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重整河山 > 第325章 初尝滴水之刑
    “姓名?”

    宋礼坐于桌前,语气冰冷的问道。

    星野真弓身上密密麻麻的绳子已经被解开,当下只是双手被反铐在椅背上。

    听到问话她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整个人好像进入了入定状态,对外界不闻不问。

    “别以为你什么都不说就能保护其他人,呵呵……”宋礼冷笑,“被抓的可不止你一个人,你最好老实交代,以免受皮肉之苦!”

    似乎是为了印证宋礼的话,边上的房间传来了惨叫声。

    “呲啦……”

    “啊啊啊……”

    星野真弓在特高课的时候也参与过审讯,她知道第一声是通红的烙铁和皮肤接触后发出的声音,她同时似乎还闻到了一股烤肉的香味。

    “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再次响起,只是两次显然不是同一个人发出的。

    星野真弓的睫毛轻轻抖动,脸上也终于有了神色。

    老宋和老齐已经被抓了,那么小姐此刻肯定也很危险,或者她已经如自己一样成了阶下囚。

    她此刻心中充满了懊悔,几乎可以确定是因为邓大海才导致联络点暴露的,而自己之前却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让另外一个联络点也跟着遭了殃。

    “嘭!”

    宋礼重重一掌拍在桌面上,“最后再问你一遍,你是说还是不说?”

    星野真弓淡淡的看了宋礼一眼,再次低下脑袋,没有任何开口的意思。

    面对这样的结果宋礼并不意外,战场上的日本士兵都愿意为他们的天皇陛下流尽最后一滴血,更何况是这些训练有素的特高课特工呢。

    要是星野真弓轻而易举的就供述了,那才是不正常呢。

    “上刑吧!”

    他冷冷的丢下三个字,离开了审讯室。

    。

    老荣和老齐只坚持了四个小时便交代了,但是他两人处于情报线的下端,除了供述出几个自己发展起的下线外,对其余事情一无所知。

    军情处在两人供述后的第一时间采取了行动,抓到了4个卖主求荣的中、国人,但是这几人的价值都不大,线索再次中断。

    “这么说来只有在星野真弓身上找突破口喽……”听了宋礼的汇报后,江东皱着眉头说道。

    “是!”宋礼点点头,

    “只是这个女人嘴巴很紧,这都快一天了,还是不愿意张口。这种手段她在他的身上用了个遍,再这样下去恐怕有性命之忧。”

    “日本人绝大多数都是一些死硬分子,软骨头只是少数。”江东摸着自己的额头思索,

    “对付这样的人应该采用心理攻势,只是用什么方法呢?”

    宋礼也低头沉思起来。

    两分钟后,江东的眼前一亮。

    他大脑里出现了后世一部电影中折磨犯人的场景,那是一种看似毫无危害的东西,却能让一个八尺硬汉哭爹喊娘、俯首帖耳。

    看到江东神色有异,宋礼露出了十分期待的表情。

    江东向宋礼招了招手,

    “你一会回去后这样……”

    “嗯嗯……”

    宋礼听后半信半疑,但是仍点头答应。

    。

    “把她放下来,找张桌子让她躺着,手脚和脑袋都固定好。”

    得到江东传授的新方法后,宋礼回到军情处就采取了行动。

    星野真弓的身上已经是鲜血淋漓了,在经受了几个小时的酷刑后,单薄的睡衣成了丝丝缕缕状,已经连隐私位置都难以遮挡了。

    她整个人处于半梦半醒的边缘,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让她在剧烈疼痛来袭的时候选择昏迷,此刻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只得任凭军情处的人把她摆在桌子上。

    “哗啦!”

    一盆加了盐的凉水从她的脑袋淋到脚趾,半梦半醒状态的她瞬间清醒,身体本能的战栗起来。

    她想要把自己蜷缩起来取暖,可是却发现四肢和脑袋都不能动弹,心中惊骇莫名,中、国人又要搞什么鬼?

    “说不说?”

    一个脑袋出现在星野真弓血红的眼珠前,那些所谓的为天皇陛下效忠的誓言已经从她心中飘散了,她的大脑里像是有一根弦,弦上写着打死不说四个字。

    至于不能说的原因,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她弩了弩嘴,想要吐一口血沫到眼前人的脸上,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提不起力气来,最后只能呲着牙喷出几个血泡。

    “呵呵……听说这是我们的老祖宗搞出来的玩意儿,在民国恐怕还没有人用过,效果如何我也不知道。今天就在你的身上试验一番,你可一定要坚持住哦!”

