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击者其实并不弱,虽然没有其他的特殊能力,但手捏蛇狗、打爆地吼还是没有丝毫问题。

    关键罗柯把它的专属武器摸走了,少了各种高科技暴力武器的追击者是残缺的!

    暴君这玩意,只要不是那几代特别拉胯的,都能够硬抗炮弹、拳破装甲,更有甚者可以进入第二形态。

    要怪就怪罗柯太强悍了,根本不给追击者反应时间,而且别看他这一招朴实无华,但破甲单杀的威力其实远超炽焰爆。

    当然,罗柯也不是想象中那么轻松惬意,多少受到些负面影响。

    落地时差点把腰给拧了,并且感觉右臂肌肉酸痛,肋骨略微发麻,甚至喘了几口粗气,呼吸还岔气了。

    从另一个方面看,粉身碎骨的追击者死的很幸福了,至少死的干脆利落,没有受到火烤践踏等等折磨。

    对于被禁锢灵魂的马特而言,这也是最好的归宿。

    此刻,那些被子弹打死的伞成员纷纷站了起来,僵硬地行动起来。

    浣熊市的状况已经病入膏肓,T病毒溶于空气,当一个正常人死后会迅速鸠占鹊巢,控制尸体满足其原始需求。

    但下一秒,T丧尸被猩红二次感染,乖巧地前往保护伞大楼的地下,此时的地下实验场所已经聚集了上万奇行丧尸与变异动物,这里的避难等级高,能够躲过核爆。

    可能它们现在是你保护伞的,但最终都会是我罗柯的!

    吞噬之爪伸出,把满地的碎块一一分解炼化。

    +25

    进化值【997/2000】

    “吞噬暴君——追击者,皮肉防御小幅度提高,力量小幅度提高。”

    皮肤更具韧性了,普通的冷兵器连划痕都留不下,寻常枪械的子弹都破不开皮。

    手掌随便揉捏,一挺重机枪就被捏成一坨废铁,力量确实比以前大了一点点。

    罗柯褪去骨刃与尾翼,恢复常人模样,在他的听觉中,正有一队人马赶来。

    爱丽丝、瓦伦婷、卡洛斯、半路组队的黑人LJ,以及博士心心念念的小女儿。

    黑警佩顿之前就被咬伤感染,能坚持那么久已经难能可贵,变异后被瓦伦婷忍痛爆头;女记者在学校寻找小女孩时被丧尸分而食之,她留下的摄像机成为爱丽丝记录保护伞罪行的工具。

    一共五人跑入,可当她们看见一地狼藉的战场中站着一个小丑后,都不禁生出荒谬的神色。

    “罗柯?”爱丽丝将信将疑地问道。

    “恭喜猜对,奖励你们一架飞机!”罗柯大手一展,指向停在后方的运输机。

    这是一台可以垂直起落的飞机,本来是负责人准备的诱饵,但如今却是做了嫁衣。

    “爸爸!”这时候,小女孩发现躺在墙角的查尔斯,立马扑了过去。

    父女终于相见,查尔斯也算正式跟保护伞决裂,与爱丽丝等人同一阵线。

    几人急忙上了飞机,卡洛斯坐上驾驶位,启动引擎,准备升空。

    “你不上来?保护伞的核弹马上就要到了!”爱丽丝朝反向行走的罗柯喊道。

    罗柯摆摆手,“后会有期!”

    “他?”黑人LJ猛拍大腿,“真帅!”

    舱门合上,查尔斯抱着女儿,忧虑地望着罗柯渺小的背影。

    他,是谁?

    飞机消失在天际,朝着与原剧情截然不同的轨道而去。

    在电影第二部结尾,核爆引发冲击波,爱丽丝为了保护小女孩被一个钢管戳死,尸体被伊萨克博士带回保护伞,并且“复活”。

    罗柯不知道他们接下来会怎么发展,但他只管做好自己的事。

    整个浣熊市陷入了诡异的安静,街道上空无一人,弥漫的鲜血昭示一切都是真实。

    夜幕划过一道尾焰,朝着浣熊市极速飞来,在城市中央的半空引爆。

    核平!

    以核为善!

    浣熊市陷入水深火热,横尸遍野,人们看不见希望,所以保护伞出于人道主义送了一发核爆,帮他们从绝望中解脱出来。

    真善良。

    半圆扩张,黑夜化为白昼,冲击波将一切湮灭成虚无,蘑菇云冲上云霄。

    在爆炸的一瞬间,罗柯进入了保护伞公司的地下室。

    无数建筑震碎坍塌,都市沦为废墟,掀翻的路边燃烧着火焰,所有湖水被蒸发,爆炸过后,黑色的暴雨肆意冲刷。

    天地间飘荡着灰色尘埃,一处夷为平地的巨坑里,一堆碎石被爆开。

    一只皮肉溃烂、露出骨骼的手掌出现,接着一个人形生物摇摇晃晃地钻出。

    “真特么酸爽。”

    罗柯进入的地下室到底还是太浅,头顶天花板都给掀飞了。

    嘶嘶。

    肉芽生长,筋骨一点点再生,坏死的肌肉组织脱落,重新长出雪白的肌肤。

    没多久,崭新的罗柯就一身果果地傲立于废墟之上,高浓度的核污染对他没有一点威胁。

    “吼……”

    浣熊市的死寂被打破,漫天纷飞的尘埃中响起此起彼伏的吼叫声。

    数万奇行丧尸与怪物从地底爬出,恭敬地在罗柯面前排兵布阵。

    气势汹汹,血气滔天,宛如撕碎地狱大门的征伐魔军。

    一小时后。

    距离浣熊市很远的一个废弃小镇,这里聚集了大量失去家园的难民。

    相比之下,他们无疑是幸运的。

    但自从保护伞公司所谓的救助队到来后,大家隐约感觉到不对劲,可那一把把枪炮使得他们不敢吭声。

    一辆辆印有保护伞标志的大巴车驶入小镇,上面载着从路上救下的难民。

    罗柯从其中一辆跳下,老实巴交地等待保护伞的安排。

    “各位,对于这次灾难我们也很难过,经过调查发现起因是合泄露,那些化学的物质使大家变得暴躁,没错,我想你们都看见了那盛开的蘑菇云,那是一场谁也不想目睹的悲剧。”

    说话的是保护伞的一个中层,名叫亚伦。

    “虽然这件事与我们公司无关,可作为世界第一的企业,理应担起大旗,为你们提供安全与保障,你们不必对保护伞感恩戴德,只需记得我们的赤诚善意。”

    混在人群中的罗柯笑了,这口才没谁了,说的他差点都信了。

    “你们不要担忧,保护伞会承包你们的未来,请先暂时住在我们准备的避难所。”

    在小镇郊区,赫然有一座高大的方盒子避难所,没有窗户,完全封闭。

    ……

    与此同时,保护伞东京基地。

    肃穆的投影会议大厅里,在座皆是保护伞的高层。

    戴墨镜的威斯克讲述着会议关键。

    “有一股连我们都查不到的神秘势力正在插手计划,追击者被一个类人生物……击溃,而T病毒感染的丧尸似乎也出现了变异,具体原因尚未找到,关于这种丧尸,给你们播放录像。”

    “很遗憾,这种丧尸远超我们的科研水平……”

    零零碎碎的视频上正是奇行丧尸对临时驻地发起进攻。

    在座无不震惊,特别是一些身兼科研学家的高层。

    一番讨论后,最终敲定——为避免变故,提早计划,加快全球感染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