣坊、以及绣工出众的人家,让他们自行去采购蜀锦,来完成订单。

    为了麻痹侯府,秦蓁蓁首先在秦家布庄门前演了一出戏,假装开除了方中夏。

    为了确保质量,方中夏带着秦家绣坊里的一部分绣工出众的女工,对所委托的绣坊进行指导和验收。

    人多力量大,就这样不显山不漏水,悄悄地完成了订单。虽然要付给那些绣坊一部分加工费,但是从这笔生意上,多少还能有一点利润。

    为了掩人耳目,秦家也不去亲自收货,而是让这些绣纺的人悄悄地送到了秦家在凤州城里,临时租的一个地点。昨天晚上,才悄悄地送到了秦家绣坊。

    至于先前秦家大张旗鼓地四处去购买蜀锦,只是为了麻痹侯府。

    就这样,打了李占利等人一个措手不及。

    侯府。

    李占利吃了一个哑巴亏,感到有些没法儿交代。他特地让陈掌柜跟着他一起回到侯府,十分尴尬地将事情的经过禀报给了高远。

    高远十分恼怒,他把李占利和陈掌柜训斥了一番之后,狞笑着说道:“真是想不到,终日打雁,竟然被雁啄瞎了眼。秦家既然想玩儿,那我就跟他们好好地玩下去。”

    秦家东厢院。

    今日秦家绣坊要按照订单交货,王三等人都期盼秦家能够顺利的渡过难关,他们都十分紧张,以至于连听评书的心情都没有了。

    王三忐忑地问道:“姑爷,你出的主意到底行不行啊?秦家从蜀锦上已经亏了很多钱,如果不能够按时交货,还要赔一大笔违约金,秦家今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他已经把秦家当做安身立命的地方,真心的希望秦家能够平安地渡过难关。

    大牛和李狗剩的心情跟王三差不多,他们以前对杜荷的印象都不好,虽然最近有所改观,可是对他也信心不足。

    大牛说道:“姑爷,老爷和小姐都是好人,你可别害了秦家。”

    李狗剩不善言谈,他只是用那双很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杜荷,大有要跟他算账的意思。

    杜荷淡淡的一笑,端起茶杯若无其事地细细品尝。

    说实在话,他的心里也有些紧张,主意是他出的,可是具体操办的不是他,中间是否会出纰漏他也不得而知。

    此时的秦家弥漫着一股紧张不安的气氛,大家都在等待从绣坊传来消息。

    忽然,院子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是秦锐的喊声:“杜荷,杜荷,你在吗?”

    紧接着,秦锐就跑了进来,他面无表情地盯着杜荷,嘴里不断地喘着粗气。

    “什么情况?”

    包括杜荷在内,所有的人都十分紧张。

    秦锐终于喘匀了气,他在杜荷的肩头重重的锤了一拳,咧嘴笑道:“杜荷,真有你的,事情成了。你没看见李占利的脸,气得像猪肝儿一样。哈哈哈。

    杜荷,这次多亏了你了,想不到你还真是个人物,哈哈哈哈。”

    王三等人吃惊地望着杜荷,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家伙不久前还穷困潦倒、流落街头,却在关键时刻帮了秦家的大忙。

    就在这时,院子门口传来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接着,秦蓁蓁面带笑容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