    宋礼说完向边上的人抬了抬下巴。

    星野真弓惊恐地转动眼珠子,她发现中、国人在自己的脑袋上方挂了一桶水,水桶底部有一个小洞,晶莹的水滴在滴答滴答的往下落。

    “啪!”

    水滴正好落在星野真弓的眉心位置,水滴带来的冰人感沿着她的头盖骨向四周扩散。

    “滴答……”

    “滴答……”

    水滴以两秒钟一次的频率不停的往下落,虽然感觉有些难受,但是也还没到不能忍受的地步。星野真弓心中的惊惧渐渐变成了疑惑,尽管有水滴石穿之说,但真要用水滴击穿自己的头盖骨,那至少得需要几个月吧。

    她相信中、国人也知道这一点,但为什么他们还这么做呢?

    军情处的几个老手和宋礼一起站在边上旁观,大家见滴水刑的效果似乎不明显,隐隐有些气馁。

    宋礼也有些皱眉,但是他相信江东,既然是江东亲自传授的,肯定会有效果,

    “别着急,等半个小时之后再看。

    还有,一定要注意水滴下落的频率,不能让频率从始至终都保持一致,要隔个三五分钟改变一次。”

    “是!”

    滴水刑下的星野真弓身体慢慢感觉到了不适,每一滴砸在眉心的水都好像是一只蚂蚁,正不断地啃食着自己的额头。

    那种酥麻中带着一点刺痛的感觉正从眉心向大脑四周扩散,她的思维和脑袋处于半麻木的状态。

    当焦虑感来袭时,星野真弓干脆闭上了眼睛,在滴答声中回忆过往。

    这一招很不错,一分多钟后她就进入了忘我状态。

    可这样的状态没有坚持多久,眉心的刺痛感变得更加强烈了。

    她睁开眼睛,只见头顶的水滴不知何时加快了频率。

    “中、国人该死!”

    她在心中咒骂一句,继续调整自己的状态。

    可是她刚刚把状态调整好,头顶的频率再次发生了变化。

    反复四五次之后,她的思绪再也不能平静了。

    “哟,起效果了!”

    围观的宋礼等人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只见星野真弓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扭动起来,就好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其身体里游走一般。

    她的脸上也现出了痛苦和不安的神色,眼珠子不停的转动着,嘴角也在飞快抽搐。

    星野真弓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她会不由自主的去预测下一滴水什么时候会落下。可十次中她只能猜中七八次,剩下的两三次让她整心情烦躁。

    心绪的变化开始影响到身体,她感觉自己的四肢似乎逐渐脱离了控制,只有在不停的扭动中她才能感受到踏实感。

    心跳似乎也加快了几分,有时跳动中还会伴随着抽搐。

    她大口喘气,胸口剧烈起伏,眼角的泪水也难以抑制的流了出来。

    “说不说……”

    宋礼语气冰冷的问道。

    听到话音,星野真弓这才想起来周围还有人,她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转移,好像魂重新回到了身体里。

    冷冷瞪了问话的人一眼,后抿着嘴不作声。

    宋礼的嘴角扯出一丝冷笑,

    “把她的嘴巴堵住,接下来三个小时不允许任何人跟她说一句话,让她一个人呆着。

    晚上我再过来,到时候再看她的嘴还有没有那么硬。”

    “唔!”

    星野真弓的嘴里被强行塞进一团破布。她扭动身体挣扎,但是却无济于事。

    “滴答……滴答……”

    四周陷入了安静,除水滴声外再听不到任何动静。

    星野真弓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拳头,想要用强大的意志力来抵抗恐惧。

    可她越是反抗,焦虑和恐惧来的越是凶猛,好像是漫天的潮水一般,要将其完全吞没。

    “小姐……”

    泪水大颗大颗的滚落,她的心中呼唤心爱的人。

    心理的折磨转移到身体上,身体的空洞感再次倒推心理。

    星野真弓感觉自己飘荡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水滴每落下一次,她的身体就会向虚空中沉下去一分。

    无论她在心中呼唤天皇亦或是爱人都无济于事,心理防线渐渐崩塌。

    “呜呜呜……”

    寂静的审讯室里只闻水滴声和女人的呜呜啜泣声。