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签到在神话明末 > 第370章 心狠手辣魏忠贤
    第370章 心狠手辣魏忠贤

    信王府。

    作为藩王府邸,本该安全无比,可是一支突如其来的人马打破了信王府往日的宁静。

    “魏公公,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魏公公不知道此处乃是信王府不成!”

    王承恩皱着眉头看向魏忠贤,一开始听到王府侍卫说魏忠贤带领西厂的番役包围了王府,他还不太相信呢。

    “王公公,咱家奉娘娘之命,请信王入宫一趟。”

    魏忠贤笑眯眯地拱手道,虽然捉拿姚希孟肯定会得罪朱由检,但是他也不想得罪朱由检太死。

    朱由检和朱由校从小一起长大,以朱由校和朱由检的兄弟感情,别说只是姚希孟和一些人在搞事,就是朱由检想要造反,朱由校也未必会对朱由检如何。

    “皇嫂请本王进宫?”

    这时候,一道稍显稚嫩,但带着一丝威严的声音从王府中传出,朱由检带着几个侍卫走了出来。

    “回王爷,正是皇后娘娘!”

    魏忠贤连忙说道。

    “那就走吧。”

    瞥了魏忠贤一眼后,朱由检淡淡道。

    “皇后娘娘说了,王爷自行入宫即可。”

    魏忠贤躬身道,他是来抓姚希孟的,自然不会陪朱由检入宫。

    “奴婢奉了命,还要去擒拿翰林院侍讲学士姚希孟。”

    “你要擒拿本王的老师!”

    听到魏忠贤的话,朱由检脸色一变,死死地盯着他。

    “王爷,这是娘娘的意思,请不要为难奴婢。”

    魏忠贤连忙低头躬身,他自然知道这么说会让朱由检生气,但是不说不行,姚希孟就在信王府中,现在不说,等朱由检出宫了,发现他擅自闯入王府抓人,那可就真得罪死朱由检了。

    “皇嫂?”

    闻言,朱由检脸色一变,虽然他年纪不大,但是皇家的基本忌讳,他还是知道的,如果不是真有什么大事,张嫣绝对不会做这种让皇家颜面尽失的事情。

    沉默一下后,朱由检开口道:“王大伴,你陪魏公公入府去找先生,本王入宫见皇嫂。”

    说完之后,朱由检便转身离去。

    而魏忠贤则在王承恩的陪同下进入了信王府。

    ………

    坤宁宫中,张嫣正在刺绣,一个宫女匆匆走了进来。

    “娘娘,信王正在宫外求见!”

    “请信王进来吧。”

    张嫣放下了手中的刺绣,淡淡道。

    没过一会,朱由检便在宫女的带领下走入了坤宁宫。

    “拜见皇嫂!”

    朱由检行了一礼,正所谓长兄如父,长嫂如母,他和朱由校兄弟感情极好,自然不会失礼。

    “信王叔不用多礼。”

    张嫣伸手虚扶:“来人,给信王拿张椅子。”

    拉了一番家常后,朱由检才开口问道:“皇嫂,刚才魏公公去我府上抓我的老师姚希孟,不知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信王叔,之前内阁首辅刘大人来见本宫,说有人暗中欲行不轨之事,之后本宫派魏公公彻查此事,发现姚希孟正是其中的关键人物,所以本宫才特意请信王叔入宫。”

    张嫣淡然道。

    “姚希孟他竟敢!”

    听到张嫣的话,朱由检不禁惊呼出声,虽然在进宫之前就知道姚希孟犯的事情小不了,但是他也没想到会是谋逆的大事。

    最重要的是姚希孟是他的老师,姚希孟想要谋反会拥立谁为帝?

    “皇嫂,本王对此事半点不知,还望皇嫂明鉴!”

    惊怒过后,朱由检连忙解释道,他虽年纪小,但是谋反的下场他还是很清楚的,福王一家的下场可还历历在目呢。

    此时的朱由检只想好好问候一下姚希孟的十八辈祖宗,这可真的是天降黑锅了,无缘无故便背了谋反的锅。

    “信王叔不用担心,本宫没有怀疑信王叔的意思。”

    看着朱由检惊慌的脸色,张嫣安慰道,她也没有怀疑过朱由检,毕竟朱由检的年纪摆在那里,要说朱由检小小年纪就有这么深沉的心思,划谋着造反,她也不信。

    “多谢皇嫂信任!”

    闻言,朱由检顿时松了口气。

    ………

    西厂大牢。

    此时的姚希孟已经被禁锢了肉身,封锁住了神魂。

    “姚大人,咱家请你来的原因,想必姚大人也清楚吧。”

    看着刑架上的姚希孟,魏忠贤淡淡道。

    “阉贼,本官乃是翰林院侍讲学士,你无证无据便捉拿本官,等陛下御驾归来,本官必要狠狠参你一本!”

    看着魏忠贤,姚希孟的心一下子沉入了湖底,他们的事情都是暗中进行的,而且知情的人寥寥无几,都是他们的自己人,应该不可能被魏忠贤知道才对!

    “姚大人,你认为咱家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敢进信王府抓人不成?”

    对于姚希孟的态度,魏忠贤只是淡淡的说道,他敢鼓动张嫣抓人,自然不可能什么证据都没有。

    “来人,替姚大人好好洗一番身子!”

    “你敢擅动私刑!”

    听到魏忠贤的话,姚希孟惊怒道,西厂的酷刑可不比东厂和锦衣卫差,甚至还要残忍一些!

    “姚大人你好好享受一番,咱家先去看看兵部郎中杜国景,希望他能跟姚大人一样嘴硬。”

    说完之后,魏忠贤便转身离去。

    而姚希孟则是浑身发寒,因为杜国景正是他们之中的一员!

    来到另一间牢房,几个狱卒正持着长鞭抽打着一个中年男子,长鞭上泛着血红的光芒,每抽一下,血芒都会融入中年男子的体内,而中年男子也会发出一声惨叫。

    “参见魏公公!”

    看到魏忠贤进来,几个狱卒连忙停手。

    “杜大人,不知这血魂鞭的滋味如何?”

    取过狱卒手中的鞭子,魏忠贤轻笑道,这血魂鞭是当初汪直组建西厂后,为了严刑逼供而研制出来的,一鞭下去,魂肉皆伤,双倍的痛楚,一般的人可捱不住几鞭。

    “呸!”

    杜国景一口血水朝着魏忠贤脸上喷去:“阉贼,你擅动私刑,陛下不会饶了你的!”

    “杜大人,你们企图谋反,还拿陛下来压咱家,这可就是笑话了!”

     看着临近的血水,魏忠贤念头一动,直接将血水凝固在半空中。

    杜国景是他查到第一人,正是通过杜国景,他才查到姚希孟头上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