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在洪荒,刚成天帝 > 第六十八章 老朱回明末(上)
    京城此时已快守不住了。

    朱由检坐在乾清宫中,双目微阖,枯瘦的手放在膝盖上,不住地颤抖。

    这一日,是崇祯十七年,三月十八日晚间。

    得知大势已去的朱由检写下诏书,叮嘱成国公朱纯臣统帅诸军,辅弼太子。又去后宫寻周皇后,一边哀声哭泣,对皇后说道:“如今大势已去,回天乏术,汝乃一国之母,怎可受辱,理当自尽以全名节...”

    周皇后刚想说些什么,大门猛地被推开,从外面走进一位身穿皇袍,英武非凡的中年男子,他圆睁着双目,大步流星地走过去,一把薅起朱由检的衣领:“你这不忠不孝的窝囊废!不知拼死一搏,在这里寻死觅活作甚!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咱老朱家没你这熊蛋包!”

    “放肆!快放了皇爷!”一旁的王承恩连忙上前想要救下朱由检,不料那男子嗔目一蹬,吓得王承恩连连后退,但还是毛着胆子冲上来,想要从这个莽汉手中救下自家皇爷。

    “你就是王承恩吧,倒是个忠心的太监。”中年人炮仗一般地凉笑,回过头继续瞪着朱由检:“朱由检,你且看我是谁?”

    朱由检本来被人揪起来很生气,但仔细一瞧,立刻一个哆嗦。面前的男子让他想起了历代秘传的画像,他不可置信地问道:“太...太祖爷?”

    听到这句太祖爷,周皇后霍地抬起头来,一旁正往前扑的王承恩也像被施展了定身法一样,站在那里呆滞地看着面前揪着自家皇爷的男人。

    “哟呵,你还能认出咱。”朱元璋将揪着崇祯的手放下,拍拍他的脸蛋:“瞧好了,大明亡不了,咱给你把这几瓣烂蒜砸碎了,再谈余事。”

    “您带了多少人?”朱由检试探性地问道,他已经不在乎面前的人到底是不是太祖爷了,只要能救大明就行。

    “暂时一千人。”朱元璋很实诚,有一说一。

    “那...那怎么打得过闯贼鸭!!!”朱由检一声哀嚎,伏地痛苦:“太祖爷,您带着太子突围吧!朕...朕以身殉国就是了...”

    “入娘的,寻死觅活像个什么货色!你都不如你的皇后!”朱元璋气的一脚蹬在朱由检的屁股上,回头呼喝道:“全军听令,都站出来,给咱的重重重重重...孙子见识见识,什么,他M的,叫,打仗!”

    “诺!”山呼海啸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朱由检一个愣神。

    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听过如此整齐划一的呼喝声,开门望去,一排排不着甲的士兵如标杆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这可真是奇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太祖爷扫平元鞑的精兵吗?

    但这也不对啊,打仗哪有不穿甲的,还不拿刀,这些士兵们一个个背着奇怪的东西,身后还有一个个背着一堆管子的翠绿色的庞然大物,也叫不上来名字,好像一窝蜂箭一样;还有长得像瘦弱版的弗朗机炮一样的东西,朱由检很好奇,这些到底都是些什么,这支军队到底怎么打仗的。

    一千人很快就接替守卫紫禁城的太监兵士,开始对城外的叛贼发动攻击。

    紫禁城外,李自成军如蜂拥一般向宫墙涌来。朱由检毛着胆子陪同朱元璋走上宫墙,看着下面的李自成军,不由发出一声哀叹。

    正当他内心绝望之际,身后传来一声暴喝。

    “放!”

    朱由检好奇地看向身后,却见火光爆闪,那些背着管子的翠绿庞然大物猛地爆发出灿烂的火光,将周围映照的如同白昼,从管子口中射出看不清的东西,他顺着那些东西的轨迹看过去,发现它们如雨点一般落在宫墙外的李自成军中。

    他从未见过如此的盛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后,剧烈的爆炸带起的气浪一下子将他掀了个趔趄,若不是朱元璋眼疾手快给他拉住,恐怕他得被气浪掀下宫墙去。

    “这...这究竟是何等神物!太祖爷!这是何等神物,竟然恐怖如斯!!!”朱由检抓着头发一顿乱扯,眼前出现的“神迹”已经毁灭了他的三观。

    他的太子朱慈烺在宫墙上跳着脚欢呼着,为大明得救以及闯贼的覆灭感到由衷的开心。

    屋内,周皇后不住地向满天神佛祈祷,感谢他们回应了自己的祈求。

    战斗进行的很快,陆陆续续又有其他大明部队来到这里参战,老朱甚至动用了猴版T-72,看来他真的是不太开心了。

    闯军哪里见识过这种阵仗?楚逸并不喜欢他们,活不下去造反是天经地义的,但是守不住江山让蛮族抢夺了胜利果实那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贼将刘宗敏很倒霉,在火箭炮的覆盖之下死无全尸。T-72所过之处,闯军纷纷弃械跪地投降,要么疯狂逃窜,或是趴在地上撅着屁股,像冬天的野鸡一样顾头不顾腚。

    在坦克的威慑下,一个敢于抵抗的都没有。

    不要觉得夸张,初版的马克一型坦克首次在索姆河亮相的时候,就连训练有素的现代德国军队都士气大颓,更何况这是外形威武的T-72,面前的这些更是纪律根本没法和现代军队比的农民起义军。

    没多久,闯军就已完全被清扫出城。

    城外的李自成气的三尸神暴跳,可面对这种情况也属实无计可施。很快,他就再也不会烦恼了,一名明军狙击手将准心套在他的头上,只一枪,坐龙椅,皇帝梦,进京城,一切尽成空。

    失去主帅的闯军乱成一锅粥,群龙无首的他们狼奔豕突,回归了最原本的散兵游勇状态。最终,被明军尽数俘虏。

    关注着这边战况的楚逸艾特老朱:“@淮右布衣,老朱你去趟孙传庭与卢象升的墓地,把他俩拉起来,这边事情了后,记得把他俩带走,我要他们有用。”

    淮右布衣:“好的群主阁下。”

    楚逸又道:“你继承人怎么安排的?老大还是老四?”

    淮右布衣:“老四吧,毕竟正确时间线上的老四还是挺不错的,就是子子孙孙混蛋了一点。”

    “真的只是一点吗?”

    淮右布衣:“(尴尬)给咱留点面子。”

    楚逸伸手指指肩膀,示意云霄来捏一捏:“好吧,那就给你留点面子。这样,告诉老四好好干,西岳华山大帝的位置给他留着。”

    淮右布衣:“(憨笑)好!谢谢群主照拂!”

    楚逸拱拱身子,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不是照拂,而是你家老四的功绩配得上这个神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