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止道为仙 > 第641章 引劫!
    乌家老三美眸中闪过一丝茫然,但好在乌家老大的神通擦着她的发鬓而过,与她身后迎来的猩红禁制相撞。

    “他手段极多,三妹小心!”乌家老大匆忙提醒了一句,便又纵身提气朝着冲过来的柳寻香而去。

    柳寻香的体质特殊,不仅修灵异于常人,而且体内经脉也比常人要坚韧三分。

    雾隐宗东方天的开脉之法强大且神秘,柳寻香得其福泽,为后来能够越阶杀敌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而这个基础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他能够同时施展三式神通的灵气在经脉内运转而不把经脉撑爆。

    刚才乌家老大破去的禁制便是如此。

    柳寻香一边在施展吞噬魔功用来对抗乌家老三的神通,一边还偷偷打出十二妖禁之一的猩红禁制偷袭她。

    若非乌家老大提前察觉,恐怕此刻乌家老三就算不死,也要从年轻貌美的女子化作皮枯面褶的老太婆。

    乌家老三反应过来,心中阵阵后怕,看着与自己大哥斗的昏天暗地的柳寻香,她眼中闪烁着怨毒。

    当初听闻风声,说要招纳柳寻香入百战星盟她就极为反对,却又碍于长老会的命令只能忍气吞声。

    眼下能够光明正大的杀柳寻香,她自然不会放过机会,同样催动灵气加入战圈,给予自家大哥一臂之力。

    两名天人境强者的实力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更何况旁边乌家老二手臂上的火也快被扑灭。

    等他扑灭再过来,那可就是三打一,另外还有四个神玄老怪不停地在周围帮忙钳制他,届时除非柳寻香冲破衰劫达到天人第四衰,否则想逃都逃不掉。

    柳寻香一招腥风吹过,将旁边参团的一名神玄老怪半边身子化作白骨,但代价却是自身结实的挨了乌家老大一击。

    得亏他肉身神通强悍才没能被打的肉身崩溃。

    众所周知,修真界最顶尖的肉身神通就数两禅寺的六丈金身,但南明离火身同样作为修真界顶尖肉身神通之一,其威力不比六丈金身差。

    虽说以挨一记神通为代价废了一名修士,但废的也仅仅是神玄境罢了,若是没了三位天人境强者,剩下的神玄境对柳寻香而言根本不足为惧。

    柳寻香目光凝重,手印变换下身形也欲要化作流光朝着乌家老二而去。

    论修为乌家老二的最差,同时他现在的心思都在熄灭朱雀之火上,周围空防,当是击杀他的最好时机。

    乌家老大年纪最长,目光和战斗经验也是最为老辣,当他察觉到柳寻香的目光扫向乌家老二时,他心中便咯噔一声。

    “他要先杀老二!”没有丝毫犹豫,几乎就在柳寻香动身的同时,他也消失在原地,等到他再次出现时,人已经挡在了乌家老二面前。

    然而柳寻香却并没有如他所料的冲破拦截前来,而是立刻转变方向,唤出一柄古朴的长剑后侧身朝着乌家老三而去!

    柳寻香刚才的一系列反应,都只是为了将这个最强的乌家修士从自己身边支开。

    “三妹小心!”乌家二兄弟再次怒吼道。

    他们在柳寻香手中的那柄剑上感受到了令人心悸的凶戾。

    这柄剑自然就是常年温养在柳寻香识海中,喜欢藏匿在神秘雾气中打转转的凶剑念劫!

    念劫作为大凶之剑,有着一剑出,万鬼哭的名号,如今更是在神秘灰雾中滋养几百年,凶威更甚从前。

    滔天的凶意将天空的云雾切开,剑光化作一线天在乌家老三的瞳孔中迅速放大,几乎瞬间便将她的眼眶占据。

    白光刺眼,整个空间如同静止一般,等到众人眼中再次恢复清明时,柳寻香已不见了身影。

    “三妹!”

    “三祖!”

    乌家修士慌乱的看去,见乌家老三半佝着身子,鲜血自嘴角拉出一丝细线垂在地上,皆不知所措。

    “没事。”乌家老三抬起手摆了摆,虚弱道:“我没事,有叔祖给的保命之印挡住了他的杀招,你们快去追,他已经不行了,逃不了多远!”

    乌家的底蕴不比陆家差,那自然也是有着生灵境的老祖存活于世,所以乌家核心族人身上有保命底牌并不奇怪。

    柳寻香也清楚这点,所以他在见到乌家老三眉心处浮现出一尊白袍少女的身影时,立刻决定一击便逃。

    不管得手与否。

    “那白袍少女的虚影样子看上去不过二八年华,但身上的威压却如渊如狱深不可测,甚至比鱼叟还要强大几分,应当就是乌家现存的唯一一名生灵境老祖。”

    百元星外,柳寻香哇的一声喷出鲜血,但目光却比之前更加坚毅起来。

    他只差最后五十八座了,最多只要三个月,他就能完成承诺,到时候喜使就不得不捏着鼻子答应。

    而只要他这次能与喜使达成交易,为孟劫白越争取五百年时间,落圣星就会迎来属于他们的生灵境老祖。

    那个时候,不管几大势力的战争打到什么地步,都能保住家乡不受战火牵连,故地不受践踏,故乡凡,修皆不受战争苦难。

    “最后的三个月了。”柳寻香回头看了一眼,咬牙再次催动灵气朝前方星空飞去。

    在他刚离开没多久,乌家二老便带着身下的三名神玄老怪出现在此处。

    “让他跑了!”乌家老二眼中闪过懊恼,不甘心道。

    乌家老大摇摇头,只见他咬破右手中指尖挤出一滴血来,然后左手并剑指冲着血珠一通乱画。

    血珠顿时如同活物从他中指蠕动飞起,化作一条手指长短似蚯蚓般的血虫朝着一处冲去。

    “他以为破了叔祖留下的保命符印就能远走高飞吗,真是太天真了!”乌家老大眼神阴鸷,当中闪烁着寒芒道:“给我追!”

