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书生有种 > 206 太子:苏贤必须来我东宫!
    心念一动,太子妃当即挥退那三个小宫女,然后蹲下身来,轻轻抱着太子坐在椅子上自然垂下的小腿,仰面温柔的问道:

    “殿下可是有什么心事么?现在只有我们夫妻二人,夫妻一体,殿下不妨说道说道,臣妾不一定能为殿下解忧,但殿下说出来可能会好一些。”

    “……”

    听了这话,太子终于面色一动,低头看着太子妃那张端庄娇艳的脸蛋,长长的叹了口气。

    了解太子脾性的太子妃知道,太子这是卸下伪装了。

    “爱妃不知,最近神都城中出现了一位诗才极佳的才子!”太子开始讲述,语气中透着满满的无奈与惆怅。

    “那才子诗才极佳,只用了短短数日,便将其大名传得满城皆知……如此人才,孤自然不能放过,早早的就派人向其伸出了橄榄枝。”

    “甚至于,孤还扮作读书人,与那位才子私下见了一面,相谈甚欢,他也满口答应一定会投奔东宫!”

    “但是!他只是表面上接受,暗地里却与兰陵府中的人接触……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兰陵……”

    “诶!”

    “……”

    太子殿下摇着头,一脸惆怅失落,整个人由内而外都透着一种挫败感。

    当今天下,女皇当国,女皇对兰陵公主格外宠爱看重,恩宠甚至都已超过亲生儿子的太子!

    兰陵公主在朝中大肆培植势力,安插人手眼线,当今宰相一大半都出自兰陵的门下,甚至于兰陵公主自己都坐上了“尚书左仆射”的位子。

    相对于兰陵在朝中的“开疆拓土”,身为皇位合法继承人的太子殿下,却因为朝廷规章的限制,不能接触任何朝臣……

    自然,培植势力之事便无从谈起。

    太子在满朝文武中的威信,远远不及兰陵公主。

    韬光养晦的太子殿下,倒也不去朝堂上与兰陵公主一较高下,而是在另外一个领域展开了角逐——

    那就是人才的抢夺!

    人才,在当下普遍的世人看来,文彩就等同于个人的才能,尤其是诗才,若诗作的好,那说明此人必是人才!

    这种观念根深蒂固。

    十余年前,有大量读书人便是凭借诗才入仕。

    后来,当今女皇登基称帝,这才着手废除“诗词入仕”的弊政,并明确规定百官都需出自科举……

    但即便如此,诗才等同于才能的观念,还是深入人心,太子殿下便是其中的“铁杆支持者”。

    为此,太子派人到处搜罗诗才绝佳之人,并网罗到东宫,作为宾客养起来,以待未来发挥巨大的作用……

    但,这数年以来,太子殿下的名头,始终都不及兰陵公主的名头响亮。

    许多诗才绝佳之人,大多都选择了兰陵公主……

    其实这也倒罢了,太子看得很开,那些选择兰陵公主的人,诗才虽然不错但眼光绝对有问题,不要也罢。

    而这次,主要是那才子的诗才真的好,太子还扮作读书人亲自见过此人……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兰陵公主……

    这对太子的打击太大了。

    此事勾动了他对未来的焦虑。

    对兰陵公主手中的权势也愈加畏惧。

    他虽然是太子殿下,是皇位的继承人,但谁也不能保证兰陵公主不会有野心,毕竟,当今皇位上坐着的那个人,就是一个女人!

    心里这么一想,太子当真是愁得不行。

    就连以往最喜欢的琴曲、歌舞,都兴致缺缺,敷衍了事。

    ……

    太子妃听罢,先是柔声安慰了一番,待太子情绪好转后,她立即建议道:

    “殿下宅心仁厚,这本是好事,但在某些方面,还是需要使用一些强力手段才行!”

    “爱妃你……”

    太子不可思议的盯着太子妃,感觉太子妃此话简直有违圣人之道。

    这与他从小受到的教育严重不符。

    人家不愿,又何必强求呢?

    “殿下可知,兰陵为何能招揽到那么多人才?”太子妃循循善诱。

    “这……”

    太子顿时皱眉,心里寻思一番,发现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

    若说物质方面的条件,东宫比兰陵公主府只好不差,太子甚至还为宾客们娶妻,就连生子也全包了,一条龙服务。

    不对,问题应该不是这么简单!

    好在,太子并非蠢人,很快理出两条头绪,说道:

    “其一,士子们大多仰慕兰陵,渴望成为兰陵的夫婿,若去兰陵公主府说不定能得偿所愿。”

    “其二,这一点,也是孤无法做到的一点,进入兰陵府中的士子,的确可以很快得到朝廷重用,当今几大宰相,一大半都出自兰陵的门下……”

    “……”

    说到此处,太子颇为惆怅。

    太子妃宽慰了两句,然后又说:“但这只是兰陵得势之后的情况,臣妾记得,兰陵刚刚开府之际,根本无人前往投奔。”

    “嘶……听爱妃这么一说,孤倒想起来了,当时的确没人投奔兰陵,爱妃可知为何后来就那么多人投奔她了呢?”

    太子妃循循善诱,缓缓说道:

    “殿下,那就是因为兰陵不择手段啊!她以见不得人的手段,强行招揽几位人才,然后又通过手段,让其他人看见那几人果然得到了重用,如此便开了个好头……”

    “……”

    太子殿下沉默了。

    太子妃趁热打铁说道:

    “殿下如今的情况,就与兰陵当初的情况颇为相似,为了皇位,殿下也应该主动出击,想尽一切办法招揽有用的人才,不然未来不堪设想!”

    “……”

    当太子听见“皇位”两个字时,眼中猛然一亮,射出阵阵精光,然后缓缓点头道:“爱妃言之有理,恨孤没有早一点明白这个道理!”

    “殿下现在明白也不算晚,等下一个人才出现之际,殿下当全力以赴,争夺人才,为己所用!”

    太子妃说道。

    “……”

    这时,一个小宫女在门外禀道:

    “启禀太子殿下,瀛州送来一封信件,并附带了一句话。”

    “哦?瀛州来的信?是什么话?”太子隔着房门与小宫女交流。

    “送信之人说:兰陵公主在瀛州新招揽了一位人才,名叫苏贤,请太子殿下想尽一切办法将此人招入东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