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合约赘婿 > 第五章 姑爷是好人
    秦蓁蓁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贴身丫鬟采莲。

    秦蓁蓁来到了杜荷着面前,朝着他行了一礼,说道:“杜公子,谢谢你了。”

    说话的时候,她的脸色微微泛红,白皙的脸颊如同飞上一朵桃花一番,娇美异常。

    杜荷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她,心道:“这小妞还真是个大美女。”

    杜荷看得有点儿傻了,这一瞬间,他的脑海仍然闪过了一个念头,不明白先前的那个书生为什么会逃走呢?

    片刻之间,他回过神儿来,赶忙还礼说道:“不敢当,我的伤承蒙秦家的关照,如今已经好了,该感谢的是我才对。”

    看到杜荷彬彬有礼,言语谦虚得当,还知道感恩,秦蓁蓁对他的好感又增添了几分。

    秦锐热情地说道:“杜荷,为了感谢你的帮忙,家父特地设了酒宴,咱们这就过去吧。”

    杜荷正好有些话想跟他们说,于是也不推辞,就随着秦锐兄妹向前院走去。

    王三、大牛和李狗剩,都对杜荷有些好感,看到他受到了秦家的重视,都为他感到高兴。

    王三说道:“我早就看出来了,姑爷是个有本事的人,果然如此。”

    大牛不屑地说道:“拉倒吧,当初就是你把姑爷从墙上打下去的。”

    王三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不怨我,谁让他当初跑呢?后来他能讲那么好听的故事,我就知道他有本事了。”

    他们二人争论了起来。

    李狗剩不善言谈,对他们二人的争吵插不进去嘴。不过,今天他也说了一句:“故事好听,扑克好玩,姑爷是好人。”

    秦锐和杜荷在前面边走边聊,秦蓁蓁和采莲跟在后面,也在小声说话。

    采莲说道:“小姐!我早就觉得,姑爷是有本事的人,会讲故事,他发明的扑克真好玩呢。”

    秦蓁蓁淡淡一笑,没有接她的话茬,只是打量着在前面的杜荷。

    杜荷身材高大匀称,宽大的袍服穿在身上,举止之间颇有些洒脱的气质。她暗中猜想,杜荷原本的身份,恐怕并非一个落魄的书生那么简单。

    采莲是个机灵人,看到小姐不说话,她也自觉地闭上了嘴。最近一段时间来,她察觉到了小姐对杜荷有些好感,看到小姐盯着杜荷的背影,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杜荷阳光帅气,待人和气,言谈有趣,采莲对他很有好感,尤其是这次杜荷帮助秦家度过了难关,她真的觉得杜荷跟小姐很般配,希望他们真的能够走到一起。

    酒宴之前,秦家兄妹陪着杜荷先来到了后庭,拜见了秦敬文。

    见到杜荷,秦敬文高兴地说:“杜贤侄,这次秦家渡过了难关,真的要好好谢谢你才是。”

    看到秦家人对自己的态度,杜荷心里踏实了许多,知道自己在秦家已经有了一定的地位。不过,以他过去商战搏杀的经验,他知道秦家的麻烦才只是刚刚开始。

    他很想提醒他们注意,可是看到他们正在兴头上,他也不愿意扫兴。于是,他就忍住了没说,跟秦家人说着闲话。

    杜荷的身份来历说不清楚,而且他对秦家的事情了解得也不多,双方闲聊了一阵,话题自然而然的又转到了秦家的生意上面。

    秦锐是个直脾气,他忍不住说道:“秦家虽然避免了赔偿违约金,在绣坊生意上有一点利润。可是,在蜀锦上白白地被候府坑了一笔,最终还是损失了四千多贯。这笔损失实在是太大了,不知道多久才能够赚回来。”

    他主要负责秦家的酒楼,一年辛辛苦苦的下来,利润也不过一千多贯,一下子损失了这么多,难怪他会心疼。

    秦蓁蓁别看年轻,却比秦锐沉得住气,她说道:“兄长,今天是高兴的日子,是专门为了感谢杜公子的,就不要说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

    杜荷看到秦蓁蓁如此的体贴人,对她的好感又增添了一分。他心中有股冲动的感觉,希望能够帮助秦家渡过难关。

    他忍不住说道:“在这一单生意中损失的这些钱,要想赚回来不是很难,可是……”

    秦锐正在心疼损失的那些钱,不等杜荷说完,急忙问道:“杜荷,你以前做过生意吗,如何能够把这些钱尽快就赚回来?”