    受伤的柳寻香速度并不快,再加上他一路跑还不忘在身后留下些小型禁制,所以此刻距离百元星的位置并不算远。

    这些小型禁制没什么威力,遇人便破,但却能很好的警醒布置者,让布置者知道身后有人尾随。

    所以当第一个禁制破开时的感应传来,柳寻香便眉头紧皱起来。

    位置不算远,而且远古星空漆黑一片,除了修真星散发着自身独有的光芒能为修士指引道路外,想要在星空中追捕一个人是很困难的。

    可柳寻香却没想到,身后的乌家修士却能接二连三触动他留下的禁制,显然他们是有手段明确自己逃跑的方向的。

    “还真是一群狗鼻子。”柳寻香翻手捏碎一瓶丹药,将其全部倒入口中服下后,继续朝前方飞去。

    这些都是最基础的补气丹,能补充灵气,但对疗伤没太大作用。

    在伤势和衰劫的折磨下,柳寻香的速度还是没能超过乌家修士,很快他就暴露在了乌家修士的眼中。

    “大哥,在那!”乌家老二目光鸡贼,率先发现柳寻香的身影。

    柳寻香听的他们的话传来,眼中凶光闪烁。

    既然逃不掉,那就只能……全杀了!

    他转身看向身后追来的乌家修士们,神情中带着一丝被压抑的疯狂。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上赶着着求死的。”柳寻香阴恻恻的说道。

    乌家几人停下身子,有些阴晴不定的盯着他。

    “柳殿主,命令在身,还请你多多担待。”乌家老大犹豫了下,客气的说道:“你为星盟重伤赵家帝子,又一人拔出外来势力道场一百四十二座,居功甚伟。

    我乌家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还是那句话,只要殿主你肯自戕,乌某保你全尸,并将你的尸身完好无损送回星盟,星盟也还是以六殿主的规格为你风光大葬。”

    “如何?”乌家老大问道。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此刻的柳寻香让他有种心中隐隐不安的感觉,可偏偏他又无法确切找到不安的原因。

    所以他才决定再费些口舌,以避免些不必要的麻烦。

    柳寻香静静的听着他说完,忽然放声大笑起来,直到自己笑的有些喘不过气才停下来,道:“刚才的话,乌长老自己听了信吗?”

    “我若是死了,恐怕百战星盟在结束这场战争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屠杀落圣星吧。”柳寻香问道。

    “不可能。”乌家老大立刻反驳道:“落圣星所属百战星盟,星盟有规定修士不得肆意屠星,违反者株连九族。”

    “所以殿主尽管放心。”

    柳寻香摇头,道:“我不放心,你们这些人……都太恶心了,乌家如此,喜使如此,鱼叟如此。

    百战星盟污浊不堪,驱逐外来势力也不过是为了独吞资源,以利益为主的你们,所有的承诺都如同放屁。”

    “那殿主又何苦执着与喜使的交易?”乌家老大问道。

    喜使不会兑现承诺这件事所有人心中都有很清楚的答案,所以他们也不明白柳寻香究竟是在执着什么。

    柳寻香面色平静道:“他是否遵守承诺是他的事,但这却是我仅剩的希望,哪怕还有万分之一的侥幸我也一定不会放弃。”

    “愚蠢且固执的痴心妄想之徒。”乌家老二毫不留情的出言嘲讽道。

    “你们这些人,不会懂的。”柳寻香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在继续理会他。

    每个人的经历与成长不同,没必要在观念上去说服别人,就像柳寻香是邪修,而乌家修士是整个星域中都赫赫有名的世家。

    乌家老大双目微眯,沉默良久后长长叹了口气,有些惋惜道:“你们,送柳殿主上路吧。”

    道不同,不相为谋!

    理解不了,也不能去理解……

    柳寻香嘴角扬起,道:“与我而言,你们来杀我才是对我最大的尊重与认可,正如朱雀不与山鸡为伍,游龙不与虫蟒为伴一样。”

    “所以,多谢了。”

    柳寻香双手上下相叠,灵气以一种从未有过的方式在体内经脉中运转,体内两生花摇曳生姿,源源不断的灵气涌入识海后将其渲染的如同静谧星空般璀璨而神秘。

    “道术,寰宇无极天!”

    寰宇无极天是柳寻香在落圣星白骨渊下由一颗老李子树所授的一部能够修炼到死灭境的道法。

    但道法对灵气的消耗极大且内容晦涩复杂,柳寻香多年来一直在修炼但从来没施展过,同时他在研习时发现功法比他想象中的要可怕的多。

    尤其是到了天人境的时候,修炼之法更是近乎疯魔,那就是天人境时所有修士想的都是度劫,而道法中却要修炼者主动……

    引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