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胎六宝爸比好厉害 > 第1200章 你们说什么了
    

     跟帝博凛说,“三哥,他答应治疗了。”

     帝博凛眼神微愣,说,“我让人将他转过去。”说着走到一边去打电话。

     司冥寒黑眸盯着帝宝的脸,那般锐利,“你们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就是苦口婆心地劝了番。”帝宝不敢说实话,她还没想好该怎么和司冥寒说。

     至少,不是在医院里的现在。

     “他为什么会答应治疗?”司冥寒追问,语气冷了下来,黑眸的盯视都是至始至终的。

     “我都说了是劝了很多……”帝宝眉头微皱,明显不想再说下去。

     偏偏她这样的排斥,只会让司冥寒更怀疑,周身的气场愈发冷,吓人的地步。

     帝宝不敢面对,转身往她三哥那边走去。

     帝博凛挂断电话。

     “今天就可以动手术么?”帝宝问。

     “不能,骨髓移植需要配型,这个不用担心,很容易弄到。那也要等明后天。只要他答应治疗,其他都不是问题。”

     回去的路上,帝宝都不想和司冥寒同坐一辆车。

     或许是帝博凛看出妹妹的心思,将她拽到自己的跑车上。

     司冥寒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车离开。

     帝宝坐在副驾驶上,异常的平静。

     一直盯着车窗外发愣。

     视线微动,能看到后视镜里司冥寒坐的那辆车。

     事情是解决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说出去的话是泼出去的水,怎么都收不回来了。

     “阿宝。”帝博凛叫她。

     帝宝回神,转过脸,“三哥,怎么了?”

     “你和司垣齐说什么了?”

     “没什么……”

     “这里没有旁人,跟三哥有什么不好说的?你答应司垣齐什么了?”

     帝宝低下头,“等司垣齐康复后再说吧!”

     司冥寒那边暂时不想说,她三哥这边也是,似乎能拖一时是一时。

     至少在司垣齐康复之前,别再节外生枝了。

     “三哥不希望你受委屈,你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司垣齐。你在帮他,做什么也会考虑他,是他自己不想活,那就由不得别人了。”

     “并不算是委屈……”帝宝说。

     曾经她都答应司垣齐会结婚生子,最后食言了。这次只是举办婚礼,又不是结婚。算是兑现。

     她也希望司冥寒能体谅她。

     “当初,我并不知道司垣齐找别的女人是在保护我,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坏心,相反,我更像个恶人。”帝宝说。

     这种背叛司垣齐的感觉,将一切弄得乱七八糟的她,才是可恶的。

     “只能说你们没有缘分。阿宝,你可不能觉得是自己的错。你没有错,没必要为任何人牺牲,知道么?”帝博凛一手挡着方向盘,一手捏了捏她的手。

     如果司垣齐平平安安地活着,阿宝还能坦然自若地寻找自己的幸福。

     可现在这个样子,阿宝的心里肯定不好受。

     “三哥,你说司垣齐为什么会这么倒霉,都步上正轨了,又生了这么严重的病?”

     “别担心,只要他配合,三哥一定治好他。”

     “还会复发么?”

     “司垣齐会这么快地复发,他肯定是没把身体当回事。比如说生活习惯上。手术再成功,也要当心。从现在他的自暴自弃上就可以看出来了。”

     帝宝沉默,如果她和司垣齐举办了婚礼,那么,以后他就会好好地生活了吧!

     也是……她和司垣齐之间的一个了结。

     “司冥寒那边你想怎么应付?”帝博凛问。

     一想到这个,帝宝内心就想逃避,但又不得不面对。

     她有点怕司冥寒……

     可想避开绝对是不可能的……

     只能拖延着,直到司垣齐康复……

     这样……

     “如果不想司冥寒看出来,你要表现地不露痕迹。”帝博凛帮她出主意。“不过,有时候怀疑一件事,是不需要从表情上判断的。司冥寒更是。”

     “反正……我死不承认。”

     “没事,真要控制不住,有哥哥们在呢!”

     这点多少能安慰到帝宝。

     不像以前还是‘陶宝’的时候,孤立无援,绝境求生。

     司垣齐被送进了医疗室,帝博凛也进去了。

     帝宝没有进去,站在门口的不远处。

     她三哥告诉她,有什么事就叫他,他会立马出来,生怕她会遭受什么虐待一样。

     看着有些搞笑,然而帝宝笑不出来。

     空气动荡不安,密度厚重,仿佛氧气都变得稀薄,让呼吸不顺畅起来。

     帝宝转过脸,看着走过来的黑色身影。

     司冥寒整个人如同浸在黑暗中,那双深沉的黑眸紧紧地盯着她,锐利地要刺入她的灵魂。

     “没有话要说?”司冥寒在她面前站定,声音低沉如磁,又威慑十足。

     “说什么?”帝宝眉头微皱了下。

     “你答应他什么。”

     “我三哥这么问,你也这么问,难道一定是答应了什么他才会配合治疗么?那……时常联系算不算?”帝宝问。

     司冥寒周身的气场顿时压了下来,冷如寒霜,“你答应他这种事?”

     帝宝心惊了下,她故意拿‘时常联系’试探了下,司冥寒都是这种反应,要是让他知道婚礼的事……

     “你这是在给他机会!”司冥寒忍着戾气。

     “难道让他去死?他还是你亲弟弟,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帝宝无奈,伸手拉着司冥寒的手,声音软绵绵的哄着,“司冥寒,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我不给他机会,他的机会都是没用的。对不对?”

     “我不会同意!”司冥寒脸色铁青。

     先是联系,时间长了,他们会不会旧情复燃?帝宝的心里本来就装着司垣齐,以后会不会让她不顾孩子,不顾一切地在一起?

     他绝对不会让这种可能发生,而提前扼杀!

     司冥寒捏住她的下颚,俯视,视线钻进那双清澈惊愕的瞳眸里,“有我在,你们什么机会都没有!”

     帝宝心里再一次地笃定不能让司冥寒知道婚礼的事。

     “晚上给我回京都。”

     “什么……”帝宝惊了下。

     身后医疗室的门打开,帝博凛弄好了出来了,看到那一幕,脸色不太好看,“司冥寒,你又在欺负我家阿宝?”

     司冥寒的手从帝宝的下颚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