    秦蓁蓁却觉得杜荷话里有话,她不满地说道:“兄长,你让杜公子把话说完。”

    秦敬文阅历丰富,他自然知道这件事情得罪了侯府,侯府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也注意到了杜荷后面的话。

    他问道:“贤侄,关于秦家的目前的局面,你有什么想法,但说无妨。”

    杜荷说道:“秦家是商人,赚钱固然重要。可是当务之急,是要提防侯府对秦家的报复。”

    杜荷的话,说中了事情的要害,秦家人都紧张了起来。

    秦锐气愤地说道:“该死的侯府欺人太甚!再敢来找麻烦,我跟他们拼了。”

    秦蓁蓁看到秦锐还是如此的急躁,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她说道:“兄长,你莫要急躁,还是多听听杜公子的意见。”

    秦敬文问道:“秦家该如何应对,还请贤侄赐教。”

    杜荷说道:“这些天来,我已经大致地了解了情况,候府在凤州城里的势力很大,背景深厚,凤州城里的人大部分对候府都十分畏惧。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对付他。”

    想想侯府勋贵的地位和深厚的背景,秦敬文就头疼。他真的不知道采取什么办法,才能够阻挡来自侯府的迫害。

    杜荷看到秦家人如此的紧张,他淡淡地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候府虽然地位尊贵,但是他们在凤州城也有弱点,那就是他们不是本地现任的官员,并不能直接左右凤州城的官员们。凤州城的官员们给他面子,只是不愿意得罪他而已。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凤州城的官员们也未必会买他的帐。”

    秦敬文毕竟在商场上打拼了这么多年,对于官场的事情还是了解一些的。听到这里,他眼前一亮,说道:“贤侄言之有理,具体该如何做,还请贤侄指点。”

    他心里开始盘算着该如何出去送礼,给谁送礼,送多少礼合适?

    杜荷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说道:“伯父!秦家在凤州城里只是普通的商人,如果侯府跟秦家作对了,您就是想出去送礼,也没有人肯收您的。”

    秦敬文听到这里十分沮丧,他知道杜荷说得没错。凤州城的那些官员们,没有人肯为了秦家就去得罪侯府的。

    商场上请客送礼的事情,秦锐也十分清楚,这也是他经商时常用的手段。听到杜荷说了半天,把这条路也堵死了,他不满地说道:“杜荷,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该怎么办?”

    秦蓁蓁微微摇头,说道:“兄长,你不要总是这样急躁,听杜公子把话说完,好吗?”

    杜荷微笑着朝着秦蓁蓁点了点头,露出了赞许的神情。

    秦蓁蓁脸色微微一红,低下了头去。

    秦敬文也说道:“锐儿,你不要再插嘴了,请杜贤侄接着往下说。”

    杜荷说道:“其实此事也容易。”

    听到这里,秦锐又有些着急了,他刚要开口说话,秦敬文瞪了他一眼,他只好憋了回去。

    秦敬文问道:“杜贤侄有话请直说,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您尽管吩咐。”

    他现在说话的语气越来越客气了。秦蓁蓁也用期盼的目光望着杜荷。

    杜荷笑道:“这件事情真的很容易,只需小姐一人

    就可以搞定。”

    “我?”秦蓁蓁有些吃惊地说道。

    杜荷微笑着望着她,肯定地说道:“对,这件事情只需小姐一人出面,保管叫侯府无从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